陌上如玉

【余淮x裴尚轩】指尖沙

@帅气的大总攻懿歆 点的邪教CP(至今不知道这对该叫啥哈哈),灵感来源于她给我看的视频(UP主:葬也),取名废







不知何年,裴尚轩曾从一本书上读过一句话。


他不是个爱读书的料,只要在他面前翻开一本书就如给了他一杯十足十的安眠药,天雷滚滚也吵不醒。也不知怎么的那本书竟掉落在自己的面前,低头拾起时一眼扫到了那句话,


——人体细胞会新陈代谢,每三个月替换一次。旧的细胞死去而新的细胞诞生。


——要将人一身的细胞全部换掉,历时七年。


——在生理上,每个七年,人就会成另外一个人。


就这么一句话,他却是记了半辈子。


裴尚轩七年后再次遇见余淮的时候,脑子里闪过那句话。他以前认为那本书的作者只是故意写的诗情画意,却不知原来短短七年,果真可以改变一个人那么多。


他有好多话想对他说,却怔怔的站在原地,到了嘴边的话随风飘散,竟是忘了。从前一堆话憋在心里总是说不出口,如今却是真的不知该如何开口。


他想过很多次再见的画面,脑海里像是个断了线的片子重复上映,反复播着不同的可能性。余淮如同雨后的第一闪阳光,春风得意却又温柔暖心。所以裴尚轩总是认为,再次见面的场景会如何如何的像一场黑白色的旧电影,两个等了彼此半辈子的人兜兜转转终于回到彼此的身边。


他却不曾想过这样的场景,张口闭口又张口,却是半句话也说不出口。他脑子里像当机一样一片空白,这七年来一直问不出口的问题烟消云散,竟只想着:


余淮真他么的不适合留胡子渣,别扭。


其实这七年来直到现在,裴尚轩才明白,他没什么想问余淮的。追根究底,来来去去那些问题挺多余的,左右不过一个意思。


——你这几年过得好吗?


——看你这样子怎么那么不懂的好好的照顾自己?


——你是不是过得很不好?


——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你去了哪里?”


裴尚轩终于找回了声音,可这声音听起来像是喊了半天的鹅,难听的要死。他的眼眶泛红,直直的盯着眼前的人看,仿佛一眨眼人就会想七年前那般消失的无影无踪,怎么找也都找不到。


余淮看着和记忆没什么差别的裴尚轩,不觉的叹了口气。


其实还是有分别的,只是站的有些远,看不清裴尚轩曾带着婴儿肥的脸瘦了,长得比以前高了点,那双明亮的眼珠子少了当初的年少狂傲,倒是历练了许多。


唯一不变的大概就是裴尚轩的肤色,白不起来了。


“这七年来,你去了哪?”


余淮将叼在嘴里的烟拿开,少了烟雾缭绕倒是看清了裴尚轩不少。嘴角不觉上扬,是裴尚轩最熟悉的笑容。只是这笑容不再是当初那个阳光一般的少年在操场的另一边疯狂的给他加油打气,在他终于踢进决胜球的时候不顾一切飞奔上前抱着他,两人笑到抽经的模样。


而是一个经历了世间的冷漠,有些无奈,有些感慨的笑容。


原来我们都老了。


“裴尚轩,我要死了。”






十八岁的裴尚轩没什么热爱的,除了上课睡得天昏地暗和在操场上飞驰踢球以外。不过他的老师们都很热爱让他罚站,看着他的时候永远摆出一副不成才的心痛。


然而他也不是什么烂苹果,不过就是没那么爱学习而已。如果安排给他一个类似的同桌,倒也没什么。可偏偏班导老师非得把教室里永远排名年级第一的黎璃安排给他当同桌。这一个文静到天塌下来也继续看书的人和一个搞事搞到天塌下来也有本事继续搞事的人放在了一起,不就无限的放大了裴尚轩所有的缺点嘛。


裴尚轩表示不公平。


不过倒是确保了他的成绩还算不错,至少考的上附近的大学,也不吃亏。毕竟有黎璃在,裴尚轩的课业也算是有个有责任感的热情监督着,也给老师们省下了很多心。


初遇余淮的时候,裴尚轩十八岁。


还是个懵懂却又年少轻狂的年纪。


身为足球队的他一身热爱专注足球万年不变,却还是被黎璃她们给拉去看了一场篮球赛。这一场篮球赛从此以后改变了裴尚轩的命运,又或则说让裴尚轩再也逃不出这般的缘分,也不愿挣脱。


那场篮球赛上,裴尚轩初遇了小他一岁的余淮。


如果说学校的足球传奇人物是裴尚轩,那么不可否认篮球队的传奇人物便是余淮。


他的皮肤异常的白皙,似是不曾晒过太阳一般的粉嫩。与同年龄的男孩子里,他不算是最高的,却也出类拔萃。余淮的篮球技术可不一般,甚至已经有传闻国家队十分的渴望收揽这一枚好选手。


而余淮跟裴尚轩恰恰相反,他热爱篮球,他的学业却不曾因此受过影响。在他的年级,余淮这两个大字总会靠在第一这两个字的旁边。


无论是年级第一,还是赛场上的第一。


裴尚轩第一眼见到这个人,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身边的花痴真他么的吵,能不能消停一刻也好。他的眼神却从未从余淮的身上挪开,虽然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后来余淮问过裴尚轩,遇见他可曾后悔。


裴尚轩沉默了片刻,将余淮手里的烟拿走,扔在地上踩灭了才抬头用着复杂的眼神看着他,没有。从来没有,一丝一毫都没有。


余淮笑着骂他傻,可那表情在裴尚轩的眼里分明是一个哭的很丑的样子。


裴尚轩是从黎璃口中得知余淮的名字。黎璃并没有特别的花痴谁,虽然一个好看的男孩又会运动是如此的迷人,可她懂得克制自己。她所懂的,全来源于她爱犯花痴的闺蜜李君,偷偷暗恋着裴尚轩的李君。


望着人群中耀眼的余淮,黎璃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转头看了裴尚轩,那双眼分明就是在抱怨着为什么别人的同桌能够如此的优秀,自己的同桌却只会搞事祸害她。


这一眼神让裴尚轩没忍住,笑了出声。


许是裴尚轩的动作表情过度的夸张,引来了余淮的注意。余淮拾起毛巾给自己擦汗时,抬头便瞄到了笑得歇斯底里的裴尚轩。裴尚轩的表情太过的夸张,简直像个小丑在弄鬼脸一样,余淮竟是没忍住噗嗤一笑。


队友好奇的看了余淮,他却很快的恢复了往常,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离场的时候,余淮却没忍住再望了一眼裴尚轩。


此时的裴尚轩也算是冷静了下来,余淮这么一看才发觉,原来长得还不错。就是傻了点。


再后来他们基本上没有什么交集了。往后的那些篮球赛他再也不曾去过,只专心在上课的时候睡到天昏地暗,操场上的时候飞驰踢球。


也是这一球,踢出了他们本来毫无牵挂的缘分。


裴尚轩一时不慎,踢的过度又偏了方向,那一球毫无偏差的砸在了余淮的脑门子。要知道裴尚轩的腿力有多强,一群人大惊失色的看着余淮就这么被砸昏了。


剧情有多俗套就有多俗套,反正裴尚轩也管不着自己刚又犯下了什么事情,冲到余淮身侧就是一抱,直奔学校的医务室。


好在球的距离还是有些远的,砸到余淮的时候最初的冲力也减了,只不过校医还是让裴尚轩小心些,免得余淮有什么后遗症脑震荡的。对于身体上的事情,裴尚轩可不敢马虎,呆呆地就坐在余淮的身边。


幸而余淮醒来的也快,看起来是没事。余淮对于自己被足球砸晕了这件事哭笑不得,不过面对着裴尚轩一脸“我知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对不起你”略带小委屈的表情,余淮只想笑。


裴尚轩课业上没什么责任感,为人却是责任感很重。既然余淮是被自己砸晕的,裴尚轩也不顾余淮的说辞,说什么都要好好的照顾着余淮直到他们两个都毕业了才肯罢休。


余淮哭笑不得,倒也没怎么推辞。或者说,他基本放弃了抵抗。


就这样形成了一个开始。裴尚轩每日都陪着余淮放学回家,才发现原来两个人也没有说住的多远。可他早上醒不来,余淮也不等他,所以裴尚轩总是一个人气喘呼呼的赶到学校。


在学校里他们依然没有多少的交集。裴尚轩有着自己的爱好活动,余淮也有自己的生活。裴尚轩在操场上的时候,余淮在课室里认真上课,他在课室里呼呼大睡的时候,余淮在认真的投篮。


其实余淮的伤势真的没什么。除了前几日头晕了一些,其实没什么大碍。不过余淮似是习惯了放学的时候,裴尚轩站在铁门旁等着他的模样。裴尚轩是个急性子,却永远很有耐心的等着他缓缓走来。


裴尚轩的成绩还算得上不错,偏偏就是一门数学他永远学不来。那时候他跟黎璃闹出了些不愉快,死要面子的不肯问黎璃教他。送余淮一路回家的时候他反复纠结了许久,后来才结巴的问,


“我,我有一道数学题你帮我看看?”


余淮:“……”


余淮心里想,你比我大一岁学的东西跟我不一样,你都不会了我没学过的人怎么可能会?然而他看着裴尚轩那一脸小委屈的模样,觉得十分的可爱,也就没拒绝了。


那是裴尚轩第一次进了余淮的家。


余淮看了难倒裴尚轩的数学题,又是一阵的无语。


裴尚轩的数学,真的不是一般的烂。不过裴尚轩死不要面子的技能却是满分。


渐渐的黎璃发现了裴尚轩有些变了。他开始不会迟到了,课业上也开始有了明显的进步。以前于他而言总是一问三不知的数学题,他开始懂得自己做出来了。虽然依然是错误一大堆,至少不再交空白卷了。


后来裴尚轩觉得,自己砸晕了余淮又让余淮给他教学的,自己的确是欠了他不少。


所以余淮在他耳边轻笑,“这是你欠我的。”


裴尚轩很认同,没有挣扎。他只是想,自己怎么的就被学弟给坑了呢。但他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想别的,只觉得余淮的手有些微凉,触摸到他的身上的时候惹得他一阵的颤。


余淮的动作很慢,却似是在裴尚轩的身上点火一般。面对于裴尚轩的热情,余淮也只是轻笑。他们两个都是不曾经历过实战的人,也只能顺着感觉走。


余淮进入裴尚轩未经人事的地方的时候很温柔,吻去了裴尚轩眼角的泪。他看着身下的人,双眼迷茫,双颊晕红的样子,如此的迷人。


他开始有节奏的动了起来,惹得裴尚轩阵阵的喘气声。裴尚轩也不是个吃亏的主,两人接近高潮的时候他一把将余淮拉了下来,狠狠的吻上那双微凉的唇。


房内一片狼藉,他的数学本子也不知掉落到了哪里。


事后,裴尚轩有些郁闷,“你套路我。”


余淮没忍住笑了出声,“就是套路你。”


遇上裴尚轩哀怨的眼神,余淮拾起他的数学本子,“有本事你也来套路我。”


裴尚轩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给余淮。







“你以前不抽烟的。”


“没什么事情变不了的。”

 
 

裴尚轩双眉紧皱,却没有再说什么。那些烟让他有些窒息,闻起来让他难受便别过头想要逃开似的。也不知余淮是如此有本事抽的津津有味。他很想看清楚余淮,可隔着那些烟雾,他竟是什么也没看清。


明明两个人站的如此的靠近。


余淮没有回答裴尚轩的问题,其实他也不知道说什么。事到如今,当初他消失到了哪里还重要吗?有些问题追问出了一个答案又如何,又不是一道可以得分的数学题。


他没有想过再次遇见裴尚轩会是怎样的一个情形,因为他根本没打算再次遇见裴尚轩。一个人要走进另一个人的世界或许很难,但要离开很容易。


就如他当初一般,什么都没留,走的很彻底。


裴尚轩也没有纠结于那个问题。因为他知道,得到的任何答案也都改变不了余淮当初离开的事实。他想,反正也都消失了那些年,不如在乎现在的相聚。


他想牢牢抓住余淮,可余淮像海滩上的那些沙。


无处不在,围绕着裴尚轩的一切。可当他想抓紧的时候,只会从缝隙中溜走。裴尚轩一直都想抓住余淮,可他从来都抓不紧,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越走越远。


裴尚轩从余淮教他的数学里学过,有一种直线叫做平行线。两条直线一直走,一直走,不拐弯也不交叉,就只是直直的走下去。


他一直以为他们之间像两条平行直线,靠得很近却只能直直的走下去。或许这样他们也能算是陪伴着对方直到天荒地老。


可原来他们是两条交叉的直线,有过一次的交集后越走越远。即使是裴尚轩停在了远点,余淮却越走越远,直到他们之间隔了七年。


而没有谁会一辈子停留。所以他们回不去了。


“你说你要死了,什么意思?”裴尚轩哑声问道。


“字面上的意思。”余淮耸肩无所谓的笑笑,“裴尚轩。”


他没有下文,只是忍不住叫了他的名字。这些年来一直在他心尖的名字,总是忍不住想叫的名字,到了嘴边却憋回去。


这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却无法去爱的人。



“裴尚轩,我要死了。”余淮轻笑,吸了一口烟,“余下的日子里,你陪陪我可好。”


余淮没打算再见到裴尚轩的。他以为七年的时间够长,也以为裴尚轩早已离开了这个城市。可原来放不下那些记忆的人,不止他一个。


他要死了,所以他才回来。他想,这里是他爱上裴尚轩的地方,他想在这个地方死去。可他没想过,或许他会在裴尚轩的面前死去。


裴尚轩以为自己会生气,会委屈,会难受。他以为自己会破口大骂这个负心的混蛋,以为他会上前揍他一拳。或许是上前把人狠狠的拥入怀中,亦或许他会不顾一切的上前吻他。


沉默片刻,他哑声开口,只说了一个字。


“好。”


二十八岁的裴尚轩只是想,他要一辈子陪在余淮的身边。







裴尚轩毕业的时候,余淮第一次翘了篮球队的训练。


要知道,他也算是裴尚轩的半个老师,绝对有资格看着自己的学生毕业。裴尚轩没有说考的特别特别好,不像黎璃那样,可是他做到了每一课都及格,绝对考的上大学。


毕业典礼,余淮特意的买了一朵艳红色的玫瑰给了满脸黑线的裴尚轩。


那天晚上,余淮跟着他们一群毕业了的人庆祝。其余的人似是都疯了起来,也只留余淮和黎璃两个文静的人坐在一旁看着他们闹腾。


那天晚上,不出意外的裴尚轩喝醉了。


余淮倒是第一次见过喝醉的裴尚轩,觉得甚是有趣。他们两人之间本就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裴尚轩也不是个害羞的人,除了偶尔会耿耿于怀自己被学弟彻底坑了以外。


裴尚轩很主动,紧紧抱着人不肯放手。余淮听不清喝醉的裴尚轩到底在低估什么,只是很乐意的顺着他的意思。


余淮生的低温,指尖的凉意让发热的裴尚轩很是舒服。拉扯间,余淮把裴尚轩压在了床上,扯开了他的衣服,吻着他发烫的肌肤。


裴尚轩积极的配合着,甚至还觉得余淮太慢了,忍不住自己动手。余淮被他的举动逗乐,想着清醒时的裴尚轩若知道自己喝醉间做了什么,会不会羞死。


再想想他那没脸没皮的模样,余淮觉得裴尚轩才不在乎这些。做了就做了,裴尚轩又不必喝醉了才敢这样。


进入裴尚轩的时候,余淮感觉到锁骨处一阵疼痛。原来裴尚轩咬了他,余淮有些哭笑不得。


裴尚轩彻底昏睡前,在余淮的耳边又嘀咕了一句。余淮不确定自己是否听清了,愣在那里。


裴尚轩说,“我爱你。”

 

后来裴尚轩考上了离他家不远的大学,而他们之间的交集变得少了。不过他没有忘记当初的约定,每天放学的时候余淮照样会看见那个熟悉的人站在铁门旁,等着一起回家。


裴尚轩看起来很憔悴,许是来回跑又要赶课业的。余淮心底一暖,在家楼下吻了裴尚轩,告诉他不要再来接他放学了。


裴尚轩不肯,“我说到做到。”


余淮和无奈,心里却很暖和。他不舍得裴尚轩如此的累坏自己,后来的日子里每次裴尚轩来接他放下,余淮直接去了裴尚轩的家。他想他还是自私的,渴望着多一些陪着他的时间。


只是这样的日子,终究还是有结束的时候。


那一日裴尚轩没有来接他。


余淮站在铁门旁等了很久都不见裴尚轩的影子。他想或许裴尚轩还是累坏了,没关系的。可心底总有些郁闷,而那郁闷中带着一丝的不安。


两日后裴尚轩给他打了一次电话,声音闷闷的有些沙哑,说了句,“对不起,我誓言了。”


余淮这辈子做过很多的第一次都是因为裴尚轩,如同他第一次逃学跑到了裴尚轩的大学,终于得知了裴尚轩不再来接他的原因。


裴尚轩是个很能搞事的体质,可他从未闯过如此大的祸。他打伤人了,听说还打残了。


到了警察局余淮才得知了前因后果。


大学里有个女孩暗恋着裴尚轩,却唯唯诺诺的不曾告白。裴尚轩是个典型的走到哪都可以吸引每个人的目光的人,虽然成绩并非顶尖可他的球艺日渐精湛。


球队里有个人看不惯裴尚轩,却又技不如他。一次喝醉后,染指了那个暗恋着裴尚轩的女孩。女孩受辱自杀未遂,而裴尚轩得知了事因他而起,愤愤不平的跟人打了起来。


这一失手把人给打伤了,不过没有传言那么严重。不过是几个月都无法踢球了。


余淮在警察局外蹲了三日,裴尚轩不肯见他。


再见到裴尚轩的时候,余淮竟看起来比他还憔悴。两人之间隔着一段距离,余淮不能靠近。本来被打伤的人说什么都不肯和解,可余淮去找了他谈过后,不情不愿的和解了。


余淮脸色过分的苍白,“我等你。”


余淮等了他两年,所以后来裴尚轩等了他七年。







裴尚轩始终忘不了余淮离开的那一年。


很多时候他一直想,如果当初他看出了什么端倪,是不是就可以阻止了余淮离开他。他始终想不明白余淮为什么会离开。


“你在我最难堪的时候不离不弃,可为何后来又离开?”


其实裴尚轩最想问的,是为何余淮没有放弃他,却放弃了自己。


余淮笑笑不答,正要再抽出一根烟的时候整包却被裴尚轩赌气一般的抢去。可裴尚轩从来就不抽烟,他只是随手的把余淮的烟丢进了最近的垃圾桶。

余淮也不恼,只是有些可惜,“那包烟可不便宜。”


裴尚轩想也没想,脱口而出,“你的命更重要。”


余淮知道,是裴尚轩放不下。人们总说不曾拥有过的更容易放下,拥有过而失去的让人永远流连。那么拥有过又失去,多年后又找回来的呢?是不是会患得患失,直到再次失去的时候崩溃?


因为他觉得裴尚轩有些撑不住了。


裴尚轩把余淮推到在床上,有些歇斯底里的撕开了两人的衣服。余淮任由裴尚轩支配,翻身压住了忍住不肯哭的裴尚轩。


他有上万句对不起要说,都一一化成了落在裴尚轩身上的吻。裴尚轩爱到骨子里,所以余淮想把他拆了再把自己给抽出来。他想裴尚轩忘了自己,却发现裴尚轩把他爱到骨髓里去,早已分开不了。


余淮吻上了裴尚轩,参杂进的是他的眼泪。人都说眼泪是咸的,却忘了说眼泪更是苦涩的。

 

“这七年来,你究竟发生了什么?”裴尚轩哑声问道,张口的时候余淮的眼泪滴了进去,如同那人的冰凉,如同他们之间的悲伤。


“裴尚轩。”余淮轻唤,“追究过去又有何用。”


追究过去,又有何用。


裴尚轩是后来才从黎璃口中得知,余淮再也不打篮球了。


余淮从未解释为什么,而裴尚轩对此一直都很生气。他不明白为何无端端的余淮选择了放弃他最热爱的篮球。明明他的未来有着无限的可能,他却选择了放弃。


余淮知道裴尚轩在赌气,可他只是一笑带过,也不解释什么。他的成绩一向很好,少了篮球也不会影响什么。不过裴尚轩总会看见余淮怔怔的望着篮球场,眉眼间都流露着打球的渴望。


余淮在篮球上很是精湛,可到了别的球艺却是懵懂无知。裴尚轩教了他许久,余淮顶多也只有本事追着球跑。还记得有一次与裴尚轩打赌,眼看自己要输了竟急了起来,接过球就忘了要踢,反倒像打篮球一样的一路打到了球门前。


裴尚轩笑的肚子都抽了筋,彻底忘了还得给自己守门。不过那局余淮还是输了,还落了个大笑话。


直到今日,裴尚轩瞧见了余淮左手臂上那条长长的疤,似是遭雷劈一样的明白了过来。至今都还未痊愈的伤势,可见当初受的伤有多严重。


指尖划过那疤痕,裴尚轩有些颤抖的开口,“你这疤痕——”


他心里却已有了答案。


他还记得余淮问过自己,遇见他可曾后悔过。如今他只想把这个问题还给余淮。遇见他,毁了半生球艺,再也不能站上赛场,可曾后悔?


余淮这辈子遇上裴尚轩,无悔。


裴尚轩睡去后,余淮轻声说道,“我爱你。”

 

 

 
 

再遇见裴尚轩之前,余淮做好了死的准备。人都有一死,不过就是他早了些罢了。原本他打算静静的待在医院里,等着时间缓缓的过去。


他还是没忍住回到了这个地方。他的记忆本来就尚好,而有些东西更是记得很深。他想,死前再回来这个地方吧。这里有着他爱的人的记忆,有着他放不下的遗憾。


许是上天怜悯,许是他们缘分未断。


当初裴尚轩毁了别人的足球生涯,余淮想着反倒也没什么,自己赔上就行了。裴尚轩和自己不一样,没了足球他什么都没有了。可余淮可以没有篮球,他只是不可以没有裴尚轩。


他等了裴尚轩两年。那两年里他每日都去探望裴尚轩,无论他肯不肯见。那两年里余淮也想了很多。他想着他们之间以后会如何,想着裴尚轩好不好。他想着与裴尚轩的一辈子,可他们之间没有一辈子。


他这一生唯一后悔的事情,便是像个懦夫一样的逃跑。他彻底离开了裴尚轩,因为他第一次感到了害怕。


以前电视剧里那些狗血的情节他还跟裴尚轩吐槽过。既然爱着,就算要死了也应该抓紧时间在一起啊,留下美好的回忆。可轮到了自己余淮才知道有多难。


想自私的让裴尚轩陪着自己,却又害怕看见他眼底的伤痛。所以他还是走了,不留痕迹,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可这次裴尚轩不会再让他离开了,他抓的很紧,都快把他给抓疼了也不肯放手。


裴尚轩要一辈子陪在余淮的身边。


可尚轩,我们之间没有一辈子。


所以余淮像是海滩上的沙子,裴尚轩抓的越紧,流失的越快。他想堵住所有的缝隙,可太迟了。他迟了七年,找不回他的余淮了。


倾盆大雨里,裴尚轩抱着昏迷不醒的余淮在路上奔驰。这场大雨来的突然,就像是预告着他将要失去余淮的悲伤。


医院里,来来去去的医护人员带走了余淮,而没有谁有时间多看一眼这个悲凉的男子,任由他湿嗒嗒的蹲在墙角,一遍一遍喃喃的念着余淮的名字。


他从不知道原来人的心可以这般痛。


他们的缘分终是尽了。


裴尚轩握着余淮发烫的手,吻了一遍又一遍。这是第一次感受到了余淮的温度,不似他以前那般温凉。余淮的意识有些模糊,却认清了裴尚轩。


他有很多话想说,可如今他一句也说不出来。余淮不怕死,可这一刻他祈求着上苍,给他多一秒也好,他不敢贪心。


“裴尚轩,对不起。”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