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津睿青ABO+指婚梗】与子偕老 4

     提前说明:
→ CP洁癖者勿入!CP洁癖者勿入!CP洁癖者勿入!
→ 文笔不好,努力改进中
→ A = 苍胤 / B = 兮泽 / O = 素尘
→ 发情期 = 芳露 / 信息素 = 檀露 / 抑制剂 = 丹隐
→ 之前写了三章,然而后来觉得剧情走向歪了以至停更了许久。前三章都已往新的走向修改好了
→ 修改版第一章 // 修改版第二章// 修改版第三章

 

-----

 

 

 

     言豫津出现的时候,离婚期也只剩几日了。

 

     那日蒙蒙细雨,萧景睿一袭水绿,因身为素尘而比常人更长的头发散开在身后。他静静的坐在走廊旁,微微仰头看着细雨落下。

 

     有些打湿了他的侧身。

 

     言豫津想,他这辈子没见过萧景睿如此的好看。

 

     萧景睿本身就生得甚是好看,许是萧家的血脉吧。萧家的孩子似乎都长得特别好看。或许是因为这些年来的竹马关系,言豫津才发现自己不曾真正的在乎过萧景睿的外貌。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萧景睿如仙人下凡,不食人间烟火般的存在。言豫津呆呆的站在那里,出神的看着眼前自己心里的人。

 

     他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萧景睿对他而言不仅仅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不仅仅是从小到大一起嘻闹的朋友。言豫津很喜欢萧景睿,不单单是朋友对朋友的喜欢。

 

     直到景睿觉醒的时候,言豫津猛然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成为素尘的景睿其实没有多大的变化,但在还未觉醒的言豫津眼里,一切都不一样了。

 

     言豫津对于属性从来都不曾放在心上,直到景睿有一天醒来后,成了个素尘。从那一天开始,那一年似是变得很难熬。许是他们都渐渐的长大了,所以该承受的事情也都变了。

 

     他以为他有一辈子的时间陪着景睿,而那一年他才知道,其实有很多人回来跟他抢他爱的人的。后来才明白,原来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什么时候开始,这份在意还夹带了一丝的醋意,甚至想要霸占景睿,想在他的身上烙下自己的印记,让别人都知道,这个人是他的。

 

     然而萧景睿的武功本就比言豫津强,这让身为苍胤的豫津难免有些泄气与无奈。可景睿对他,总是那么的纵容。纵容的让豫津无法自拔的深深陷入。

 

     第一次放纵,是贪杯后忍不住偷亲了景睿。

 

     不知道是不是一个素尘遇上苍胤的原因,景睿被豫津这么一亲竟整个身子都软了。豫津一个欲罢不能,整个人欺身把景睿压在自己的身下,肆虐般的吻了起来。

 

     景睿整个人被他吻的不知所措,只能懵懂的回应自己不曾面对过的事情。他被豫津吻的喘不过气,直到觉得自己要窒息了豫津才肯放过他。

 

     那一刻的景睿是懵的,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应对。

 

     那个时候,空气里散开了淡淡的清香。

 

     那个时候豫津想了很久,却直到很久以后,他才想到景睿的檀露闻起来像什么。

 

     有了第一次的放纵,自然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而景睿也不曾阻止过自己。他对自己如此的放心却让豫津更加的不敢过度的放肆,因为他害怕如果有一天自己伤害了如此信任自己的景睿,他会悔恨一辈子。

 

     豫津怔怔的站在不远处,看着景睿的侧颜,竟让他连呼吸都忘了。

 

     片刻后,豫津却似逃离般的离开了。

 

 

------

 

 

     莅阳长公主发觉自己的儿子最近有些奇怪。

 

     景睿的脸色一日比一日消瘦,仿佛整个人都要颓废下来。今日两位老嬷嬷带着华丽的嫁衣再次取了出来,说是要给景睿再次试穿,有任何修改便还有几日可以来修改。

 

     毕竟是皇上很看重的婚事,任何人都不敢马虎。

 

     只是嫁衣过于的厚重,一件件穿起来后莅阳长公主才发现景睿的脸色异常的发白,警觉眼前的人似是随时随地都要倒下。两位嬷嬷也瞧出了不对劲,立刻扶着摇摇欲坠的景睿,三个人一时间乱了起来。

 

     “景睿,我的孩子,你怎么了?” 莅阳长公主慌忙的问道。

 

     他也说不出是怎么了,但是这几日开始,他似乎就越来越虚弱。平日里因为他有一直锻炼着自己,所以一开始也没有那么严重。

 

     今日却不知为何,呼吸似是越来越困难。许是身上这么多层的衣服有些捆着自己了。景睿刚想开口说什么安慰他母亲的话,眼前的画面却是越来越朦胧。

 

     “赶紧的,扶少爷去休息!” 莅阳长公主惊呼,两位婢女立刻上前帮着两位老嬷嬷扶着景睿到一旁的椅子上坐着。

 

     “母亲,孩儿没事。” 得到片刻的喘息后,景睿略带虚弱的说道。

 

     莅阳长公主还是不放心,说什么都不肯让两位嬷嬷继续给景睿试装。

 

 

-----

 

 

     同一边也在忙碌的试穿婚服的,还有穆小王爷穆青。

 

     要说这穆王府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不过姐弟两人到还是被这个排场给吓着了。两人相看一眼,嘴角挂着的笑容都有些不自然了。一开始就知道皇上必然看重这场婚礼,却没想到竟可以用到夸张两个字来形容了。

 

     穆青站在那里,任由那些人在他的身上披着一件件的衣服。虽然觉得厚重麻烦,却还是被每一件衣服的细节给惊艳到了。铜镜里反映出自己一身艳红的时候,穆青却看见了景睿。

 

     他是否也穿着这身如焰火般耀眼的婚服。

 

     穆青想,景睿穿起来一定比自己好看。

 

     “不是,我这到底是要穿几层啊?” 终于忍不住的穆青抱怨道。

 

     “小王爷,请您忍忍吧。” 其中一位老嬷嬷陪笑的说道,“这还有些需要修改的地方,就快好了。”

 

     “真是麻烦。” 穆青看着自己都快被包成粽,热的都快出汗了。

 

     一旁观看的霓凰看着自己的弟弟一身的火红,心底嘀咕着青儿果然还是不适合红色啊……

 

 

-----

 

 

     苏宅内,梅长苏正闭目养神听着黎纲说着话,指尖捏着一粒红色的药丸。

 

     “宫里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宗主放心,一切已安排妥当。” 黎纲说道,“到时候必有司天监的人出面同皇上说这场婚事定的不是时候,冲到他们的八字因此而应该另择日。”

 

     “给景睿的药记得分量越轻越好,我不想他的身体以后留下任何的后遗症。”梅长苏轻叹,满是无奈。“我已经有太多对不起他的了。”

 

     “宗主别这样说。” 黎纲心疼说道。

 

     梅长苏捏着指尖的红色药丸,不再搭话。黎纲知道他是想一个人静静,便放轻了脚步退了出去。

 

     过了许久,梅长苏睁开了双眼,看着指尖的药丸,目光冷了下去。

 

 

-----

 

 

     豫津再次悄悄的跑到宁国侯府的时候,却被眼前的景色给惊艳了。

 

     上次见到景睿的时候,他素装倚在窗前,朦胧烟雨中最温柔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最简单的模样出落在他的面前。

 

     而如今,他身穿火红般的嫁衣,一身的艳丽。萧景睿甚少穿这种耀眼的颜色,他总说与自己不符合,而且过度张扬的颜色也不符合他的喜欢。却不曾想过原来他穿上这般的色彩的时候,竟是另一种美艳。

 

     似个妩媚的妖孽,让人窒息。

 

     萧景睿将喜帕轻轻抚起,露出他的面容。

 

     而他的脸色因那身红而显得更加的苍白,不仅让人看着心疼。

 

     不知景睿在看着什么,也不知其他人到了哪里去。豫津深知自己不该出现在这里,可他忍不住想来看看他。却是看了一眼就从此离不开了。

 

     下一刻,豫津惊慌失色的跑进了屋里,“景睿!”

 

     待到莅阳长公主与婢女赶了进来,只见失去了意识的景睿倒在了豫津的怀里。

 

     莅阳长公主诧异间好不容易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立刻嘱咐婢女扶着景睿到榻上休息,见过豫津的事情半句都不得跟任何人透露。自己拉着呆滞的豫津赶紧的离开了房内。

 

     “你怎么可以出现在这里!” 莅阳长公主压低了声音,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景睿他——” 豫津却心系倒下的景睿,半句也听不进别人说的话。

 

     莅阳长公主知道这孩子也是因为自己的儿子才会做出如此的事情,倒也心软了下来,“无论景睿如何,都有最好的大夫照顾着。而你,如果真的为他好,就不要再来了。”

 

     “你要记住,景睿是与别人有婚约的人了。你的不小心,会导致他的声败名裂。而那个罪名,你或他都承担不起。”

 

     豫津似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再也不说什么。莅阳长公主赶着回去陪在儿子的身边,却也相信豫津那孩子,一定会小心的。因为他有可能做错的事情,将可能成为景睿必须付出的代价。

 

     只是这可怜这两个孩子了。

 

     大夫很快就到了。

 

     诊脉后,“少爷的病情并不严重,只是身体这几日都很虚弱,偶尔还会提不起气,开几贴药方就好了。不过这几日少爷还是不宜下床,就让他好好休养吧。”

 

     莅阳长公主不知为何听到这话却松了一口气,想着转眼就要到的婚期大概是要被耽搁了。点点头应了大夫的话,

 

     “谢谢大夫。”

 

     随之让一名婢女带着大夫离去,拿着开的药方立刻去熬。

 

     “竹清,去告知侯爷立即进宫把少爷的事情禀告陛下。”莅阳长公主唤道,“怕是这场婚礼,办不成了。”

 

     看着名为竹清的婢女离去,莅阳长公主的陪嫁丫鬟好奇问道,“听大夫所说少爷的病情也没那么严重,许是吃了药就好了,不应该会耽搁到婚事啊?”

 

     莅阳长公主看着昏睡的景睿,想着豫津,斩钉截铁的摇头道,“不,这场婚事,一定办不成。”

 

 

-----





与子偕老会继续更,只是当初有些忙了起来忘了还有这篇文,而且当初写的时候有些歪了,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了。因此这次回来继续更文,也重新把前三章修改过。

脑洞不变,设定不变,只是有些不该出现的场景换掉了。此篇津睿HE保证,而穆青自会有属于他最好的归宿。再次感谢当初支持的人,抱歉拖了如此久。BUG很多,私设有,文笔不好,努力改进中。

评论(2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