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 獒龙 】后来的我们 · 上

我已经彻底的沦陷在獒龙里面了,然而我不熟悉国家队……

在此献给 @十载酒  @竹悟  @江川血脉  愿你们能像这篇文想表达的一样,找到属于你们简单的幸福。


未来AU,温馨走向,私设如山,无升真人

这只是一篇很简单的文,诉说着很简单的爱情,简单的一生,简单的快乐。祝每位读者都可以简简单单的快乐。


— — — — —





(上)

 


再次见到张继科的时候,他们之间隔了一个48英寸的平板电视。

 

平板电视里的张继科依旧是那么一副睡一辈子都没睡醒的状态,笑着回答着主持人问的什么问题。趁着休息的时间,一群少年也不顾彼此身上粘腻的汗水,挤在一起看着节目。

 

独留马龙一人站在不远处,愣愣的看着荧幕中的张继科。一如往常的那个样子,一如往常慢半拍的毒舌。那么熟悉的人,不曾忘记过的轮廓,刻在心上的模样。

 

在马龙的脑子里第一个浮现出的是昨夜与张继科的聊天。那个时候的张继科有说他要回国了吗?马龙一阵无奈,也只能低下头失笑的摇了摇头。张继科倒是把自己回国的消息瞒的那么彻底,甚至连自己也不曾告知。

 

算算时间,只怕昨夜张继科是在飞机上跟自己聊天的。那么看来节目上的张继科不只是看起来累而已,而是真的不够睡吧。昨夜他愣是等到马龙在电脑前睡着后才不知什么时候关了视频的。

 

马龙笑看那群少年基本上是黏在了荧幕前,大概就算天塌下来他们也绝不会在这个节目完结前离开的。张继科就算是隐退了多年,在乒乓圈子里,还是很受崇拜的。

 

算了,马龙也不知为何心情莫名的好,就当给这群努力的孩子一个难得的休息机会吧。

 

 

 

真正见到张继科本人的时候,已过了晚饭的时间。

 

那个时候的体育馆只剩下马龙一个,孩子们一天的训练结束了早就回家睡觉的睡觉,出去闲逛的闲逛。马龙特别喜欢这个时候,太阳刚下山,天空染着一抹微紫。这个时候的体育馆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回来打扰他,所以马龙喜欢一个人呆着,想着以前的事情。

 

例如,和张继科对打的时候他们打着打着打到了一个角落,然后自己一个扣杀过猛把球给卡到了窗边的铁架上,后来很久都拔不出来,张继科足足笑了一个下午。

 

例如张继科那时候在练扣杀的动作,前一天跟着别的孩子胡闹没睡好,结果一个帅气的扣杀后,拍子跟着球也华丽丽的飞了。刘指导动作十分灵敏的闪开了飞来的球和球拍,笑死了在一旁看着的许昕和马龙。

 

而张继科站在门边,看着入神的马龙,嘴角微微翘起。

 

马龙拿起自己的包转身的那一刻,看见的就是那熟悉的画面。仿佛多年前,依然年少的时刻。那时候马龙输了一个比赛,心情差落独自一个人留在球馆里。终于起身要离开的时候,他看见张继科就那样站在门口,也不知等着他发现等了多久。

 

“继科,欢迎回来。”浅浅一笑,马龙轻声说道。

 

在张继科的记忆里,离球馆两条街的一个小角落,有着一位大叔开的面摊子。

 

其实张继科也记不得那位大叔卖的面好不好吃,只是记得那位大叔的笑容很慈祥,还有马龙很喜欢和那位大叔聊天。那次马龙输了比赛,张继科等了马龙半天。后来所有的店也都关了,张继科也只能带着马龙去大叔的摊子吃面。

 

不过那夜买的两碗面谁都没碰,张继科坐在那里看着马龙和那位大叔聊天,从一开始的失落到最后露出了只属于马龙的笑容。后来……张继科记不得了,因为实在是太困了。

 

“那位大叔不在了啊……”张继科望了望,见不到那位大叔有些失望的说到。

 

闻言,马龙不觉失笑,“大叔年纪大了,也是该退休享福了。我们两都退役多少年了,还不让一位大叔退休啊。”

 

“也对,都那么多年了。”张继科低头笑着摇头。

 

2020的奥运依旧是中国乒乓的天下,马龙和张继科都各自再次打出了于他们最好的成绩,正处于事业的巅峰。而在两年后马龙与张继科双双宣布退役。他们在最好的时期退役,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给球迷,更是给自己。

 

后来众望所归,马龙没有悬念的成了国家队的新任教练。而本来也被邀请当教练的张继科却因腰上的伤而放弃了这个决定,选择到德国一间著名为运动员医治职业生业带来的伤痛的医院疗伤。

 

张继科出国的那日,基本上整个乒乓队都到齐了去为他送机,唯独马龙没有出现。那个时候的他,正在准备着两年后的奥运,顶着国家与自己的压力不敢马虎。后来手机显示许昕的第47通未接来电后,马龙才终于接了电话。

 

“龙队,你真的不来送机吗?”电话的另一头,许昕看着张继科的背影,神色复杂的问道。

 

“他又不是不回来。”马龙轻笑道。

 

到最后,马龙也只留了一个语音给张继科。张继科在上飞机前听了无数遍,却没有回复。

 

后来的四年,张继科全然投入于复健,让自己的腰伤能够尽快的恢复。四年来,除了偶尔的视频和聊天APP上的联络,他们因为那7个小时的时差而很少能够长聊。张继科复健的时候需要足够的休息,而马龙带着国家队的压力更是让他喘不过气。

 

“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半碗面入肚,清汤温暖了肠胃,张继科缓缓说道,“真的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又没有怪你。”马龙笑着摇头,仰头饮汤。

 

张继科看着马龙,很认真的模样,“马龙,我很想你。”

 

夜里的灯光并不明亮,马龙默默的注视着张继科,看着他的眼里闪烁着。嘴角弯起的弧度是张继科说不出来的好看。

 

 

 

张继科这次回国是真的很隐秘,甚至连媒体和外界都不知道。

 

所以他从德国一路回国到节目的现场,张继科觉得全所未有的通讯无阻。节目录制后他也不久留,与相熟的几位主持人聊了几句后便离开了现场,趁着还未被堵的时候赶到了球馆。

 

以至于马龙和张继科落下了现在这个处境。

 

“你既然打算回国怎么不想着给自己先找一个房子?”马龙很是无奈的说道,“你在德国不是休息的很好吗?怎么做事情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懵样。”

 

“忘了。”张继科很直接的说着,顺便耸了耸肩,一脸无辜的样子。

 

“都快40的人了,还卖萌。”马龙略显嫌弃。

 

张继科不理会马龙,反倒开始观赏马龙现在住的家。并不大,每个小细节却带着马龙独有的品味,是张继科最熟悉的感觉,像家的感觉。这个房子,或许两个人住刚刚好。

 

“马龙,以后我就跟你住吧。”张继科突然说到。

 

马龙一时间分不出张继科是否在开玩笑,愣愣的站在客厅看着翻着自己家的人。张继科站在平板电视面,他们之间只隔着一个黑色沙发。他突然觉得这一刻并不陌生。隔了四年再次见到的人,马龙这一刻才真正的感觉到自己有多想他。

 

“好。”

 

张继科从没有要给自己买一个家的想法,因为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如今,他都只想跟一个人过。这个念想不知从多少年前他就有了,不曾变过。

 

有马龙在的地方,才是张继科的归属。

 

 

 

张继科以副教练的身份回归国家乒乓队的第二天,就被郝帅,许昕和方博三个人拉去吃火锅了。一瞬间本就不大的火锅天被十几个人占满了,马龙和张继科挤在了一起看着其余的人疯狂。

 

“别叫那么多,小心吃不完。”马龙看着许昕滔滔不绝的叫餐,立马出口想阻止他。

 

“龙队你怕啥?”方博大笑,“我们爷们胃口本来就大,而且你不会认为她们吃不完吧!就连诗雯都能吃的比你多了!”

 

说完就被坐在隔壁的刘诗雯面带微笑狠狠的踩了一脚。方博痛呼后嚷嚷着要换桌位,然而一看店内的空位也不大,也就不愿换位子了。许昕终于点完了一堆的东西做到方博的另一边,顺道带着几瓶啤酒。

 

“喝酒伤身,你的腰也才刚好。”张继科刚想伸手拿一瓶,就被马龙温声制止。

 

张继科笑了,“就一瓶。”

 

“还是太多了。”马龙双眉浅皱。“以后有的是时候可以喝。”

 

“那就一杯。”张继科好笑的看着马龙,拿起空杯子在马龙面前晃了晃,“就一杯,也算不扫兴。”

 

马龙幼不过张继科,无奈之下只好妥协,给他和张继科都倒了一杯。一整夜下来,张继科真的就只喝了那么一杯。

 

大家吃的正热闹的时候,录完了湖南卫视第五季的《爸爸去哪儿》的王皓缓缓走了进来。许昕和方博见到他立刻起哄,说什么都要王皓因迟到而罚酒三杯。王皓看似心情好,直接就喝了起来。

 

“张继科,你可舍得回来了。”王皓看了眼被麻辣火锅烫到的张继科,笑道。

 

“这里是我的家,走的再远都会回来的。”张继科喝着矿泉水,看了一眼马龙笑道。

 

“听刘指导说你在德国收了个徒弟?”王皓好奇的问道。

 

“无聊嘛。”张继科不在乎的应道,“何况那个孩子有潜力啊。或许以后可以成为我们中国乒乓的对手。”

 

“欸?刘指导怎么知道的?我没跟他说啊……”

 

“刚好给我们看到那场比赛。”王皓笑道,“他看了一场下来,说了那孩子打球的方式和你忒像,肯定是你教的。”

 

“不过,你在德国收了个瑞士的徒弟……”马龙开口道,神色纠结的看着张继科,“你们……怎么沟通的啊?”

 

“……”

 

“……”

 

一整喧哗后,他们陆陆续续的离开。到最后,也只剩下几个还留着。马龙靠在墙边闭目养神,许昕去付钱,而方博和王皓两人喝着最后的几瓶酒。张继科一直坐在马龙的身边,不曾离开过。

 

沉默片刻,王皓打破了店里的沉静,“我还以为你会从德国带回一位辣妹当媳妇儿呢。”

 

“从没这打算。”张继科失笑。

 

“也都不年轻了,是该想着以后的人生了吧。”王皓劝道,“就没想过要个家庭?”

 

“顺其自然吧。”张继科无所谓的说到。

 

王皓看了眼张继科,又看了马龙,摇了摇头。王皓眼看时间不早了,便先回去了。方博喝的有点开了,许昕扶着他打车也回去了。上车前,许昕突然转头向他们喊了一句,“对了,小樊下个月要结婚了。今日他没能来,刚给我传简讯让我告诉你们,一定得出席啊!”

 

张继科微愣,向许昕点头后看着车消失在下个转弯路口。他回身看着马龙已然靠在墙边,走回他的身边站了一阵子。

 

“我们也回家吧。”张继科轻声说道。

 

“好。”马龙的声音有些沙哑,任由张继科把他扶起。

 

太阳穴微微作痛,马龙顺势把头抵在张继科的肩旁,两人缓慢的走着。刚好马龙的家里这里不远,张继科想,散散步吹吹风也是不错的。马龙顺着张继科的举动,已然闭着双眼。

 

“你就那么信任我啊?”张继科失笑,低头看着完全把自己交给他的人,“就不怕我把你卖了。”

 

“你舍得?”马龙轻声问道,“你没那个胆。”

 

“谁说我没那个胆。”张继科搂着马龙的腰,缓缓的走着,“不过倒是真的,不舍得。”

 

后面的那句话很轻,轻到马龙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幻听。他终于睁眼,站直了身子。两个人缓缓的在空空的大街上走着,享受着秋季傍晚的微风。日落时分,把一抹浅橘色洒在了天空上。

 

“没想到小樊都找到另一半相守一生了。”张继科笑说,“是我离开的太久了?四年前刚恋爱的小子如今也要开启新的生活了。”

 

“皓哥说得对,都不年轻了。”马龙浅笑,“德国那么多美女都没给你看上,你不会是这辈子都要孤独终老吧。”

 

“是不是美女又怎样,我心里已有人。”张继科沉默片刻,哑声说道。

 

“是吗?”马龙微愣,嘴角弯出一个浅浅的弧度。

 

空荡的街上,两人静静的走着。夕阳下,两人的影子渐渐拉长。

 

 

 

樊振东的婚礼很简单,却很用心。

 

张继科和马龙随着整个乒乓队坐在一排,看着一对新人与他们的家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模样。教堂内,到处都是欢乐声。张继科回头看着马龙,看见了他眼底的羡慕。

 

在没人注意到的时候,张继科牵起了马龙的手。

 

马龙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着,本想把手抽出,可张继科紧握一丝都不肯放松。新娘子把捧花扔了后,在一阵欢呼声中,张继科回头看着他。那一刻张继科笑得很开心,马龙也不觉跟着笑了,任由他紧握着自己的手。

 

或许这样,也可以很好。

 

闹腾了一整天后,回到家的马龙有些微醺。张继科倒是滴酒未沾,还被许昕和方博嘲笑了几番。张继科把马龙轻纺在床上后,走到了厨房倒了一杯温水回去。


马龙背靠在墙上,接过了张继科递来的杯子。张继科坐在床边看着马龙喝着水,顺势倒在床上躺着。

 

“继科,你也会想有个婚礼吗?”马龙突然问道,“身边是你爱的人,接受着每个人的祝福。”

 

“不需要。”张继科猛然翻身,一把将马龙搂进怀里,“我爱的人,一直都在我的身边。”

 

“如果不受祝福怎么办?”马龙喃喃问道,感受着张继科的体温包围着他,一种莫名的安全感由心而生。

 

“一个人的一生也就只有那么长,我又何必去在乎每个人的看法?”张继科温声说到,“我们过得好就好,自私一点。”

 

“张继科,我们结婚吧。”

评论(2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