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 启副 】一人之国09

- 章 九 -



“以后你就跟着我,我们一起打拼出一个太平盛世。”

“好。”



张启山猛然惊醒。

梦里多年前第一次见面时,张副官稚嫩的脸上挂着的笑容依旧温甜。那时候的张副官还小,不知人间世事。可身上流着的是张家的血脉,骨子里就是一份谁也无法忽视的傲骨。

那时候的张副官不只是脸上还带着稚气,就连行为也多了些冲动。张启山知道,如果不是自己在江湖上打拼出来的一个名声,他这半个张家人可能还入不了他这小副官的眼。

张副官跟跟着他,不是因为被谁屈服。而是有心而生的敬佩。那个时候的张家早已腐败,张副官就算是个孩子也早已不屑。来了个张启山,像是个溺水的人得到了个浮木。是他心甘情愿跟着,无怨无悔。

这一跟着,竟跟了快八年了。

张启山也都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再也不能缺少这个小副官了。

如今诺大的房间里却只有张启山一个人孤零零的,只怕是再也不会有那白衣翩翩的少年笑得清纯,一双明亮的眼带着日夜星辰的注视着他,如影随形。

起身,张启山习惯性的伸出手,却摸了个空。他愣了片刻才缓过神,记起这整个张府竟然只有一个人了解他起床后喝温茶的习惯。

低声苦笑,张启山缓慢的穿上自己的军服。



这一年的夏天,似乎来的太快。

可又走的太慢。

张启山沉默片刻,终是起身。夜已深,他静悄悄的溜出了张府,有些无奈的觉得是自己的功夫太好还是自己真的养了一群废物,张府有人进出竟然无人发觉。

其实这一刻的他是冲动的。

直到在监狱外的时候,张启山才有些懵的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中到了这个地方。可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他竟然不敢走进去。脑子里是陈皮受伤的场景,和二月红眼中的狠戾。

张启山走进监狱的时候,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

一片黑暗中,张启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那人。他双眉紧皱,仿佛在忍着身上的剧痛。在张启山的记忆力,那人不曾受过那么重的伤,此刻却是体无完肤,如此狼狈的躺在他的面前。张启山突然觉得窒息,心隐隐抽痛。

走进的时候,那人似是感应到了他的步伐。他缓缓抬头,仿佛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吃力。曾明亮的双眼此刻迷茫的望着他,看清后张启山还未来得及开口,那人却是笑了。

笑得很是自嘲。

“副官。” 张启山轻唤。

“……佛、佛爷?” 张副官的声音微弱沙哑,带着一种不可思议。仿佛他不敢相信,此刻站在眼前的人真的是他心里一直在想的人。

“是我。”

呆滞的眼神片刻后变得清澈,张副官吃力的让自己坐起来,神色慌张,“佛爷怎么会在这里?佛爷——咳咳咳——”

“别慌!” 张启山看着那人咳出了一口的血,立刻蹲下想要顺顺他的气,让他冷静。“陆建勋不知道我在这里。”

听闻,张副官才终于安分了下来。

“那佛爷为何?” 张副官吐出了口里剩余的残血,皱眉问道。

“……” 张启山看着他,想说的话都哽在了喉咙。良久,他才低声开口,“外面出事了。”

只需这五个字,张副官瞬间就明白了张启山的意思。他从来都了解张启山,一个眼神,一句话。有人说这是默契,但他觉得只是因为他太过在乎这个人了,所以他的一举一动都灌入了自己的骨髓里。他对上张启山的眼睛,只是一笑。

“我需要你为我们拖延时间。” 张启山收起了自己所有的情感,冷漠的如一个长官在下达一个简单的命令。可他知道,自己是在送他去死。“最少三日。”

张副官垂下了眼皮,没有说话。

良久,在张启山以为他不会回答他的时候,张副官嫣然一笑,嘴角残留的血丝很是碍眼,“属下,知道了。”

自始至终,张副官都没抬眼看他。



这一年的夏天来的太残酷。

张启山走出监狱的时候,觉得自己一半的灵魂死在了里面。

评论(63)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