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 启副 】一人之国 08

- 章 八 -



找到陈皮的时候,瞧见他身上满处的伤的时候,二月红的眼睛闪过一丝的阴狠。他不肯让别人触碰,自己轻手轻脚的把陈皮抱在怀里,眼神里是让人读不懂的情感。他看了一眼张启山,冷漠的表情如冬天的雪,却比雪还寒冷刺骨。良久,他才吐出了一句,“张启山,还是不要和你有瓜葛的好。”

说完,二月红带着怀里的陈皮头也不回的直奔医院去了。吴老狗看了解九一眼,无声叹气的也跟上了二月红,独留解九一人陪着张启山。其实张启山早就知道,二月红在监狱里肯定是看到了十分不好的情形,否则他也不会说出这番话。只是从头到尾,二月红除了一句‘十分不好’,却不曾详细说明。

张启山站在那里很久,才轻叹一声,“他……”

“张副官跟了佛爷那么久,不会有事的。”解九摘下眼镜,揉着又在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佛爷,我们走吧。陈皮救回来了,陆建勋也不能说是张副官放走的人,我们该去把张副官接出来了。”

张启山的眼神暗了下去,“走吧。”



“佛爷!”病房外,一个张家军人敬礼道,“属下有事上奏。”

“说。”张启山冷冷的看着,心里却突然生出一股不安。

那军人凑到张启山的耳边,压低声说了一番话。吴老狗,齐铁嘴和解九莫名的看着对方,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张启山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而那军人说完后低下了头,不敢看着张启山冷冽的眼神。

“佛,佛爷……”齐铁嘴好奇心忍不住,喊了一声。

“等二爷出来了,让他立刻到张府。”张启山嘱咐那名军人,转过头看了齐铁嘴一眼,“你们跟上。这事不能在这里谈。”

三人立刻知道事情大了,也就不说话的跟上。张启山一个人走着,身边少了那个如影随形的张副官,齐铁嘴突然觉得那个背影很孤独。一个人扛着这国家的重任,不能弯不能累。至少以往身边会有个张副官,也不算是一个人扛起了整个天。

齐铁嘴走出医院,上车前微微的抬起了头。明明今日的天气那么好,天空那么的蓝,却愣是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他转头看着已入车的张启山,突然觉得那人的侧颜,冷漠的表情下竟带着那么多的疲惫。一个人撑起整片天,终是过于逼着人了。可张启山的身边,除了那个小副官,谁也不能站在他的身边为他撑起那片天。

到了张府,一群人直接进了书房。

“裘德考打算带着日本人回到那个矿洞,似是要继续做实验。”张启山沉默许久,直到确定了无人在外他才开口。

“要怎么阻止啊?”齐铁嘴愣愣的问道,一脸的不可置信,“他们难道真的要拿整个长沙当实验?包括我们在那列车上找到的生化武器?”

“已经开始了吗?”解九皱眉问道,“裘德考怎么会想到要继续当年日本人的计划?”

“难道那姓陆的也在内?所以他们才抓走张副官?”吴老狗也是一脸懵懂。

“不,陆建勋的目的是想要拉下我。他再没脑子,也不会摊上这件事情。这个代价太大了,他付不起。”张启山冷笑道。“裘德考只是刚开始,还未深入。我们必须在他入矿洞之前阻止他。”

这时二月红缓缓地走了进来,脸上依旧毫无表情的找了一个地方坐下,仿佛他们在谈的事情与他无关。不过张启山知道,二月红既然决定来了,也就不用怕他不愿出手帮忙了。

“那,那我们现在是要如何?”愣了半天见无人开口,齐铁嘴默默的问道。

回应他的只有一屋子的沉默。



“佛爷这事,已经做好了决定?”等众人都回去后,唯一留下的解九打破了阴沉的气氛。“佛爷真的不打算再多做考虑吗?”

“既然结局不会有改动,又何必浪费时间。”张启山看着窗外,只留下一个冷漠的背影。在解九的眼里,竟是如此的单薄。“以一人之命来换这长沙百姓的存活,他……会了解我的选择。”

两人陷入了长长的无言。

“老九,如果是吴老狗在里面,你会做出怎样的抉择?”正当解九要离开的时候,张启山突然开口问道,语气间带着不易察觉的悲凉无奈。

解九爷低下了头,笑了,“我没有佛爷的伟大无私,可以为国付出一切。于我,老五便是我要守护的国。”

“我不是不知道副官心里想的是什么。如果可以,我也想救他,让他知道于我而言他有多么的重要。”张启山闭眼无奈一笑,眼角竟带着泪光。“可我,必须选择我的国。”

沉默许久,解九在离开前只留下最后一句,“佛爷自有佛爷的道理。”

评论(42)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