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 启副 】一人之国 07

- 章 七 -



当二月红一脸严肃的走进张府的时候,张启山已经预料到他要带回来的消息会有多么的不好。只是猜测是一件事,得知真相后,心还是狠狠的抽痛。

张启山带着的张家人再厉害,也终究没有本家人的能耐。几番打探还是探不出监狱里的消息,迫于无奈才让一身轻功了得的二月红走了这一趟。

回来后二月红沉默了很久,眼神复杂的看着张启山片刻后才说道,“不好,他很不好。”

张启山闭上了眼睛,强忍了想要杀人的强烈意识。张副官自小就跟着自己,早已带出了一份说不清的感情。他不是不知道,他只是以为,他有足够的时间去假装不知道。

第一次醉酒误事是他的错,可至此之后他就连连犯错,越陷越深,等发现时也已经太晚。对于副官,他终是有一份愧疚。还有一份理不清的情感,却是张启山不敢去触碰,不敢去揭开的。

“当下我们还不能闯进去救人。怕是人没救出来反倒落下了口实,那时候就算是十个张启山,也换不回一个副官的性命了。” 解九缓缓说道,手中把玩着一颗琉璃棋子,“首先我们必须找到陈皮在哪。”

二月红听见了自己徒儿的名字也微微的皱起一双好看的眉,嘴上虽没少骂这个孽障心里却是十分的担心这个孩子到底消失到哪里去了。

“一定在陆建勋的手上。” 沉默了一夜的张启山终于开口,声音带着丝丝沙哑,“否则他不敢那么嚣张。他是笃定了副官不会反抗他的。”

“九门里已经放出暗号去找陈皮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坐在解九身边的吴老狗接上,“陆建勋再嚣张,也不过是个光会吠的犬。他还没那么大的能耐,在长沙把一个人给藏了。”

“二爷在那监牢里,只见到副官吗?” 解九突然问道。

二月红沉默片刻,轻轻的摇头。那监狱是暗,可也不可能比墓地下暗。他本也以为陆建勋也许就真的会那么的傻把两人关在一起,可显然那人还是动过脑筋了。

不过那么大的一个人,而且已自己徒弟的性子根本就不是安分的人,怎么可能到现在都毫无动静?整个长沙能有多大,哪逃的过九门的任何一门?

音刚落,便有一个张家军人走了进来,俯身在张启山耳里说了一句话。

张启山眼里闪过坚决的阴戾,“陈皮的下落找到了。”



“报告出来了吗?” 美国商会里,裘德考坐在椅子上,手里端着一杯红酒问道。

“报告出来了,不过内容…有些奇怪。” 田中凉子犹豫了片刻,缓缓说道。“我们在他昏迷的时候拿了头发和血做了实验。回来的结果无异常,但…”

“哦?” 裘德考好奇的问道,把田中凉子手里的文件拿过,自己开来看。“你们给他注入了吗啡?”

“还有一味毒药。” 田中凉子恭顺的回答,“一开始是打入吗啡,不过因为没有反应所以以为注入的分量太少。可后来我们注入了接近足够让五个人极度上瘾的分量他也没有出现变化。为了得到更确切的讯息,我们才用上了这一味毒药。”

“那他出现了什么反应?” 裘德考越听越好奇。

“一开始他还会出现一些中毒的反应,可后来…便没了。” 田中凉子有些惭愧的回答,脸上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仿佛不觉得这个报告可信。“抽血后得到的报告说是…他的血过滤了毒药,所以没事。”

裘德考玩味的看着眼前的中年日本女子,觉得这事情很是越来越精彩。果然张家人是特别的啊,他晃着酒杯鬼畜的笑道。那酒的颜色深沉,在月光下更是闪烁着一股迷人却又神秘的颜色。

跟那个人很像呢。

“先生,还需要我们继续试验吗?” 田中凉子问道。

“别弄死他就行。” 裘德考懒洋洋的点头,突然想到什么,“对了,继日前狱医去看过他?很严重吗?”

“已昏了两日,不过身上的伤倒是好的快。” 田中凉子如实汇报。

“呵,醒来后通知我。” 裘德考说道,把杯子里的红酒一次过的灌下。

那人真是比酒还迷人呢,裘德考觉得。不过就尝过一次,这几日竟再也忘不去。他的倔强和骨子里的傲气让人更是想要霸占他,玷污那么一个清澈的人。他那般纯净的眼里,若染上了欲望和俗事,该有多好看啊。

评论(33)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