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 启副 】一人之国 06

- 章 六 -



“… …怕是已用了刑。” 一个张家军人不紧不慢的说道,声音平淡无奇。

是张家人独有的不卑不亢,落在张启山的耳里却是另一番滋味。齐铁嘴听了这军人呈上的报告,不觉浑身一颤,默默的看了眼拳头已握紧的张大佛爷。身边的解九爷却是闭着眼睛,也不知到底有没有把刚刚的那些话给听进。

“下去吧。” 过了很久,张启山略带疲惫的声音缓缓开口道。

那军人行了个军礼,带着报告转头就走。张启山怔怔的看着那军人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竟然会想起以往张副官转身离开的背影。心里的起伏是让自己不习惯的情绪,让人莫名的烦躁。

“九爷,没有办法把人救出来吗?” 沉默了很久,直到齐铁嘴以为谁都不会说话的时候,张启山最终开口了。

“佛爷,陆建勋振振有词的在我们九门提督眼皮子下带走了人,您认为真的那么容易就可以把人带出来?” 解九终于睁开眼,一抹冷笑闪过。“就算真的带的出,人怕也是不完整了。”

“什、什么叫做不完整啊?” 齐铁嘴一时没听出来,愣是问了一句。

“酷刑都用上了,陆建勋那简单的脑子,怎么可能会放过这次机会。” 解九叹了口气,解释道。

齐铁嘴惊讶的长大了口,满脸的恐惧。也不知他是算到了什么,还是想象着监狱中的情形把自己给吓傻了。一个紧张齐铁嘴又开始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吵得解九头又有开始疼了,不耐烦的让齐铁嘴安静。

张启山没把他们的话听进去,只是默默的看着眼前的文件,脑子里不知在想什么。拳头握的太紧,就连钢笔断在了手里也不知道,甚至没有感觉到断裂的钢笔刺进了掌心的皮肉里。

一滴一滴血慢慢的滴在了文件上。

“… …佛爷?佛爷!” 齐铁嘴再三喊道,莫名的看着不对劲的张启山走了上前,却被那人满手的鲜血给再次吓着了。“我的天啊佛爷!怎么回事啊!快,军医呢?”

“闭嘴。” 张启山皱眉低声一呵,瞪了齐铁嘴一眼。“不过小伤,吵什么。”

齐铁嘴无奈的嘟嘴,倒是识相的安静了下来。解九看了眼齐铁嘴,无奈的叹声气也走到了张启山的身边。张启山随手拿起房间内的纱布就给自己的手裹上,草草了事满不在乎。

“喊我做什么。” 张启山抬眼问道,那气场不仅让人有些压迫感。

“佛爷,想要救出你的副官,不是毫无办法。” 解九似是想了很久,缓缓开口。“同时,可以让那些人受到教训。当然,如果佛爷不想救人,更简单的办法也有。”

“什么办法?” 佛爷沉默了片刻,狠狠的盯着解九问道。

“佛爷,您是想不想救人呢?” 解九一笑,问道。

“我张启山的人,当然要救。” 张启山一抹冷笑,让两人不仅颤栗,“敢动我张启山的人,不得好死。”

张启山低头看着受伤的手,看着那丝丝的血渐渐的从纱布溜了出来。眼中的狠绝让人不寒而栗,却不知为何多了一分的情感,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是怎样的感觉。

“解九,说说,这办法要怎么做?” 张启山再次开口问道。

“这事,怕是需要麻烦二爷走一趟了。” 解九沉默片刻,缓缓道。



阴暗的牢房里,张副官一身的冷汗。

身上的所有伤口在夏日里开始发炎,特别是肩上那处被烧铁烫烂的地方,更是微微的腐烂了。身上没有一处不疼,就连昏迷不醒中,张副官也皱着眉头,是入骨的痛。

天还未黑,张副官就昏了。狱卒一瞧发觉不对劲,立刻找人通知了陆建勋。两日前那美国人到底做了什么,陆建勋并不清楚,也没有去问。他们的交易,没有资格去干涉对方所做的事。

他一直以为,裘德考会在那日把那小副官给要了。毕竟自己那么辛苦的忍了下来,还不是因为答应过裘德考不碰小副官,以当条件转换。怎知后来忍不住好奇心问了一句,狱卒却摇头否决了陆建勋的想法。

陆建勋踏入牢房里的时候,还是被震惊了。不知道小副官是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身上竟没有一处是完好的。肩上,后腰,手臂和大腿竟还有一些似是被粗针扎过的痕迹。

而最为严重的,是那小副官的右手,整个血肉模糊。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张副官,陆建勋立刻暗道不好,转头让人立刻找了狱医来。他娘的,他可没打算让这小副官死啊。别还没拉倒张启山,就先被张启山给了结了。

小副官的脸色惨白,呼吸虚弱,让陆建勋片刻认为他还真的会熬不过。

“也不知为了那样的人倔强,真的值得吗?” 陆建勋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沉默的看着狱医轻手轻脚的给张副官医治。

这辈子里,他还是第一次见过一个受过了这般酷刑竟还有那么顽强的意志力的囚犯,让狱医不仅有些由心敬佩这个不知为何落入了监狱的人。

陆建勋点了根烟,狠狠的抽了一口。见张副官是死不了了,便也离开了。

谁也没见到张副官缓缓睁开的眼睛,眼里唯有一种认命的绝望。

评论(23)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