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 启副 】一人之国 05

为什么写到佛爷的时候有什么怪怪的



- 章 五 -



夏天的夜里,真是热的让人烦躁。

张启山坐在一堆文件里,浮躁的心情却让他无法冷静下来把那些机密还是紧急的文件放入眼里,只觉得太阳穴一直不停的跳动,头疼欲裂的。

甩开了手上的一份文件,张启山暗自骂了声。张副官不在自己的身边,已经有了六天。张启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这度日如年的六天。他娘的整个张家是少了一个副官就废了吗?一群无能的废物。

文件乱糟糟的放在桌上,毫无顺序的让张启山一度忽略了重要的文件。上面少了张启山这些年来习惯的标签,让他根本分不清哪一个是紧急的,哪一个是机密的,哪一个是可以等的。他也不知道,以往张副官到底是怎么把一切整理的那么有绪的。

别说文件总是整理好放在桌上,不曾有任何多余的东西。还有每次只要一到点张副官就好跟着不同的时间带着不同的东西进来。每一次顺着张启山的心思,甚至是那些张启山自己都不知道心思。

怎么他娘的副官一不在,整个张家立刻乱了套呢?

张启山这几日脾气特别不好,是整个张府上上下下从内到外都感觉到了的事情。三日前张大佛爷基本上已经在一天内掏出枪四次,忍了很久才没把人给毙了。一群人伺候的越发小心翼翼,越发带着恐惧。

却不知他们瑟瑟发抖的身躯和染上惧怕的眼神更让张启山不耐烦,他的副官什么时候发出过这样胆小的表情了。面对着张启山多大的脾气,张副官也不曾怕过他。

这群胆小的废物到底在怕什么。

张启山疲惫的靠在椅背,闭上眼睛养神。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他那么的依赖着张副官的。竟然已经到了没有他就不行,可笑的是自己却在失去他后才发觉。

还以为自己有多灵敏,原来根本就是个迟钝的人。

他还记得六日前,陆建勋的那张嘴脸。恶心的让他想当场撕了,若不是想到张副官还在那人的手上的话。

“张兄,您的副官涉嫌放走了与日本人有勾当的陈皮啊,我们不过按照规定办事。若他真的是清白的,怕什么?” 陆建勋戏谑说道,“不过人到底是在他的眼皮底下溜走的,是该有所惩治的不是吗?”

张启山冷着一张脸,不屑道,“我张家的事,有我张家的规矩。他是我张启山的人,还不必你们来管。”

陆建勋一听显然不爽了,这张启山话里话不就是摆明的在骂人嘛。

“张启山,规矩如此。” 陆建勋也懒得那一腔假惺惺的恭敬,懒懒道,“是你张启山的人又如何?我们自当妥当处理,你不也能避嫌。”

妥当两个字陆建勋咬牙说道,张启山瞬间就知道这个恶心的人怕是有什么阴谋来对付张副官。强行忍下了徒手把这个人的脖子给折了的冲动,张启山后来那一笑的让陆建勋觉得炎炎夏日里竟然会有一丝的寒意。

“陆建勋,火别玩的过了。失去控制就麻烦了。”

“张启山,你别太把自己当天了。” 陆建勋也一阵冷笑,阴狠的说道。“别到最后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张启山笑了,很恐怖的一种笑声。怎么死?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小都已经知道了的归宿还会让他害怕吗?死就死,不是前线上就是墓地下,又如何?

“放心吧启山兄,若你那小副官没做过这事,不过就是审问罢了。” 陆建勋笑道,挑眉看着张启山紧握的双拳,转头就走了。

张启山的思路被扣门声打断,不耐烦的应了。只见一个军人拿着茶点缓缓走了进来,在张启山冷漠的眼神下颤抖着的把东西放下转身离开。

他无奈的叹气,闻到了那茶香也就只觉得反胃。不是他喜欢的那种茶叶,也不是张副官沏茶的方式。就连糕点也让人见了不满。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这个军人干嘛给自己带来茶点啊,是不会看时间吗?

果然没有张副官的心细。

张启山以为,只不过是简单的审问,不过几日也就必须放人了。怎知这一下便是六日,竟然毫无消息,看似更无打算放人。找人去打探也没什么有用的消息,愣是逼得张启山一怒摔了手上的杯子,吓的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

就连在场的齐八爷和解九爷也都不敢再说什么,互相看了一眼心知出了大事。他们并不知道张副官落狱的事情,只以为他是为了张启山而离开几日办事。如今这个局面却让两个人莫名其妙。

张启山则是一声冷笑,带着隐隐的怒气。

陆建勋,到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会是你。

评论(24)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