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 启副 】一人之国 03

脑洞越来越大

我在做死

佛爷饶命!



- 章 三 -



张启山是个如果需要你入地狱,便会亲自把你推下十八层地狱的人。

而张副官,是个可以为张启山心甘情愿跳入十八层地狱的人,连推也不必。

陆建勋到底还是低估了张副官对张启山的忠诚,如同他低估了张家人。



张副官渐渐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已经不在冰冷的地上。也不知什么候,他已经被绑在了一个椅子上。双手被铁链固在椅子两侧,脚腕也分别给绑在了椅脚。变化让他依旧的算不出这些人想做什么,可又如何?

就算今日真的是审问,他还是有自信撑的住的。

熟悉的脚步响起,张副官知道,是陆建勋。顾不上身上的痛,张副官在椅子上做出了一副清闲样,歪着头等着陆建勋靠近。

他看不见,今日的陆建勋手里多了个东西。

“西方的东西就是有趣。” 也不在乎张副官的冷漠,陆建勋自顾自的说道,“这一小瓶子里面也就装了几滴药。可就一滴,也能让你的神经变得更加的敏感。”

“张副官,你说,张家人忍痛的本事多大呢?”

张副官身子一僵,陆建勋拿着针头注入他的脖子的时候,他却没有多大的挣扎。只是平静的,仿佛感觉不到疼痛。这样的冷漠,不仅让陆建勋手上加力,双眉不耐烦的皱了起来。

他就不信,张副官有本事在今日的审问中还那么的倔强。

他期待着,张副官哭着求饶的模样。

可陆建勋根本就不知道,张家的本事是如何炼成的。

长沙如今的那些张家军人,没多少经历过本家的残酷训练。他们再有能力,再有本事,也敌不过一个曾在本家生存的人。张副官其实有些不屑于那些非在本家经过训练的人。他人眼中的张家人冷血无情,心狠手辣,其实在张副官的眼里还是太心软。

药效发作后,陆建勋稍微用力也让张副官觉得像是要把他的手腕折断的痛,就连呼吸都不顺。他的身体早已痛出了一身的冷汗,胸前剧烈的起伏。

陆建勋玩味的看着张副官的变化,想着这般倔强的人果然还是有他的可爱之处。看着他明明痛苦不堪却一声不做,陆建勋就越想让他哭起来,征服这样的人。

“张启山背地里做的事情,足以让他不得翻身。你只要松口,便可以免去这些无谓的痛苦。那样的人,你何必为他受尽委屈。”

“陆建勋,你比八爷还烦。”

八爷已经算是个话痨了,这个陆建勋还有本事比他更烦,真是个了不起的本事啊,张副官如果可以,早就翻白眼了。

阴沉着脸,陆建勋恶狠狠的看了眼身后的狱卒。那狱卒将那烧得通红的铁块架起,走到了张副官的身侧。不确定的看了眼陆建勋,在得到准奏是心里默念了一句佛,将那铁块按在了张副官的锁骨处。

那张副官却是咬牙忍下了那歇斯底里的痛,虽然全身已经开始颤抖。陆建勋见还不够,拿过那夹子将铁块更深的按在张副官的身上,直到张副官终是忍不住闷哼了一声,陆建勋才肯将铁块拿开。

张副官疼得想要缩起来,可他的手脚被帮着让他无法动弹。他几乎要把牙咬碎,可就是不肯出一声服软。

“怎样?这药厉害吧?” 陆建勋冷笑道。

张副官喘着气,想要挨过那最初的痛楚,可怎知陆建勋突然一泼盐水浇上,果然逼得张副官喊了出来。

“还嫌我烦吗?” 陆建勋戏虐的问道。“你只需要把张启山做过见不得人的事情告诉我,自然就会放过你。由自己最亲的副官背叛,张启山便是死罪也难逃了。”

挣扎的过程中,布料松开了,露出了张副官那双好看的眼睛。

他看着陆建勋,眼里没有陆建勋以为的害怕还是厌恶。明明居高临下的是他,明明张副官如此狼狈的在他的面前,衣冠不整,遍体鳞伤,可陆建勋对上张副官的眼神的时候,突然觉得卑微的却是他自己。

张副官眼里带着戏虐,和深深的不屑。

“陆建勋,你还真失败。”

评论(25)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