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 启副 】 一人之国 01

注意:OOC

应该算是有私设?



- 章 一 -



黑暗总是容易让人沉沦。

从最初的激动,本能对黑暗的恐惧的挣扎缓了下来,张副官不再挣扎。也不知道是这个地方本来就阴暗,还是遮盖着眼睛的黑布盖掉了他所有的光芒。

张家的孩子哪个没有经过特训?这点黑暗算什么。想想以前被困在墓低下时,那种黑暗才是真正让人绝望。

只是分不清黑夜白昼,他也算不出自己在这个鬼地方待了多久。

常年下地底下的原因让张副官并不在乎自己现在的处境有多苛刻。白皙的皮肤沾染了监狱里的污垢,可张副官却仿佛在家一样的轻松。

就算现在他的姿势也确实很难堪。双膝被迫跪在阴气极重的地上,也不知多久了,只知道那种刺骨的痛都已经麻木了。双手的腕上却被沉重的铁链子束缚着,高高的拉过了他的头。

这样的姿势极其难受,别说四肢麻木就连他的背酸痛着,张副官却是分毫不动的就这样从被关进来的那一刻直到现在,像是倔强般的叫嚣着那个关着自己的人。

习惯了承受,张副官想这样其实也还好。

黑暗总是让他能够冷静,不管处境多么的危险。

一个人呆的太久,又没人来理他,张副官渐渐的开始想着那些有的没的,利用那些幻想来暂时让自己忘了有多难受,有多渴,有多饿。

想着的事情多了,也就渐渐少了。

到底,张副官想着最多的,就只有张佛爷一个。

他想着张佛爷,回忆起过往的点点滴滴。一直以来,如果没有佛爷,也不知自己如今会身在何处,过着怎样不同而窝囊的生活?他看不惯本家如此的颓废,所以佛爷成了他的希望,他的信仰。

他一直以为,与佛爷之间的关系,永远都只会停留在上司与下属的关系。他自己的那点龌龊的心思,不该玷污了佛爷那神一般的人物。

只要可以好好的护着他,张副官别无所求。

可到最后是怎么从一个副官的身份莫名的又多了一个暖床的身份的呢?张副官始终没有想明白。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张副官也不敢多奢求。

还记得第一次的那种生疏的痛。

佛爷醉了,酒里有被下了药。躲不开的,佛爷也就一鼓作气全给喝了下去,竟然还有本事撑到家里。不知气死了多少那日想要灌醉佛爷好送上自家女儿的那些大老板。

月光下,他那时候只觉得这唇红齿白的副官甚是好看,那双眼睛太美,一个没忍住就吻上了张副官的眼睛。

把张副官吓的唯一反应就是推开佛爷。可佛爷醉中力气大,一个胡乱把张副官拐到自己身下,开始放肆的作乱。张副官想,到底是自己对佛爷有心思的,所以明知道不可能还是甘愿的把自己最初的身子献上。

佛爷可不温柔,第一次的痛张副官却只能生生憋着,差点咬碎了自己的牙齿就为了不出声。

后来。。。后来怎么了呢?张副官脑子有些不清醒了,想不清楚。

后来好像是佛爷不喜欢找那些胭脂水粉味太浓的妓,又嫌女人麻烦。莫名其妙的,心情好就是温柔一抱的上了诺大的床,虽然眼底毫无柔情。

心情不好时,一个强势把张副官推在了任何最近的事物上,欺压而上。张副官从来也只是咬牙忍下所有的痛苦还是呻吟,除了顺从的接受还是顺从的接受。莫名其妙的,自己竟然成了佛爷的暖床人,张副官也觉得不可思议。

想着想着,张副官有些忘了自己一开始到底在想什么。

大抵是自己被关在这里太久,又无进食水,身体有些弱了。

铁门被打开的声音突然响起,微微刺耳。张副官听着那熟悉却又陌生的脚步声,依旧低着头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

突然有只手狠狠的按着他的下颚,逼着他抬头。被遮盖的眼睛看不见来人,可张副官心里却清楚。那人身上的胭脂味也让人恶心,让张副官别过了头。

“骨子倒硬。” 那人嘲笑道。

钳着下颚的手突然离开了。手腕上的铁链被拉起,逼着张副官也得跟跄的起身,可双膝的酸痛让他有些使不上力来支撑自己的身体,有些跌跌歪歪的,瞬间整个体重的负担落在了肩旁上,被扯着疼也不肯闷一声。

张副官的身子紧了紧,觉得有事要发生。

好在也算是做了戒备,还不至于在那突如其来的一鞭而让自己吃痛的喊了出来。张副官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接受着如同暴雨般落在自己身上的鞭子。

一顿暴打终于停下,张副官疼得连呼吸都困难。

陆建勋一副看好戏的姿态戏虐的看着眼前瞬间就体无完肤的人。那人的皮肤生的如此的白,在黑暗的监狱里更是白皙,如今却被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疤裂开,那鲜血染红了白皙的皮肤,煞是好看。

“那张启山不该把你留在身边的。” 陆建勋像是行赏一见物品的看着张副官,语气玩味的说道,“他该把你送到那二月红那里。瞧你这身段,该有多软。”

张副官一个哆嗦,也不知是恶心还是疼,厌恶的别过头。陆建勋一阵恼怒,把手里的烟往张副官肩处一个伤口上安了上去,满意的看着因为疼痛而扭曲了身子的张副官。

“张副官,我要的东西你只要一松口就能给我。对简单啊。” 陆建勋假惺惺的笑道,往张副官靠近,“只要你把能拉下佛爷的那些证据靠诉我,我不介意当上佛爷后把你留在身边宠着。”

缓了过来的张副官不屑的冷笑,喘着气开口,也是一阵戏虐的腔调,“陆建勋,就你,还不配当九门的领头。”

陆建勋一怒,甩了张副官一个耳光。

“我怎么就不配了!”

“谁让你不姓张。” 嘴角带着血迹,双眼被一块布蒙蔽,张副官此刻扯出的那一笑依然充满了歧视。

却不知在陆建勋的眼里落下了个妩媚。

评论(26)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