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 M.I.C 男团 】別久不成悲 10

- 章 十 -



那发钗回到赵泳鑫手里的时候,他愣是没认出是当初那个自己看着不顺眼的人送的。他仔细看了看发钗,从手工的巧妙就看得出这做的人费了多少的心思在这里头,是个上好的钗。

檀健次给他的时候还一脸贼笑的,看得赵泳鑫除了莫名其妙就是莫名其妙。可看着这发钗绝对是上好的货色,他不觉得又不会拒绝。反正檀健次也不是第一次拿这种女人的物品给他了,赵泳鑫理所当然的认为是胡文阁给他们登台唱戏的时候戴上的。

今日唱的潘金莲,或许可以用上这个精致的钗。

赵泳鑫上妆后,随手将那钗也给插入头冠中,对着镜子一望甚是满意的笑了。也不知是出自哪个师傅的巧手,做的的确好,而且还搭配的了他的行头,不突出却带着女人妩媚的韵味。

适合潘金莲遇见西门庆后戴的风格。



池府

池约翰有些头疼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滔滔不绝的说这这门亲事,自顾自的琢磨着到底该如何婉约的告诉她其实他一点都不娶那个虚伪的女子?

眼见自己的儿子都有二十了,身边却两个伺候床事的丫鬟也从来不收纳。池夫人也只是在想,儿子多大的岁数了,不娶个娇妻也该入个小妾了都。

可池家的独生子似是没有这种打算,来来去去多少个好女孩都给他找到借口推脱了。

“如今战事一平,你那一套要上战场杀敌不知能不能平安回来不想拖累好人家的说辞也给我忘了!多大的年纪了,还不赶紧的开枝散叶?你是想要我们池家无后吗!” 池夫人看着自己儿子那一副兴致毫无的脸色立马怒道。

“母亲…” 池约翰很少无奈,要怎样才能跟母亲解释自己不想娶这江氏女子的原因呢?就怕自己的母亲认为是自己想要逃脱这门亲事还不相信自己呢。

“母亲,儿子的亲事是皇上做主的。” 池约翰陪笑的说道,“这事真的不是儿子能自己做主的啊!”

“你为这个国家立下了多少汗马功劳,如果你愿意去皇上的跟前求个亲我不信皇上不会成全!” 池夫人瞪着儿子说到,想说这个接口自己到底听了多少遍。

池约翰无奈。要他到皇上面前求个亲,也得是他真的想要娶的女子才好啊。他怎么可能让自己的一生就因为娶错人而给毁了呢。

“母亲,遇到合适的,儿子定当不会错过的。” 池约翰陈诺。

“我就不知道了,江姑娘人好好的,怎么就不合适了。” 池夫人也无奈,白了儿子一眼喃喃道。

池约翰想,还是别让母亲知道那江氏的真面目了。否则这一刺激肯定非同小可。

“少帅。” 一个小斯跑了上来,“东宫有情。”

池约翰一听,收起了笑意严肃的点了点头,让那小斯先去备马。安抚了母亲后,他带着自己自小的跟班就出门了。



池约翰与东宫太子也算得上自小的交情。

还是从看不顺眼到开打才成了朋友的。那时候池约翰还小,还不知道位分的重要性。这太子则是皇后的嫡出,还没见过不怕自己的身份的人。

不打不相识,一场架下来两人互看的顺眼了,决定交这个朋友。池约翰这个人很真,让太子喜欢的不得了。不必像在别人面前一样假笑接受虚伪的奉承,让自己心累。

“太子又闷了?” 池约翰一进殿,笑道。

“这身份固然好,却也有太多的束缚。” 太子无奈的摇头道,“那些老先生更是死板,什么有趣的都不让玩。简直就是要闷死我嘛。”

“哎,听说你最近一直跑一个戏园子里听戏啊。” 太子戏虐的问道。

“唱的比别家好,自己无聊就多走动了。” 池约翰笑道。

“你这小子不厚道,怎么不想想我也无聊,就不带我呢!” 太子不满的说道。

“太子殿下,您还有一堆的事物要处理呢!哪来的无聊啊。” 池约翰白眼道。

“得,别跟本太子说什么有的没的。这戏园子,本太子也想去瞧瞧。”

知道当今圣上和太子都爱看戏,池约翰就知道太子殿下是绝对要去这个戏园子了。既然留不住,池约翰也不做矫情,让太子换了身寻常富家子弟的衣裳两人也就离开了东宫府。

评论(20)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