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 M.I.C 男团 】別久不成悲 08

- 章 八 -




当池约翰再次踏入戏园里,其实赵泳鑫没有认出他。

那夜短暂的碰面赵泳鑫本来就没有把那个人放在心上,连他送的那个发钗给丢到哪里了也不知道。

坐在二楼的一个空间,没有人打扰,池约翰可以静静的欣赏着台上的人的风采。他本来也不是个特别爱看戏的人,除了那些经典的戏他也看不懂其他的。

比如说今日唱的是那个什么穆桂英挂帅。人物他大概了解,故事也听过。不过听戏唱这一出,倒还是头一次。池约翰看得津津有味,目不转睛。

只见台上那人不同于那日昭君柔弱的一身青衣装束,而是一身的扎靠,英姿飒爽,面对着杨宗保时带着女性的妩媚柔情,上阵杀敌时带着一份顶天立地的威严。即使是个女子,穆桂英确实是个英雄人物。

池约翰眼尖,在落幕的那一刻似是见到了赵泳鑫微微的震了一下,像是差点摔倒。可赵泳鑫很快的恢复了自己,而其他人显然是没有发现赵泳鑫那一刻的软弱。

池约翰却是知道,赵泳鑫不对劲。一瞬间,不知名的担心和着急涌上了心头,恨不得想要立刻去看看他到底怎么了。

池约翰身后立着一个跟班,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的主子。他自小跟着池约翰,自然是看得出自家主子的不同。显然池约翰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关心赵泳鑫,但身后的跟班却是看出来了。

池约翰莫名的看了一眼身后的跟班,皱眉道,“去看看,那人怎么了。”



赵泳鑫病了。

说起原有,其实三日前他想着天气不错出去走走吧。刚好也有机会让自己轻松轻松,顺便把檀健次和胡文阁早前问他买的东西也一并买了起来。

前脚刚踏出门槛,抬头就见肖顺尧原来也在外面。两人对视一笑,肖顺尧也就跟着赵泳鑫上街了。

两人的皮囊生的好,自然在街上惹来了许多的目光。好在唱完戏后,他们两个很少露出素颜,所以也没人认出他们就是胡文阁的戏班里的戏子。

这也就是为什么檀健次很少再出门的原因了。

他出道的早,早已有一群人认得出檀健次的本来面目。好几次惹得自己一出门就变得热热闹闹的,烦死了檀健次。索性整日呆在戏园里逗王浩还来得痛快。

把一条街逛完了,肖顺尧带着赵泳鑫上了个自己熟悉的茶楼。因唱戏的原因,他们两个很少吃油腻,酸辣或什么刺激性的食物。可这茶楼买的点心清淡却留味,茶也算得上好,赵泳鑫和肖顺尧一顿下来也吃的很是开心。

见天色也不早,两人想还是回去的好。赵泳鑫把檀健次和胡文阁需要的东西买齐,顺便让肖顺尧带了点茶楼的点心回去给戏班里的人。

怎知会出的路上,天色骤然黑了下来。

两人一看立刻暗道不好。怕是要下一场倾盆大雨的节奏啊。这两个人却偏偏没有带伞出门。这天色转换的太快,还没来得及加快步伐雨就已经下了。

这雨势来的十分凶猛,让两个人都看不清眼前的路了。

肖顺尧顺拐的把湿透了的赵泳鑫拉过,两人躲进了一个屋檐下。虽还是有些雨滴打在了身上,可确是避开了最严重的情况。

赵泳鑫把胡文阁和檀健次的物品紧紧的护在怀里,努力的不让它们被雨淋着。肖顺尧则把点心顾好,也怕被雨水浸泡了。

赵泳鑫一身湿嗒嗒的,被不断吹来的强风给吹得一阵阵的哆嗦,冷的一直发抖。这雨不见好转,赵泳鑫却渐渐失温,连唇色都开始发紫。

肖顺尧暗道不好,想要给予赵泳鑫一些温暖,却碍于两人怀里的东西和狭窄的空间也做不上什么。

好不容易熬到雨渐渐小了,两人火急火燎的赶回了戏班子。

檀健次和王浩一见被淋成落汤鸡的两人,大惊的把两个人推去泡热水澡。可肖顺尧刚进屋子里赵泳鑫就被叫走了,也没给时间把一身的寒气冲走。

洗了一身热水肖顺尧舒服的多了,就是檀健次量了量,觉得还是有些发烫。王浩跑去煮了一大壶的姜汤,不由分说的把一大碗给肖顺尧灌了下去。

至于赵泳鑫是被胡文阁叫去的,本来有些话要说的,但一见湿嗒嗒的赵泳鑫胡文阁也是惊了。赵泳鑫笑笑把胡文阁交代买的东西双手奉上,听完了胡文阁要说的要事后才肯离开。

一路上被风吹得颤抖的身子越来越不舒服,衣裳因为雨水的关系贴在皮肤上也难受的紧。

回到屋子里后,赵泳鑫觉得自己一身的冷,头有些迷糊。

檀健次一看不妙,把一大碗的姜汤给赵泳鑫灌下才有些放心。檀健次和王浩两人扒了赵泳鑫的衣服,把人给推进了准备好的木桶里,里面满满的热水。

水蒸汽让赵泳鑫有些清醒,拖着有些累的身子给自己洗了一澡,直到舒服了才起身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人却又开始迷糊了起来,倒进被子里就昏昏沉沉的睡了。

以为赵泳鑫只是累了需要休息的他人不以为然,直到隔天早晨见赵泳鑫破天荒的没醒来提嗓。檀健次刚想要叫醒赵泳鑫,才惊觉那人睡梦中的不适。

伸手一摸,赵泳鑫的皮肤竟然如此的烫,想是发烧难受了一整夜。



病中,赵泳鑫的嗓子也有些受影响。

开嗓时会疼,头疼的难受。

胡文阁和一群人都不愿让赵泳鑫上台,可赵泳鑫却是坚持要上台。他认为前几日休息的也够久了,这一下也不会怎样。

可第一次扎靠,赵泳鑫本身就不适,把棋子绑上后赵泳鑫差点就这样吐了出来。好不容易撑完了整场戏,赵泳鑫一下台子身子就软了下来,差点倒了下去。

好在肖顺尧眼明手快,一把抓住了摇摇欲坠的赵泳鑫。其他人也涌上前来帮忙扶着赵泳鑫坐下。

赵泳鑫有些昏,愣在那里任由其他人为他解开一身沉重的装束。头冠取下后,赵泳鑫才觉得真的放松了。肖顺尧温柔的为赵泳鑫卸妆,却心疼的看着妆低下的那一张脸也是失去血色那般的苍白。

没了身上那些碍事的,赵泳鑫软软的偎在肖顺尧的怀里。王浩把煎好的药呈上,与檀健次三个人哄着赵泳鑫把那碗苦药喝下。

可病了的赵泳鑫像个委屈的孩子,眼眶红红的闹着别扭不肯张口。后来一阵无奈肖顺尧只能紧紧的抱住赵泳鑫不让他造次,王浩和檀健次一人按着赵泳鑫的脸颊逼着他张口,另一个缓慢的把药给灌下。

那药的苦让赵泳鑫立刻皱眉,幸好肖顺尧见赵泳鑫把最后一口也给喝下了就立刻把准备好的蜜饯也给塞进了他的嘴里。

三个人觉得,这个场面已经不错了。

当日第一次让昏沉的赵泳鑫喝药时,他禁不起那药的苦和空肚子的胃酸把喝下去的全给吐了出来,甚至把所剩无几的胃都给掏空了。

蜜饯缓和了苦涩,赵泳鑫就这样在肖顺尧怀里睡着了。

肖顺尧一把抱起赵泳鑫,把他带回了房里好好休息。可自己一身的行头还没换下,也是难受的。王浩看着肖顺尧带着赵泳鑫离开的背影,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后来赵泳鑫病了的事情让那些听戏的人得知了,个个都是惋惜又心疼的。

一批比一批上好贵重的药啊,保养品啊,蜂蜜啊,如水流般的送入了戏园里,说是给赵泳鑫养病的。

大多数也是用不着的,但胡文阁还是体还在昏睡的赵泳鑫收下了。也不知是谁贴心的送来了一大瓶的蜜饯,四壶蜂蜜。胡文阁满意的收下,让人日日给赵泳鑫冲水喝。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