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 M.I.C 男团 】別久不成悲 07

- 章 七 -



“鑫儿哥哥~” 一早,檀健次的声音就响亮了起来。

赵泳鑫黑着一张俊俏的脸,随手一拿桌上的毛笔就往门那处狠狠的扔。满意的听见那一声哎哟,抬头才发觉打错了人。檀健次敏捷的躲过那暗器,却忘了提醒身后的王浩,就这样莫名的遭了殃。

“嘿嘿~” 檀健次笑得没心没肺的,也不顾赵泳鑫难看的脸色。

此刻赵泳鑫的黑脸和王浩的委屈让自己笑得更大声。王浩弊了檀健次一眼,弯腰拿起地上的笔放回了桌上,然后便自己找了一个椅子坐下。

自从赵泳鑫和檀健次两人登台唱戏后,也算是有了自己各自的房间。而他们以往一大群孩子一起住的屋子如今还是热闹的,因为总有新的孩子入这戏班。

不过就是胡文阁不再收徒罢了。

“你再喊我这个名字试试看!” 赵泳鑫气愤的说道。

“怎么,就只让那池什么什么的这样叫你啊?” 檀健次乐得快笑出了眼泪,“原来是两人间的特别昵称啊~”

赵泳鑫气急,拿起手中的杯子险些也摔了出去,好不容易才克制了下来。他想,他不该让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人那么的影响自己。可檀健次那嘴脸真是让人烦。

“好了,本来就是有要事说的,别不正经的了。” 王浩无奈的说道,嘴角却是带着一丝的笑意。

若这戏班子里没有檀健次,该是多么的深沉啊。

“什么要事?” 赵泳鑫好奇的问道。

“也没那么的重要啊!” 檀健次不满的说道,“不过就是你那昭君的行头洛师傅赶制出来了。师父等着你你去试一试。”

“让师父等着还不是要事啊?” 赵泳鑫失笑。



赵泳鑫入了胡文阁的房内,王浩则顺手的把抬腿想要跟着进入的檀健次拉了回来,一脸好气又好笑的。

“小鑫试装,与你何关。”

“诶?诶诶诶诶!!” 檀健次一愣,开始不依不饶的喊道,撒娇的想要一同进去好好的欣赏赵泳鑫上妆后。“怎么与我无关了?而且以前那一次小鑫上妆时我不在的啊!!”

“师父说了,这次不让任何人提前看。” 王浩失笑道,领着檀健次的衣服就是走,“你啊,就跟着我们一起耐心的等小鑫昭君的戏装吧。”

“这不公平!!” 檀健次愤怒的哀嚎道,但碍于本事没王浩好,也只能像只顽皮的小猫被叼着走了。

屋内的赵泳鑫听见檀健次的喊叫声,不免失笑。甚至连胡文阁也无奈的摇头笑道。他们啊,就是太宠这个孩子里。谁让檀健次是他们之中年纪最小的,又爱撒娇又爱闹得,让人不觉得宠着宠着。

“这些师父真的不偏心的让小次先睹为快?” 赵泳鑫好奇的问道。

“每次都让他先着了眼,这次就让他也学学怎么耐着性子吧。” 胡文阁笑道,继续给赵泳鑫画眉。



除了胡文阁之外,唯一一个见着赵泳鑫昭君之样的,是肖顺尧。

檀健次的之后闹了好久的不满,惹得整个戏班一见到檀健次那委屈的表情就哈哈大笑。

提嗓软了身段练唱了一段时候,肖顺尧也进了胡文阁的房内。赵泳鑫并没有立刻发现到来人,直到嗓子开了后转身时才惊讶的见到肖顺尧痴痴望着自己的样子。

赵泳鑫不觉被这样炽热的目光下微微红了脸。

他开口问肖顺尧怎么会在这里的时候,胡文阁笑道,“昭君总需要有君爱吧。”

赵泳鑫不知道胡文阁说的是哪位君。有一位失去了昭君而只剩下相思,有一位得到了昭君而宠爱有加。只是王昭君到最后得宠多久,其实赵泳鑫也不知道。

张世麟这时缓缓走了进来,也是一脸的笑意。

肖顺尧演的是汉元帝,那位错失了王昭君的君帝。张世麟演的是得到了这个宝贝的匈奴君王。赵泳鑫那时候想,其实昭君出塞也好。谁能保证汉元帝会一辈子的宠幸与这位传奇女子?

帝王家,哪来的真情。只是因为得不到,所以汉元帝才会如此牵肠挂肚。

王昭君或许在匈奴,过得更好。

他想他是入戏了,因为肖顺尧眼睛里的那种不舍,悔恨,留恋,竟让自己渐渐深陷。他把王昭君一身的无奈不舍唱了出来,轻轻的水袖一扬,别过身子跌进了张世麟等待的怀抱。

他想,王昭君心累了。再多的不舍,再多的无奈,再多的哀伤,可终归要过的。这个女子,也是个倔强的,坚强的。她放得下所有的爱恨,看似看破红尘却放不下自己心底的那些牵挂。

他别过头,不愿再去看肖顺尧 —— 不,是汉元帝眼中的苦痛,紧紧牵着自己的心的那个君王。张世麟大笑,粗鲁中却带着温柔的搂着怀中的佳人,带着傲气的看着失落的汉元帝,放肆的炫耀着此刻的美娇娘终是入了谁的怀抱。

一部戏终是落幕,留下的唯有后人的惆怅。

胡文阁鼓掌大笑,很是满意。赵泳鑫有些不好意思的离开了张世麟的怀抱,也是一脸的轻笑。仿佛转了一大圈,他还是与张世麟同台了。

“你师父,很是看好你。” 张世麟古怪的看了一眼赵泳鑫,缓缓的说道。

赵泳鑫不知道,其实张世麟,有些把他当成胡文阁了。

其实要说谁更是学到了胡文阁的精髓,是檀健次。他的身段,眼神和步法与胡文阁的特别相像,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可檀健次有着自己的风味,让人很容易喜欢上看着他在台上唱戏。

赵泳鑫倒是有些不同。他的手眼身法步虽是真的学了胡文阁的真传,可更多的是自己的一种韵味。让人看了总是很容易入迷,甚至上瘾。

与张世麟而言,胡文阁与赵泳鑫的相似不在于他们的戏法有多相同,而在于他们的性格还真的蛮像的。安静的赵泳鑫b不是不爱闹,反倒是有一种难以言语的沉稳,成熟。

可这一份的沉稳却又和王浩的稳定不一样。

张世麟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就像是赵泳鑫经历过什么一样。



两个月后,赵泳鑫以王昭君的行头登上了戏台,与张世麟和肖顺尧一起唱了一出汉明妃。

(当然,檀健次对于肖顺尧比自己早两个月见了赵泳鑫的昭君戏装而耿耿于怀了好久,逗得整个大戏班又是无奈又是好笑的。)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