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 M.I.C 男团 】別久不成悲 05

- 章 五 -



无论是谁,都问不出那日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知道原本已经上了妆,扮好了一身虞姬的戏服,眼看就要到赵泳鑫登台开嗓的时刻。檀健次还在欢天喜地的兴奋着,下一刻赵泳鑫却喝下戏团里一个姐姐送上的清茶,生生咳出了一摊血。

这变化来得太快,檀健次混乱的觉得自己跟不上这节奏。当他发出一声颤抖的惊呼时,肖顺尧已经把倒下的赵泳鑫搂在怀里。

一时间整个戏班混乱了,所有人都慌慌张张的乱了手脚。好在张世麟及时赶到一探究竟。他上妆后的脸色谁也看不出喜怒,只是他还是沉住气的让人尽快找大夫。他则是拉了另一个有经验的男子临时换人演虞姬。

王浩二话不说的跑去找大夫,肖顺尧抱起赵泳鑫回到了房内休息。檀健次愣愣的跟上,脑子现在不好使。到了屋外,他见到胡文阁也被惊动了。

胡文阁的脸上虽无妆容,却也瞧不出他此刻的表情。檀健次只觉得阴森森的,好像是生气了。他想开口,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师徒两便只能在外等着。

大夫很快被王浩拖着进来,见事情的严重性也少了计较王浩给予自己的待遇,他晓得声嗓对一个戏子有多么重要,所以也就谅解王浩此刻的心急。

“他的嗓子怎样了?” 胡文阁出乎意料的平静,没有情绪的问道。

“好在及时,他吞下的量也少。伤着是伤着,但好好照料便能痊愈。不会影响到他日后的唱法。” 大夫说到,顺手把刚开的药方交给了在身后的王浩。

交代了细节,王浩便立刻跑去煮药。檀健次和肖顺尧想要留在屋内照顾着赵泳鑫,却被胡文阁都挡在了门外,自己一人进了去。进屋后,胡文阁关上了门就坐在一旁,静静的等着赵泳鑫醒来。

檀健次和肖顺尧两人虽然心急,却不敢违抗胡文阁,只能不安的在外等着。



赵泳鑫很快就醒来。苍白的一张脸看得胡文阁又气又心疼,可他还是沉着一张脸不愿开口。赵泳鑫一见房内只有胡文阁一个,心知是躲不过。提起一些力气,赵泳鑫吃力的跪在了胡文阁的跟前。

两个人都安静的可怕。胡文阁盯着赵泳鑫,赵泳鑫却低着头什么也不说。不多做解释,不道歉也不求原谅。那杯茶里有毒,赵泳鑫是知道的。

前几日师徒两发觉有问题,总觉得有事情暗自在针对赵泳鑫。胡文阁怀疑是有人嫉妒这孩子将要出道,可他们想不出会是谁。曾有一刻胡文阁险些怀疑檀健次,可赵泳鑫却是立即推翻了胡文阁的想法。

这天底下,他谁都可以不相信,但他绝对相信檀健次。他们俩之间,就是这样。

约定好了出演前谁给的什么水或食物都不碰。怎知赵泳鑫竟还是明知茶有毒还是将茶给喝下。胡文阁气的是这孩子不懂的在乎自己的身体,不懂的嗓子的重要性。

他坐着,是想要听赵泳鑫的一份解释。可这孩子倔强,根本不愿开口。

“算了。” 胡文阁叹了口气,万分无奈。“既然嗓子伤了,就好好休养吧。”

赵泳鑫感激的给胡文阁叩头。他深知自己今日的一番举动伤了师父的心,可是赵泳鑫也是没办法。他想自还是胆小的,还是不够成熟。

未登台前,恰好让他从侧面瞧见了一张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面孔。是故人,更是仇家。虽然他知道,其实那人根本就不记得自己了。可他忘不了自己的姐姐被玷污后的郁郁寡欢,忘不了那人闯进自己的家里的嚣张跋扈。

他更忘不了他姐姐将他塞进出柜里时那绝望又坚定的眼神。她要自己的弟弟好好的活下去。可赵泳鑫的命,却是一家人换来的。那人杀红了眼,不过却是醉了,赵泳鑫才能逃脱。

他以为这样的恶人会被老天处罚,可一场莫名的大火毁灭了所有的证据。赵家的谋杀变成了一场走火的意外。

赵泳鑫知道他上不了那台了。

他还没那么的厉害,情绪还没那么的克制。他深怕一个忍不住,夺走了项羽的长剑就这样往那人的喉咙穿过。可他不能这样做。至少,他不可以连累这一这不过个戏班子因为自己的私仇而受牵连。

他却也清楚,这样的事情他谁也不能说。

即便是师父,即便是檀健次。

就当那六岁的自己死在了那场火里吧。



所谓看破不说破。明眼人看着都知道赵泳鑫是被罚了。可这罚得莫名其妙,让人摸不着头绪。檀健次有些气愤师父怎么不分青红皂白的乱罚人,却被赵泳鑫拉了回来。

说是罚,但也是对赵泳鑫现在的状况最好。而且,他知道,师父还是在意他的。每日的那一碗蜂蜜水,他知道是胡文阁一大早亲自为他准备的。

几日的调养下来,赵泳鑫的嗓子好了。而当初下药的那姐姐被胡文阁按了个罪名给赶了出去。既然接下来的日子大概是不能登台唱戏的,赵泳鑫也就只好陪着晚辈们锻炼基本功,下午配合檀健次走戏。

虽然也是为了给赵泳鑫养伤的时间,可胡文阁也的确想要责罚赵泳鑫,至少让他以后不管遇到什么都不会轻易的把自己的身子做赌注。

默默的,又是新的一年的春暖花开。

到了十六岁的檀健次登台的时候了。

胡文阁确实没有偏心,也亲自给檀健次设计了他的戏服和头冠。檀健次坐在状态前看着胡文阁一笔一画的勾出了他的轮廓,心里暗自觉得果然还是赵泳鑫的戏装更好看。

赵泳鑫笑盈盈的看着檀健次,檀健次的心底却涌上了莫名的酸楚。明明如果赵泳鑫当年上台唱戏的话,如今也不可能还是默默无名。可赵泳鑫却是不在乎,笑得甚是好看。

“这一出霸王别姬,你可得唱好。” 赵泳鑫笑道。

忍下了涌上的泪,檀健次故作撒娇的应声道。

时候到了,檀健次步伐轻盈的走上了戏台。与他搭戏的,是王浩。两人在彩排的时候有一种默契让胡文阁决定放手一搏,张世麟也乐得轻松。



当檀健次凄然的唱着虞姬拜别项羽的时候,胡文阁默默的开了口,“你的戏装,还收着。”

赵泳鑫有些诧异,“师父…”

他以为,胡文阁一气之下将他的戏服和头冠给扔了。没想到,原来还留着。原来,还等着他有一日能穿上。

“想你也学乖了。” 胡文阁只顾看着台上的檀健次和王浩,“你本是台上的有缘人,我也不该让你隔离太久。”

这次换赵泳鑫涌上了泪,低着头不敢看胡文阁。他总以为,经过那次自己错过的机会,胡文阁不会再给他登台的可能了。怎知,原来他还是可以上台唱戏的。

“这次,别出错了。” 胡文阁无奈的笑道,看了眼赵泳鑫。

“徒儿知错。” 赵泳鑫依旧低着头,声音也沉沉的。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