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 M.I.C 男团 】別久不成悲 01

用上了真名,因为比较方便

慎入


- 章 一 -




其实说到赵泳鑫和檀健次这两位,在戏台下见到他们还真无法想象这行走间带着阔气潇洒的两位公子哥儿竟是在戏台上唱的幽怨委婉的两大青衣。

说起来还得回到十五年前,胡文阁大师傅在一个冬日里捡到这两个孩子开始。

那时候的赵泳鑫还不到六岁,檀健次更是比赵泳鑫小几个月。两个懵懂的孩子衣着邋遢又单薄的在雪地里相互意味。赵泳鑫自觉自己是个哥哥,愣是护着檀健次在自己的怀里努力的想要让他感受到一丝的暖意。

吸引到胡文阁的目光的是赵泳鑫的眼神。明明对这个世界还有那么多的不懂,明明还是个婴孩般的孩子,眼神却是如此的清澈稳重。

没有哭闹,也没有绝望。

只有一种想要活下来的坚定。

胡文阁嘴角轻轻上扬,觉得甚是有趣。人到中年,他还未娶妻。本是个唱戏的也没给未来多大的打算。曾经喜欢过一个姑娘却还是放手看着她嫁入豪门。反正总比跟着他一个戏子来的好。

既无妻子,更无后代。虽说以胡文阁在道上的知名度,倒是很多穷人家的孩子被送到他的戏班。可真正入胡文阁的眼的,少之又少。

也不知是觉得有趣还是真的需要一些入门弟子来传承这一大戏班,反正胡文阁优雅的提了提自己的衣裳,一个漫步到了两个孩子的眼前。

“多大了?” 蹲下,胡文阁轻声问道。

他的声音温柔的,暖暖的,甚是好听。是赵泳鑫没听过的好听。他不知道原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也能好听成这样。愣了愣,他才开口道,“应该六岁了。”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因为太久没出过声,喉咙也干涩的很。不过胡文阁一听心中暗下决定。是个好声桑,不过就是需要多磨练罢了。

至于所谓的年龄,其实他也只是个大概。生来不久后就被抛弃,他能确定今年几岁就已经万幸,别问他生辰何日何月就好了。

“他是你弟弟?” 胡文阁柔柔一笑,再问道。

“…” 赵泳鑫看了看眼前的大人,看了看怀里的檀健次,纵了纵肩。“算是。”

这下好了,胡文阁真是来了兴致,呵呵轻笑了两上自对自的点了点头。摸了摸赵泳鑫的头,他起身时问道,“愿不愿意跟我走?”

赵泳鑫看着这个站了起来转过身背对着自己的大人,一阵发懵。他瞧见胡文阁正用这余光看和他们两,也不知道那人的眼里是嘲笑还是什么。

可就算遇见了坏人,又能怎样?已走投无路的自己和怀里的这个孩子,或许这是上天恩赐的一个转机。是生是死,也不过一个经历。

紧紧的搂着怀里的檀健次,赵泳鑫向着胡文阁走了过去。

胡文阁轻媚一笑,也继续走着回戏班的路,任由那两个孩子在身后跌跌撞撞的跟着自己。

雪积的厚了,赵泳鑫险些陷入。他抱紧了檀健次,怕摔了怀里的人会冻着。他定了定,见胡文阁走在前头留下的脚印呈现出的凹痕,便将小小的脚丫踏在胡文阁的脚印了。

也不知走在前端的人是因为习惯还是有意照顾他们,胡文阁走的步伐并不大。赵泳鑫笨拙的跟上,至少不再被雪跟跄,一路倒也是稳稳的到了戏班。



这戏班呢,其实是个大宅。是胡文阁的师祖唱了一辈子的戏后买下的,为的就是给班里的孩子有个温暖的地方住着。听说曾经有人想给胡文阁买个大宅,却被一抹媚笑冷冷的拒绝了。

唱戏的虽被看不起,可他还是有自己的能力的。

赵泳鑫抱着檀健次到戏班时,愣了好久也不敢进入。胡文阁见到这个画面不免笑了,转身唤了自己师兄几年前入的一个小徒弟,名叫王浩的。

“给他们洗洗,暖暖身子后带来见我。”

王浩点点头,走到了赵泳鑫的跟前。他瞧见赵泳鑫怀里的檀健次,却也不多问什么。两个人这样互看了一会儿,王浩将手伸出,静静的等着赵泳鑫结果。

赵泳鑫见着王浩一身干净,也没觉得多卑微。他只是转头望了望身后的天空,总觉得有什么要变了。怀里的檀健次冷的哆嗦,提醒了赵泳鑫此刻的寒冷。不犹豫的,赵泳鑫握住了王浩的手。

王浩对他一笑,牵着他们到了一个房子里。他让两人等着,己与另一个叫顺尧的跑去接热水。赵泳鑫见这房子暖暖的,便终于放开了檀健次。两个懵懂的孩子傻傻的看着屋里的一切,觉得甚是陌生。

衣服早已破了,很容易脱下。王浩回来的时候,直往木盆里到了热水,细心的试探了水的温度才让两个人将身上的衣服都脱了入水。

在水里,王浩轻轻的为两个比他小的孩子擦身。几日的污垢洗去,王浩才发觉原来这两个孩子生的真是干净。白白的真好看。给他们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王浩再次牵起赵泳鑫的手一路给带到了胡文阁跟前。这次赵泳鑫没有抱着檀健次,而是握住了他的手带上。

胡文阁没想到王浩和那两个孩子会如此迅速到自己的面前,一抬头还真有些愣住。早在那雪地里他已经看出赵泳鑫生的好看,带回来多半也只是认为这两个孩子与他和戏曲有缘。没想到赵泳鑫如此的惊艳了他。

檀健次懵懂的看着胡文阁,乖乖的站在赵泳鑫身后。胡文阁自对自的点头,没想到从来不受徒弟的他倒是出个门就带回了两个可造之才啊。

赵泳鑫生的好看,一双凤眼更是勾人。他双目里透露着干净和稳重,如同在雪地里见到时一样。没有自甘堕落的委屈,也没有怨恨。小小的年纪却是如此的成熟,倒是让人刮目相看。

檀健次眼里有些闪烁,不过奇妙的是没多少的害怕。两个人都不禁让胡文阁觉得有意思。看来待会他们,是个对的选择。

王浩早已自觉的退下,胡文阁也只是静静地打量他们,观察着他们的反应。可他们不似一般孩子把所有的好奇都挂在嘴上,胡文阁越是安静他们越是沉得住气。

真是奇妙。

“你可知这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胡文阁终于开口,还是那温润尔雅的温柔,眼角带着盈盈笑意。

“是个戏班。” 迟疑了一下,赵泳鑫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道。

“不错。” 胡文阁点头,“你可有名字?”

“我叫赵泳鑫。” 赵泳鑫轻声回答,推了推身后的檀健次让他回应。

“我姓檀。叫健次!” 懵懂的孩子总是可爱的。

“有名有姓,怎会在街头流浪?” 胡文阁倒是好奇了的问道。

赵泳鑫和檀健次两个人沉默了。他们互看了一眼,有些不知所措。胡文阁见两个孩子的眼眶有些红了,以为他们会哭出来诉苦,怎知一个比一个倔强的憋回了眼泪。

“不知道。” 赵泳鑫摇头喃喃道。

“算了。” 胡文阁轻叹。这个时代不好,被爹娘遗弃的孩子满街都是。又何必去介乎与这等琐事。“既然是无父无母,可愿入了这戏班子?你我有缘,不如拜我为师如何?”

赵泳鑫看了眼显然不知所措的檀健次。这次他倒是没有多少的犹豫,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檀健次见赵泳鑫有了决定,便也跟着跪下。

“戏班的生活不容易,吃的苦也比一般的多。你们真的想好了?” 胡文阁十分严肃的问道。

赵泳鑫和檀健次两人用力的点了头。

胡文阁一叹,像是这两个孩子还是有缘的。再次唤来了王浩,准备了一壶普洱。赵泳鑫和檀健次双双接过王浩递来的热茶,一起向胡文阁敬茶。

胡文阁将两杯热茶小酌了一口,见两个新徒整整齐齐的给他叩了一次头,也是满意的笑了。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