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苏靖ABO+病弱生子梗) 匆匆那年 30

◈ 三十


写到后面我好像。。。。

迷失了自己。。??

好像,没错的话,结束了?

应该是结局了。

- - -



飞流直直的盯着眼前熟睡的庭安。

这个女孩儿他认得。

飞流就这样跪坐,动也不敢动。他深怕会吵醒这个孩子。

恩,她很可爱。

真好看。

是个小水牛。



梅长苏入宫时,萧景琰醉了。

也是,若不是如此,他想列战英是不会让他入宫的。列战英对梅长苏是一种又敬又怨之间的感情,可是他也知道自己的主子需要的是这个人,就算眼下萧景琰还是在别扭的倔强。

萧景琰很难得的醉了。

醉了的萧景琰煞是可爱。真的,梅长苏见到后不自觉的被这个画面愣在原地。他慢步前进,只见萧景琰趴在桌前,嘴里不知念叨着什么。

走近了梅长苏才听清。

“小殊…”

喃喃自语,双眼无神,神志不清的样子让人不觉心疼。梅长苏站在那里,有一瞬间不敢靠近。他不敢去触碰这样的萧景琰,仿佛一碰就会消失。

迷糊中,萧景琰见到眼前似乎有个人影。他看不清是不是真的有人,还是又是梦?可小殊,他那么想念的小殊,根本就没死。就算是醉梦里,小殊又怎么可能到他的梦里呢?

不是林殊,不是他思念的那个人。

也许是或不是,早已不重要了。

这样脆弱的萧景琰,梅长苏不忍再看。他一步上前,将那人搂在怀里。醉的厉害,反应也就慢了很多,任由梅长苏抱着自己。梅长苏也不免暗自庆幸萧景琰如今是醉的,否则以他那个倔强地个性怕是会把梅长苏推开。

怀里的人软软的,也暖暖的。梅长苏低头看着萧景琰红润的双颊,溺宠般的笑了笑。萧景琰呆呆地看着梅长苏,似乎是想要看清人是谁,歪着头将手指轻轻按在梅长苏的脸上,仿佛要用自己的手指画出他的轮廓。

也不知萧景琰脑子里在想什么,突然咯咯的傻笑了起来。梅长苏一脸莫名其妙,也只能跟着笑了起来。

“萧景琰,你究竟在想什么呢?” 梅长苏微微叹气道。

“小殊。” 萧景琰没听到梅长苏说什么,自言自语的笑着,“不对,你不是小殊。”

语气带着一些娇嗔,不知是在怪罪谁。他依偎在梅长苏的怀里,觉得那一份的安全感是他很久很久都不曾感受到的。他很喜欢这样暖暖的安逸,所以才不排斥眼前的人。

可那一份微微的委屈还是让梅长苏皱眉。

“你很想那个人吧。” 梅长苏苦笑,“可他回不来了,是他负了你。”

萧景琰在梅长苏的怀里睡着了,梅长苏也只是安静的搂着他,就这样待了一整夜。



“苏…苏先生?”

萧景琰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喉咙干涩,头疼欲裂的。好奇怪,这感觉不像在他床上,可是却很舒服。还没睡醒的他潜意识的蹭了蹭,却感觉到腰间紧了紧。

瞬间觉得不对劲的萧景琰像是立刻清醒,一抬头便将那过分熟悉的面容映入眼帘。看清了现在的状况的萧景琰身子一僵,立刻想要脱离梅长苏的怀抱。

可梅长苏的双手紧紧的将他搂在怀里,许久后才缓缓睁眼。

“你昨夜睡得可好,但我却是没睡好呢。别动。” 懒散的语气传入萧景琰的耳朵,那暧昧的气氛瞬间让萧景琰的耳根子都红透了。

“你…你!” 萧景琰气急败坏,一时间却不知该喊他哪个名字,反倒让自己的舌头打结了。“放开!”

“别动。” 梅长苏惩罚似的捏了捏萧景琰的后腰,双眼依旧闭着。

“你现在到底在做什么!” 萧景琰怒道,死命挣扎的想要脱离这个怀抱。

“你该问问你自己吧?” 梅长苏终于睁开眼睛,严肃的看着怀里脸红红的萧景琰。“昨夜不知是谁明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好还把自己灌醉?”

“与你何关!醉死也是我自己的事。” 萧景琰眼眶红红的骂道。

梅长苏静静的看着萧景琰,不由分说的吻上。

“萧景琰,对不起。” 梅长苏低声道,“对不起。”

不知是在多少声的对不起后,萧景琰才终于不再推开梅长苏。



至于后来列战英见太阳都挂的高高在上好久了却迟迟不见君王起身而本来想进殿的时候被庭安公主拉着衣角不放行时,则是另一个故事了。

萧庭生斜眼瞧了大殿,嘴上不说但是心里难免还是有些感慨欣慰的。至少在不久的将来后他应该就可以卸下太子之位然后做个悠闲的王爷了吧?

后来王爷萧庭生是当了,但说道悠闲… 其实监国真的不是件悠闲的事呢。可那时候的萧庭生可就没人给他哭诉了。谁让梅长苏将萧景琰给带去游山玩水了。



- 完 -

评论(23)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