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苏靖ABO+病弱生子梗) 匆匆那年 29

◈ 二十九



转眼已入秋。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片的橘红,美丽而耀眼。

不久前,蔺晨给萧景琰把脉,开了服药然后就离开了。他本就不屑于这些繁华虚荣,要不是梅长苏他根本不愿久留。可这一次的离去,梅长苏却得知他并不是要回到琅琊阁。

三日前,蔺晨收到了令狐纤的飞鸽传书。

信里的内容梅长苏没有过问。但他知道,只要是与令狐纤有关系的事情,蔺晨总是上心。他们之间到底如何,他不清楚,但愿蔺晨不要留下什么遗憾就好。

不要像自己这样。

梅长苏叹口气,故作轻松的与飞流下棋。不过飞流其实就只是在乱玩,有模有样的学着蔺晨和梅长苏下棋时的模样。飞流觉得黑白棋子好玩,集中精神玩的不亦乐乎,就把身后的蒙挚给忽略了。

没打起来,倒也难的。

“小殊,你就打算这样?” 琢磨了一阵子后,蒙挚终于开口。

“他求我放过他。” 梅长苏苦笑一番,“我不想逼他。”

“所以你就打算放手?” 蒙挚一脸不可思议。“他多需要你,你不可能不知道。小殊,你不能就这样的。我不信你看不出陛下有多在乎你!”

想是气急了,蒙挚有些大声道。

“我不想逼他。” 梅长苏却轻笑摇头,“我想他好好的。”



墙角露出了个头来。稚嫩的脸上那一双鹿眼水汪汪的叫人不觉怜爱,目光带着属于她的年纪的童真。那一双眼,那一模样,竟有七分像萧景琰儿时。

梅长苏望了片刻,差点忘了把孩子叫进屋。竟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庭安那与景琰极相似的脸孔。他看着的是自己的女儿,脑海里浮出的画面却是儿时萧景琰单纯的面容。

真是岁月催人老。

“…父亲。” 犹豫了好久,庭安才将那陌生的称呼用上。

梅长苏瞬间呆滞。

只怕他不会知道,庭安在决定喊他这一声“爹爹”时,有多苦恼。她本就是个聪明的孩子。庭生虽不愿告诉她实情,但他一生的经历也让他知道,隐瞒从来带不了好的结果。

有些事情庭安有资格知道,庭生也没权去隐瞒。

见梅长苏愣了好久都没回应自己,庭安有一瞬间的怀疑自己的庭生哥哥是不是骗了自己。眼前这位呆头呆脑的人,真的是庭生哥哥口中的那位麒麟才子,聪明不可一世的琅琊榜首?

虽然琅琊榜首这个名分有多重要小小的庭安并不清楚。

“父亲。” 庭安顿了顿,再次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你…你叫我什么?” 梅长苏还未缓过神,愣的问道。

“如果您不想认庭安,我可以不那样叫您的。” 庭安轻声回道,语气间有些委屈的谨慎。

她不熟悉这位自己该称呼为父亲的人。与他所有的印象,都是太后奶奶故事里的人物。父皇从来不爱说,庭生哥哥也不爱去提起这个人。所以父亲这个人在庭安的脑海里是个虚的影子。如今是见到真人了,陌生的感觉却挥之不去,愣是让她感到难受。

“我怎么可能不想认你。” 梅长苏只觉一股酸楚涌上而来。

“可您七年来都不愿认庭安啊。” 小小的委屈让庭安的眼眶红的厉害,眼里的泪却是倔强的不愿落下。“您不要庭安和父皇了,是不是?”

“不是!” 梅长苏脱口而出,眉间都是气急与悲伤。“我要,我一直都要的。”

“那您为什么不去陪着父皇?” 庭安咬了咬下唇问道。“父皇…父皇一直很孤独。您去陪着父皇好不好?父皇一直很想您的。”

“是你父皇不要我了。” 梅长苏哑然苦笑,伸出双手想要将庭安小小的身躯拥入怀中,却又不敢轻举妄动。“他不要我了。”

“明明就是父亲不要父皇了!” 庭安急了大喊,“父皇一直都在等,一直在等。可您还是不要父皇了。”

梅长苏见庭安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也忘了自己之前的担心立刻将孩子抱在怀里。庭安像极了儿时受了委屈的景琰,把头埋在梅长苏的怀里小声的抽泣。

过了好久好久,梅长苏轻问,“你再唤我一声好不好?”

一双好看的鹿眼从怀里露了出来,良久才听见那轻声细语的一句,“父亲。”

“乖。” 梅长苏轻笑,在庭安的额头浅浅吻上,“我这就去陪你父皇,好不好?”

庭安在梅长苏的怀里蹭了蹭,点了头。梅长苏对于自己女儿过分可爱的举动给逗笑了,轻轻拍了庭安的背。他将庭安放下,轻声哄着入睡。找来了飞流,让他看着熟睡的庭安,梅长苏才起身。

距离他最后一次放肆的入宫找了萧景琰,已过了半个月。他日日打听宫里的消息,却再是不敢进入。他忘不了萧景琰那日在他怀里低声哭泣的样子,忘不了他这辈子给那个人带来的伤痛。

他想要萧景琰好好的。

在他的怀里好好的。

评论(21)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