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苏靖ABO+病弱生子梗) 匆匆那年 28

我想,这篇文该完结了

恩,快了。

严重警告:人物绝对OOC!


◈ 二十八



萧景琰想,其实自己是没有资格生气的。

林殊做的一切选择,都是他该做的。他身上背负的家族冤屈,背负的七万冤魂,背负的是亲人的背叛。他的痛,萧景琰无法去说自己能够体会,所以只能用自己的痛去与他有那么一刻的并肩。

他不愿意再面对梅长苏,是出自于内疚。

他知道,父皇做出的选择他本就无法去左右。只是只要一想到林家,赤焰军与祁王一家的冤案是自己的生生父亲所下的定夺,是自己的父亲想要斩草除根的因果,自己面对梅长苏就深深的觉得无地自容。

这是先帝种下的因,身为儿子的他只能承受这个果。

萧景琰想,他与林殊终于可以做个彻底的了断了。

无论对方是当年的林殊,还是如今的梅长苏,都已与萧景琰无关。林殊死在了那年的赤焰一案,而自己的心也一同死去。既然都死了,又何必留恋。



他本以为,梅长苏不会再来纠缠。谁知不到三日,那人竟胆大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也不知他是怎么顺利的溜过列战英的把守。除了微微的惊讶,萧景琰还是成功的让自己的脸上不露痕迹的无视了眼前的梅长苏。

梅长苏少了以前的病态,倒恢复了以往的一些力气。而既然先帝已逝,冤案已结,梅长苏无需再做出一副阴谋诡计的谋士。如今倒是多出了一分以往林殊的气息。

比如他那般的强势,也不顾眼前的人是当朝天子,竟将萧景琰手中的折子顺手一丢,再是更顺手的抓住了萧景琰试图反抗的手腕,用力一拉将懵傻了的萧景琰顺势紧紧的搂在怀里。

这几个动作下来,萧景琰彻底的愣住了。待缓过神想起自己应该挣扎时,自己已牢牢的被梅长苏圈在怀里。也不知是这突如其来的温暖让他软了下来,还是这出乎意料的动作让他忘了使劲,做出的挣扎像个猫一样软绵绵的无力。

他想,这个怀抱,自己还是会贪婪的想要拥有的。

所以自己才会那么的反常竟没真的想要推开。

“放肆。” 好不容易缓了自己情绪微微的波动,萧景琰稍稍皱起好看的眉说道,声音冷冷的。“给朕放开。”

这是自己多少年来一直期待的怀抱,充满着那个熟悉的气息让他有些晕,想要沉迷却被现实狠狠的拉着,逼着自己记得自己其实没资格依赖在梅长苏的怀里。

“我放肆惯了。” 梅长苏也不恼,轻轻一笑的把怀里的人楼的更紧,深怕一个不小心又会把他给失去。

“想不到堂堂江左盟宗主竟会如此的无理取闹。” 萧景琰一声冷笑,扭头不愿面对梅长苏。虽然自己倒没什么挣扎于梅长苏的怀抱。

“我无理取闹也是惯了。” 梅长苏依然笑着,低头看着怀里倔强别扭的像只猫的天子,“景琰应该最了解了。我所有的恶习,可都是景琰惯出来的。”

说完,他邪恶的咬了萧景琰的耳朵,刻意的用力,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萧景琰的颤栗。他知道,自己做的这些只怕会更加伤害这个倔强如水牛的人,可是他更知道,他今天一定要放手一搏,把他们之间的一切狠狠的摊开。

这七年来,梅长苏虽说没有当年林殊的厉害,可这些年来的锻炼还是让他恢复了一些力气。所以现在他可以不费力的把两个人的姿势反转。而萧景琰再次被梅长苏的举动弄傻了,所以梅长苏更轻易的将萧景琰压在自己的身下。

“你-疯了!” 萧景琰吓得一双鹿眼瞪大的看着梅长苏,满脸的不可思议。

“我是疯了。疯了才会那七年以为你过得很好的对你不闻不问!” 梅长苏气急怒吼,双眼红红的。

“梅长苏,” 萧景琰地下头,沉默片刻突然唤到,“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

“我怎么样?” 梅长苏冷下来问道,心里隐隐作痛,“我知道,这样纠缠着你是我的自私。我没有资格,因为我伤害你最深。可景琰,我放不下。你,我放不下。”

“小殊,” 有多久,萧景琰的口中没有唤起这个名字?他抬起头来,眼眶泛泪,“我没有资格跟你在一起。我怎么可以那么不知羞耻的跟你在一起。”

这下梅长苏愣住了。

他以为萧景琰的怒气,是在于自己的欺瞒。因为萧景琰对林殊说过,欺瞒就是不信任。可他没想过,萧景琰竟是自责。

“赤焰一案,不是你的错。” 梅长苏愣愣的说道,“你! 你怎么可以觉得那是你的错!”

“可那是我父皇犯的错。” 萧景琰强忍眼泪,扯出一个撕裂般的笑容,“你跟我在一起,是跟你的杀父仇人的儿子在一起! 我们之间,隔着太多,所以我不可以那么自私的跟你--”

他的话说不完。因为梅长苏不由分说的俯身,用自己的嘴唇贴上萧景琰冰冷的,肆无忌惮的狂吻。直到萧景琰无法呼吸,他才肯推开。

萧景琰双目失神,毫无焦点的想要看清身上的梅长苏,一切却是那么的不切实际。他想要推开梅长苏,全身却是毫无力气。他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落下,滑过他苍白的脸颊。

“那从来不是你的错。” 梅长苏哽咽的说道,将自己的脸埋在了萧景琰的胸膛上,无声的哭了起来。

他并不容易哭,也不喜欢哭。可是萧景琰的痛,他此刻的卑微,击碎了梅长苏所谓的强大。他搂着萧景琰因病而早已瘦的皮包骨的腰,承受着萧景琰这些年来心头的苦痛。

“不要推开我。” 梅长苏的声音闷闷的。

萧景琰什么都没回答他,可梅长苏听见了他无声的哭求。

小殊,不要离开我。



梅长苏再次吻上了萧景琰。

依然是冰冷的。

这次他尝到了苦涩,是萧景琰的眼泪。

评论(12)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