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苏靖ABO+病弱生子梗) 匆匆那年 27

谢谢那些愿意私信我的亲们

◈ 二十七



萧景琰生气了。

那是梅长苏很肯定的。因为自小,这个别扭的竹马每次生气的时候,都是如此的冷漠。萧景琰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绪,甚至连简单的发怒也惯于隐忍。

萧景琰只要是真的动怒了,他别扭的表达方式就是他的冷漠。林殊从小就意识到这一点。而这样的萧景琰,是让林殊最头疼的。萧景琰有他的执着,就算再鬼灵精怪的林殊,还是深谋远虑的梅长苏,都很难有办法去哄。

梅长苏难得颓废在蔺晨的面前,叹了第三十七口气。

蔺少阁主咯咯笑着,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这一切。他是希望那个好看的陛下原谅长苏。许是自己的私心。毕竟这些年来梅长苏过的有多痛苦,自己是看着的。

可他也知道,萧景琰没那么容易放下。

这些年来,梅长苏有多痛,蔺晨相信,萧景琰或许更痛苦。

萧景琰这次闹脾气,不是倔强。而是这位天子,仍然放不下梅长苏。他如果放得下,便不会有那些年来的执着,便不会如此的生气。

他放不下,所以梅长苏的隐瞒而造成的伤害更深。

“我倒宁愿他哭他闹,打我也行。” 缓缓,传来梅长苏闷闷的声音,听出了一丝微不足道的哭腔。“小时候,景琰一生气我就没辙。可我总是仗着我是林殊而次次气他闹他,而他总是很无奈的任我闹任我玩。可现在,怕是我这个林殊的身份让他最愤恨。”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蔺晨悠悠的喝口茶道,然后就险些被一个飞盘砸伤。

“令狐纤错了。我跟景琰,种不下什么好因果的。” 梅长苏暗自幽神,又叹了口气。“即便是想要从来,可岁月无法抹去那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每一样,都是我们之间的朱砂痣。我们都放不下,而那个傻水牛,只就算会割伤自己也宁愿紧紧抓着不愿松开。”

蔺晨歧视的瞪了梅长苏一眼,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就你那般瞒着他,你说你们之间还能好到哪里去?长苏,你想要护着他不是你的错,但你的方式却只会伤了他。萧景琰不是孩子,他知道这世间的丑陋现实,你越是想要他出淤泥而不染,你越是让他无法在这个世道上存活。”

“太干净的东西,无法在恶劣的环境生存。”

道理梅长苏不是不知道。只是一面对萧景琰,他只是想要好好的保护那个又傻又爱闹别扭的水牛。他知道,隐瞒从来不是解决的方法,可有些时候越是在意越是让自己做出错的选择。

“你说,这次景琰会不会原谅我?”

“我劝你别一直抱着这样侥幸的心态。总有一天,就算你是林殊,也换不会你那美人陛下的心。”

梅长苏再次颓废的叹了口气,摊在木桌上。



萧景琰是彻底的不理会梅长苏了。

别说列战英和蒙挚,基本上是所有人都感受的出,这几天低压的气氛让他们竖起一万个精神,深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本就在刀剑浪口上的人。

萧景琰本就冷峻的面容,如今生生是冷的滴冰了。

好不容易熬到回了宫,列战英和蒙挚才稍微的喘口气。因为大梁小公主萧庭安终于又回到了萧景琰的身边。

那日把女儿接回宫后,萧景琰愣是把庭安搂在怀中。庭安久不见父,难免也有些委屈。但幼小的孩子还是感觉到了父亲的难受,竟静静的不哭不闹,任由萧景琰死死的抱着她。

也不知是萧家的孩子特别善于隐忍,庭安和庭生一样都比他们自身的年龄来的成熟。而这一点,确实萧景琰觉得自己失败的地方。

他想要的,是一个太平世道。他不想要自己的后代陷入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可他的孩子们,却依然被迫早熟,少了幼童该有的天真。

或许,这是生于帝王家的代价。

这些日子,萧景琰明里暗里都刻意的避开了梅长苏。

他不想见到那个陌生又熟悉的面孔。见到了,心只会更痛。倒不如自欺欺人的不去看不去想不去面对,将自己变成了此生最痛恨的缩头乌龟,只因他真的已经不知道要如何面对梅长苏。

那是他心心念念的人。他很不起来,无法怪罪,没有资格委屈的人。他父亲欠下的债,成了两人之间的坎。萧景琰过不去,也忽视不了。

他叹了口气,嘴边挂着自嘲的笑。

“陛下,苏先生求见。” 一开始,列战英还有些别扭不知该怎么去称呼梅长苏,到最后还是落下了最习惯的称呼。

“朕与他,无话可说。” 沉默了一阵,萧景琰冷冷的声音缓缓回应。

列战英有些难堪的看着萧景琰。梅长苏日日都求见,萧景琰日日都回绝。梅长苏倒也不勉强,今日萧景琰不见,梅长苏便回去等明天。日复一日,过了半个月的时间。

萧景琰收回发呆的思路,不动声色的看着跪在眼前显然左右为难的列战英。垂下眼帘,萧景琰不是不知道列战英的想法。

其实只要放下过去,他与梅长苏何尝不能好好的在一起过活?

只是他早已累了。这些年来的一切,他早已累了。

“你让他,不要再来了。” 抿了抿嘴,萧景琰说到。“又何必藕断丝连,让谁都如此痛苦。”

后一句要不是列战英竖起耳朵听,可能就随风飘散了。



列战英走出大殿,神色复杂的看了眼梅长苏。

“苏先生,陛下说与您无话可说。” 日复一日,列战英从店内带出的话,只有这一句。

“苏先生,” 今日列战英却多说了一句,“紧紧抓住伤口,只会更痛。”

或许是时候放开,让伤口愈合了。

梅长苏一愣,脸色惨白的吓人。

那日后,不再有梅长苏的身影在殿前出现。

评论(9)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