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苏靖ABO+病弱生子梗) 匆匆那年 26

感谢那些愿意继续读这个文的人!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真的让我很感动!

◈ 二十六



萧景琰无声无息的倒下,梦里出现了很多似是熟悉的画面。梦里的场景依然朦胧,渐行渐远般。可有一个人的身影确实渐渐清晰。他愣愣的站在那里,脑子一时间竟无法认出那人是谁。

那双眼是如此的熟悉。嘴角浅浅的笑意不禁让萧景琰觉得心头一暖。只是待看清面目后,他又是愣住了。

似是梅长苏,又似是林殊。偶尔清澈偶尔朦胧,可那双犀利的眼睛,萧景琰知道,他不可能会认错。

他的身子微微颤着,心头渐渐冰冷。他想要逃跑,想要离开。但身子却像是被施了法术无法动弹。残酷的梦境让他身不由己,只能看着眼前一幕幕曾经如此熟悉的片段闪过眼前。

如同他是个看戏的,而不是记忆力的主角。明明是林殊与他的一切,浮出的却是梅长苏那温柔不卑不吭的脸。

十岁那年,因为林殊闯的祸而被父皇责罚,林殊为此内疚难过了一整夜。十五岁那年,与林殊上山糊里糊涂的找到那条后山被隐藏的路径,而代价是自己扭伤了脚踝被林殊背回祁王府。

十六岁那年,与林殊和霓凰嬉笑玩闹,林殊被自己的掘脾气气的整个下午不愿理睬自己。十七岁那年,整整比林殊晚了半年才觉醒。那日身子上的难受,是林殊连夜细心照料,又是喂水又是湿帕子的为自己擦汗试图缓减那股燥热。

十八岁那年,林殊也不知是真的喝醉还是解酒壮胆的与自己坦诚心意,娇嗔般的把自己弄得脸红心跳加速的。第一次的接吻,两个人竟都是那般的生疏。后来林殊的胆子却是越来越得寸进尺,羞涩的行为变得越来越亲密。

十九岁那年,是自己第一次把自己那么全全的给了林殊。也是那年,他彻底失去了他。

林殊与梅长苏的脸不断交错,让萧景琰有些分不清那个记忆是真那个是假。梦境突变,渐渐出现的是曾经做过的梦。大殿内,父皇高高在上,夏江跪在冰冷的地上,满口怒言。

这个梦,萧景琰记得清楚,因为让他那般的惊心。梅长苏站在自己的身前,只留下一袭灰白色的背影。他嘲笑般的声音缓缓响起,看似平静却是努力的想要化开梁帝因夏江而产生的疑虑。

可萧景琰知道,夏江的话句句诛心。

他如同身外人站在那里,看着梁帝愤怒又夹带着惧怕的眼神看着梅长苏,质问他是不是当年梅岭留下的乱臣贼子。他愣愣的站在那里,听着梅长苏冷静的回答。

梁帝突然注意到他,愤恨的质疑着萧景琰是不是早已知道梅长苏的真实身份。他想要摇头,想要开口,却只能死死的定在那里,欲哭无泪。

梅长苏突然回头。可引入眼帘的,却是林殊满身是血的样子。

萧景琰大惊,慌乱的退一步却跌坐在冰冷的地上。他愣愣的看着身前的人,眼眶不仅红了起来。也不知是不是多年隐忍的伤痛和委屈一触爆发,萧景琰竟是不害怕眼前血淋淋的林殊,缓缓的哭了出来。

心中是一种深刻的痛,仿佛是要啃食自己的骨血。那般的痛让萧景琰哭的稀里哗啦,却因为习惯了隐忍让他哭得再凶也不愿吭声。

梅长苏就是林殊。

梅长苏就是那个这些年来自己牵肠挂肚,放不下的那个人。可笑的是自己竟然到最后才知道。到最后,梅长苏都不愿亲口与自己诉说真相。

他哭得梨花带雨,满满都是自责与委屈。

自责于明明是自己放不下的人,却到最后都没有把他认出来。明明自己那么的在乎林殊,却因为不愿意承认他会变成如此充满阴谋诡计的梅长苏所以执着般的不去接受那些点点滴滴。

萧景琰内疚,因为是他的父亲害死了林家,祁王一家,赤焰七万忠魂。那是他一生挚爱,竟无法守护,竟没有认出。

记忆转变的太快,让萧景琰都无法跟上。他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画面,冷眼旁观仿佛与自己无关。梅长苏的死讯,自己的身怀六甲,萧庭安的出生。

萧景琰突然睁大双眼,不可思议。自己竟然忘了如此重要的东西,如此重要的人。他的女儿,那个他可以拼死也要守护的女儿!

萧庭安,他唯一的孩子。,自己怎么可以这样的忘了?




萧景琰猛然惊醒。

眼前依然是帐篷的场景,自己却不在书桌前,反倒躺在床上。他想,大概是列战应发现了自己昏厥过去。胸前的疼痛缓解,不再那么折磨。

可萧景琰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

他想,那些梦境,都是自己忘却了的事情。

帐篷的帘子被掀开,萧景琰一动不动的看着来人缓缓走进。那人还没发觉他已醒来,端着一碗热腾腾的药和一盘蜜饯。他将东西搁置在一旁,转身想是要看看萧景琰如何。

梅长苏没有预料到萧景琰竟会是直直的看着自己,难免愣住。他看着萧景琰通红的双眼,不知所措。

更让他不知所措的,是萧景琰静静唤到的那一声,“小殊”

评论(23)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