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苏靖ABO+病弱生子梗) 匆匆那年 25

本来想一放假就更的,谁知放假第一件事就是生病了。

然后就是电脑很不给力的坏了。

码的文都在旧电脑里,所以一时间还没办法找回来。否则其实是要更新忍别离和与子偕老的。

我对不起大家

◈ 二十五



梅长苏轻声唤的那两个字却没被萧景琰听见。

而在事后,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自私的期待着萧景琰其实记起他。因为萧景琰并没有记起他是林殊的事,却记起了他是梅长苏,江左梅郎,那个曾经说要选择靖王的那个谋士。

那个对萧景琰而言只是个沉浮很深,诡计多端的谋士。

那个萧景琰并不是很欣赏的谋士。

可即便记忆不完全的回来,萧景琰看着梅长苏的双眼还是泛起了红光。也不知是被气的,还是什么。

“梅宗主隐瞒朕隐瞒的好苦啊。” 萧景琰一副冷漠道。

他心里是愤恨的。可具体为了什么,却难说。单纯不多想的他,只以为他的愤怒来源于他被骗了。毕竟他本来就痛恨谎言,而现下倒像是所有人都联合起来欺瞒了他。

莫名的情绪,莫名的愤怒。

萧景琰心里清除,就算是被欺瞒自己也应该不可能如此的生气。可偏偏心底依旧空空的,仿佛还是少了什么重要的事。仿佛,自己还是有什么不知道的。

仿佛,眼前的梅长苏还有事没全盘托出。

与其说是愤怒,或者其实更多的是悲愤。一种莫名的被背叛了的感觉。自己又不是那么的脆弱,为什么总是在隐瞒他实情呢?萧景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叹了口气,萧景琰一瞬间泄了所有的怒气瘫坐在椅子上。低下了头让人看不清情绪。

梅长苏见如此状况,内心越是忐忑不安。

他想伸出手摸上萧景琰的脸,想要好好的去触碰那个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变得遥远不可接近的那个人。可他们之间的距离依旧那么的远,梅长苏依然触摸不到他。

其实,二十二年前他们早已在两个不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而萧景琰走上的路,却是他亲手推上的。

“梅宗主,朕累了。” 冷漠的语气,却带着一丝不易被擦觉的颤声。

“陛下不想听在下的解释吗?” 梅长苏不似以往的平静,倒有些微急。

“还要再听什么?” 萧景琰不禁苦笑,“再听你如何来骗我吗?”

一时口快,没注意称呼的不对。梅长苏怔怔一愣,不知心里想什么。

这样的语气,带着的别扭的委屈和生气,唤起了他依旧是林殊那年的记忆。有一次自己也似这般的惹恼了景琰,可当时的自己却是笑嘻嘻的看着那人闹别扭的脾气。是那般的可爱,那般的深入林殊的心里去。

曾经的萧景琰,也是那般的生趣,会笑会闹偶尔还会与自己愣愣呆萌无意间的撒娇。他曾那般的天真,那般的将自己全全的依赖在林殊的身上。

梅长苏低头浅叹。他了解萧景琰的脾气,可就是因为了解所以心里更是难受。他知道,只怕萧景琰是不会原谅他了。

他行了个礼,缓缓离去。萧景琰依旧低着头,不曾再看梅长苏。只是藏在袖子里的拳头紧握,指甲深入掌心。

他闭上眼,想要缓缓太阳穴上一跳一跳的疼痛。可脑子里不断反复上演的记忆碎片,却让自己更是心烦。最让自己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记忆力的梅长苏,竟会和林殊交错叠上。

反反复复出现的记忆只让人更是困惑,萧景琰知道自己应该要去抓住某个东西,但就是不知道到底要抓住什么。他那面有些恐慌,深怕自己会错失什么重要的东西。

越怕自己便越是慌。

可如烟般,他越想抓住越从指尖流失,让他怎能不本能的慌怕。他知道,如果这次失去了,便是一辈子。可恐慌中却带着心底最真实的抗拒,莫名的把自己给搞得进退两难。

记忆力的声音不实,如同在水里说话般。记忆中的人也迷迷糊糊,越是想看清确实朦胧。闪过的记忆却不断在林殊和梅长苏间交错。时不时还有些错乱,明明该是林殊的记忆,却是梅长苏的脸浮现。

他不禁有一惊,不可置信。

不是没有过这样可怕的念想。可是他明明比任何人清楚是不可能的事。先说人死不能复生,就算林殊与死神擦肩而过,又怎会成了梅长苏这般不愿与自己诉说实情的谋士呢?

体内的气息一时混乱难平,萧景琰只觉眼前一黑,口腔里瞬间沾满了一股血腥味。

评论(17)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