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苏靖/真假梗】忍别离 1

提前说明:
     1. 真假萧景琰梗
     2. 水牛全程智商上线
     3. 脑洞是很烧脑,但我其实没脑子所以有些地方写起来可能很白痴,请见谅
     4. BUG有,私设有




十三年前,靖王从东海回来时,只得到梅岭一案的定夺,七万赤焰军的全军覆没,祁王饮下毒药的消息。

他不愿相信夏冬怔怔有词的证据,不愿相信祁王会叛变,不愿相信林帅和林殊的死讯。他不顾任何人的反对,不顾母亲的哀求,在雪地里长跪三日。

却换不回那高高在上的帝王的无情。

后来,靖王不说一声的离开了金陵,直奔梅岭。那个时候没有谁跟在他的身边,所以没有人见到,那时候的萧景琰有多么的疯狂。

他衣着单薄,却似是感觉不到刺骨的寒冷。一遍一遍的翻开每一具被火烧毁的尸体,一遍一遍的提起希望,却只能承受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不是林殊,不是他要找的那个人。他也不知道他是希望找到林殊的尸体,面对那个血淋淋的事实,还是希望就这样永远找不到,那至少自己还可以欺骗自己。

没有人见到,那样疯了般的萧景琰。没有人感受的到,他心里的痛苦。所以也没有人见到,那日萧景琰有多么的绝望。

谁也没想过,靖王这一去,竟再也不会回来。

霓凰不顾梁帝的愤怒,执意要亲自前去梅岭找回靖王。他们怎么样都是一起长大的朋友,景琰的伤痛,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失去林殊的痛,她怎么可能不感同身受。

她已经失去了林殊,她真的不想再失去景琰。

霓凰带着三千兵马,日夜不休的赶到了梅岭。可到了那里,哪还有什么萧景琰的身影。疯了般的翻开每一寸沾染血的土地,却找不到林殊也找不到萧景琰。

仿佛这两个人不曾存在过,仿佛他们彻底的消失于这漫天雪地的梅岭。

后来,霓凰只找到了那颗鸽子蛋大的珍珠。

那珍珠早已被鲜血沾染。可霓凰怎么洗,也洗不去那珍珠上的一滴血印。霓凰忍不住落泪,将那颗珍珠死死的握在手里,掏嚎大哭。

从此,世间上再无林殊,更无萧景琰。



“当年是我亲自去梅岭寻找的,景琰是真的…” 霓凰缓缓说到,不禁哽咽。

“那为何金陵没有一丝的消息?皇宫里,更是没有景琰的灵位?” 梅长苏问到,声音里微微的颤抖,藏在袖子里的手紧握成拳。

“靖王不顾陛下的意思,惹怒了陛下。一气之下,下旨将靖王与祁王同罪处置。一个罪臣,有谁会为他去得罪皇上?这些年来,谁会为他设置灵位祭拜?皇上想忘的人,有谁肯记得?” 霓凰忍下眼角的泪,语气却不禁冷漠。

对那无情的帝王的心灰意冷。

“他怎么会?他怎么…” 梅长苏喃喃道,身体不知是悲是怒的微微颤着。

“谁也不知道。” 霓凰缓缓的摇头。“等我到梅岭的时候,靖王与兄长一样,尸骨无存。唯独留下的,只有这个。”

霓凰从怀里将一个小盒子拿出。盒子里,装的便是十三年前她从梅岭找到的那鸽子蛋大的珍珠。这些年来,霓凰无论到哪都将它带在身上,一刻也不愿于它分开。

对她而言,这颗珍珠代表着林殊和萧景琰。

她失去了他们,便只能借此将自己所有的悲愤伤痛和留恋寄托在这颗珍珠上。可既然林殊回来了,是该物归原主了。

“它被埋在血地里,差点就忽略了。我想洗去它上面的血,但中间那滴却怎么也洗不去。对不起,兄长。” 霓凰自责的说到。

“你有什么好道歉的?” 梅长苏一声苦笑,“你找回了景琰要给我的珍珠,已经很好了。谢谢你,霓凰。”

梅长苏将那颗珍珠紧紧的握在掌心里,感受着那珍珠透凉的温度。他眼角泛泪,却抬起头不愿这些眼泪流下。不曾想过,这世间萧景琰唯一留下给他的,竟会是这颗珍珠。

也只有这颗珍珠了。

他微微俯身,忍不住身体的颤抖开始咳嗽。霓凰不知情,惊恐的想要为梅长苏顺气。梅长苏将手按在嘴角,却隐藏不了那渐渐流出的血。

“这些年来,兄长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 霓凰问到,语气带着微微的哭腔。

是什么样的折磨,竟可以抹去一个人身上的所有痕迹。竟可以让一个曾经如此生龙火虎的人如今变得如此的脆弱不堪。

“无碍。” 梅长苏顺了气,微微将霓凰推开,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无碍的。”

却止不住内心似是想要把他撕成两半的痛。

评论(14)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