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苏靖ABO+病弱生子梗)匆匆那年 24

◈ 二十四


其实寒濯的故事很简单,但就是因为这样简单而让梅长苏忽略了。

他习惯了复杂,习惯了阴谋,竟忘了有些事情其实就是那么的简单。许是自傲吧,才让他彻底忽略了这样的一个可能性。

寒濯是夏江的儿子,却不是寒夫人的。当年,寒夫人怀孕时,竟与璇玑公主撞上了。夏江早就知道寒夫人发现了他与璇玑公主的私情。以防万一,夏江听取了璇玑公主的建议。

孩子产下时,夏江将两个男婴互换。寒夫人不知璇玑公主身边的孩子是自己的,以自己悬镜司的性格和女人的嫉恨让她对那孩子下了毒手,璇玑阴谋得逞。夏江本就知道真相,只在乎自己与璇玑的孩子,所以寒夫人怒气携子出走的这些年,夏江只在乎找回自己的儿子。

这些事,便是夏江死前与寒濯诉说的。

寒濯一开始不愿意相信这件事,觉得怎么可能。可自己的父亲是怎样的人,寒夫人这些年来一直都有跟他说。而对于寒夫人,本该是带着养育之恩的寒濯却想起当年若不是璇玑公主的那阴谋,死的婴孩便是自己。

寒濯与寒夫人说了当年的事情,间那妇人接受不了终于疯了。自己总是夏江的儿子,也是璇玑公主的儿子,便也就是滑族的后代。他说只是想要对梅长苏报仇,对于复国之事倒是早已知道根本不可能。



寒濯找梅长苏后的两日,陈国被蒙挚彻底的击退。

却因为萧景琰的身子,他们只能在原地又多呆了几日。为此,萧景琰觉得略微抱歉,可对于梅长苏的执着,他哭笑不得的还是接受了这样的安排。

寒濯的事,梅长苏亲自告诉了萧景琰,在诉说的时候,他隐瞒了迁入梅长苏的任何一切。很久,萧景琰陷入了沉默。梅长苏知道,是因为他想起了祁王,和那个他忘不了的人。

梅长苏静静的退下,转身的那一刻却被萧景琰唤住。

“苏先生。” 他的语气冰冷,低着头让人看不清情绪。“苏先生,您可听闻过梅长苏这号人物?”

头骨的寒意。梅长苏努力的挤出一丝笑意,“梅长苏?不曾听闻。”

他本以为,萧景琰会像往常,虽然疑虑但不会追究。谁知,萧景琰一声冷笑,怒拍桌子,狠狠的看着眼前的人。

“苏先生,对你而言,朕是否如此的好骗?” 他的愤怒让他的语气变得冷漠,那双眼却把梅长苏看得透不过气般。“或着,朕该称你为梅宗主—梅长苏?”

梅长苏双眼不禁瞪大,愣愣的看着怒气腾腾的萧景琰,脑袋瞬间一片空白。

景琰… 景琰是怎么知道的?这怎么可能?如果他想起了他的身份,那是不是也会想起那些记忆?

“景琰…” 梅长苏不禁怔怔的念到。

评论(10)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