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苏靖/真假梗】忍别离 · 契子

当马车缓缓走过金陵城的城门之时,马车内的男子微微探开帘子,眉眼间闪过复杂的情绪,却依然静如水。他不过一介白衣,平凡却不怒自威。


金陵城,大梁之地。

他曾经,以另一个身份把这个地方称为家。如今,物是人非,今非夕比,这个地方对他而言又是熟悉又是陌生。

在谢侯府上住下,是他的计划。在途中会遇见霓凰,他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性,只是真的就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却只能躲在马车内,静静的看着她与萧景睿和言浴津比武。

那个时候的他,又是什么样的心情?

眼前是曾经多熟悉的人,曾将他们会在什么样的场景一起练武?他也已经记不清了。觉的霓凰将视线投来,他将帘子放下,阻断他们之间的所有一切。

虽然自己的样貌早就不同了,也不知是心虚,还是心痛。他不想对上霓凰陌生的目光。

可女人的直觉就是那么的不可理喻,蛮不讲理。

他们之间不过几次的相聚,明明自己瞒的那么彻底,连一丝的漏洞也藏的那么好,霓凰却偏偏还是认出他来。

她哭着说,“你这里有颗痣!我明明记得你这里有颗痣!”

曾经有过的一切,早已消失。梅岭一案,火寒之毒,早已消除了他所有的痕迹。

缓缓,他才苦笑,“林殊十三年前早已葬送梅岭,只留下一副枯骨。”

人死不能复生。

他早已不再是当年的林殊。

“景琰呢?” 他静静的问道。

那个人,是他这十三年来的支撑,是他一辈子放不下的人。削皮剒骨可以抹去他的一切,可就算是那样的痛,也无法除去他心中一直忘不了的人。

可自回到金陵后,却不曾听闻任何人提起萧景琰。

甚至如同没有这个人似的。

霓凰不安的看着他,眼中带着他看不明的情绪。过了很久,她低下了头,语气极为轻的说道,“靖王,不在了。”

还没给他时间明白她在说什么,霓凰抬头望着他,眼角的泪悄然流下。

“十三年前,萧景炎随梅岭的林殊,去了。”

评论(2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