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苏靖ABO+病弱生子梗)匆匆那年 23

◈ 二十三


出乎预料的,竟是寒濯先找上门来。

梅长苏煮着茶,沸腾的热气让人看不清他的脸色,让本来还有些信心的寒濯还是被眼前的人的气场给压得有些颤抖。

江左梅郎,琅琊榜首。

这么强大的苍泽,让寒濯这个瑞泽难免有些害怕。而且他知道,越是平静越是危险,更何况自己算是彻底得罪了梅长苏吧!他连萧景琰都惹上了,想必这江左盟盟主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七年前自己下定这个决心的时候就预料到的,但是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不禁的颤抖,只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冷汗。

“你要的解药,陈国可以给你。” 寒濯难免还是没有梅长苏的厉害,给他这样一个自己吓自己后,犯了第一个错。

他先开口了。这样的情况下,谁先慌乱谁先开口谁就先输。虽然自己根本也没有对付梅长苏的能耐。

“哦?我们可没说需要什么解药啊。” 梅长苏一阵冷笑,眼里带着嘲讽的看着寒濯。

孩子,你还嫩了点。

“你们不需要?” 寒濯不禁问道,话出了口才发觉自己有多笨。

“需要。” 梅长苏自顾自的说道,缓缓的喝了口茶,“但也不需要陈国的。江左盟有的是能力。”

“要制作解药的药材稀少,江左盟再厉害也不可能在时间内找到!” 寒濯急道。

“寒濯,” 梅长苏突然说道,“你终是没有璇玑公主的能耐。”

寒濯只觉心里乱乱的。虽然知道梅长苏多么的厉害,但他不曾想过自己竟然如此的漏洞百出,让有心人如此轻易的发现。被看透了的寒濯冷汗淋漓,努力的想让自己冷静。

“我唯一的不明白,是你为什么要把萧景琰拉进来。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对付梁帝?因为父債子还,你要为璇玑公主,为滑族报仇?” 梅长苏皱眉问道,“不可能,你虽是夏江的儿子,但你也是寒夫人的儿子,自小被寒夫人带大,怎么可能会突然如此的与自己的父亲亲近?”

“谁说我的那女人的孩子。” 寒濯突然倒是平静了下来,不禁冷笑道,“原来江左盟再厉害,也还是有些事情不知道的。”

“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 梅长苏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人。

不错,就算死在梅长苏的手下,至少自己还能够看见这梅宗主慌乱的样子。死也值得。

“我是夏江的儿子,但那女人的孩子,早就被她自己杀了。” 寒濯笑的诡异,满足的看着梅长苏脸上的不可思议。

“怎么,江左梅郎,你不知道璇玑公主当年也产下一子吗?”



痛。

萧景琰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好痛,好累。如果可以就这样睡下去的话,多好。或许就不再会那么的痛了。可每次他想要沉睡下去,好像会听到有谁在唤着自己。

那声音,温和沉稳的好听,却带着三分的害怕,三分的慌乱,三分的悲痛。似还有一分的绝望。那声音很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

在黑暗里,萧景琰看不清自己在哪里。

他只觉得除了一阵一阵的痛,自己什么都感觉不到。

“景琰!” 那声音再次唤起。

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人影。模糊但熟悉,话到嘴边却想不起来是谁。那人是个少年样,俊俏的脸上带着焦虑和不安。

是他在唤着自己,萧景琰看了很就的口形才愣愣的发现到。

可他为什么要唤着自己呢?

眼前的景色渐渐清晰,不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还是有些朦胧的不切实际,但萧景琰倒是认出了这个地方。

是大殿内。

萧景琰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事物,不明白为什么竟然会有父皇,夏江和苏先生。这场景很是熟悉,却提不起来是发生了什么。他只觉得事情严重,场面严肃的喘不过气。

心里,一种莫名的慌乱。

好像有事会发生。

只见夏江愤怒的指着苏先生,“他!就是当年与皇长子勾结谋逆,侥幸逃生的赤焰余孽,赤焰主帅林燮之子,赤羽营主将林殊!”

萧景琰大惊,倒退了一步看着眼前的场景发生。

胡闹,放肆!不可能!萧景琰内心狂慌,想要大声撕喊阻止夏江再说什么,但声音像是卡在喉咙间,怎么也出不来。

苏先生缓缓转身,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竟承认了夏江的人指认。突然画面变得更是朦胧,萧景琰一惊,苏先生的脸竟变成了林殊的脸。

那脸笑的诡异,明明是熟悉的脸,萧景琰却只感到陌生。

他胡乱的喊了一声,眼睛睁开,一身冷汗和肩处传来的阵阵疼痛让他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只是梦。一时间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事,直到想起身时不小心牵扯到伤口再次倒在床上才想起来自己为苏先生挡了一剑,显然是受伤了。

还是有些喘气。那个梦,让他觉得心惊。

是因为日有所思,所以夜有所梦吗?他承认,不是没有怀疑过苏哲的身份。明明只是一介白衣,举手投足却不断让萧景琰想起林殊。

明明样貌根本不同,看着他的时候却偶尔会以为是在面对林殊。

明明林殊已经死了。

“醒了!” 引入眼帘的飞流不禁吓着了萧景琰,他只能愣愣的看着飞流往外跑,嘴里喊着,“水牛醒了!”

心似乎漏了一拍。

水牛。那是多久不曾听见的昵称。自己都快忘了当初林殊笑着骂他是个倔强的水牛,而自己嘴角依然到这笑意,只是那样看着林殊。

那时候,年少痴狂,策马奔腾,对酒欢笑,他们曾经多么简单的快乐。

“醒了。” 梅长苏的语气很是平静,却很好听,让萧景琰一呆一呆的,倒也不在意梅长苏那随意的语气,仿佛他们两个很亲近。

“水。” 萧景琰轻声说道。

“喝慢点。” 梅长苏递过一杯温水,看着萧景琰缓缓喝下才放心。

萧景琰身上的毒全全被及时赶到的卫峥解了。但还是在体内留的有一段时间,所以身子难免还是有些虚。不过有蔺晨在,而且卫峥为了以防万一也还在,梅长苏倒没什么多大的但心。

萧景琰却不知道怎么去面对眼前的人。自那莫名其妙的梦后,他很难这样自然的看着苏哲。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样的受到影响,但看着苏哲的时候,又会看到林殊。

这样交错的画面让自己不禁眼花,心烦意乱。

“陛下…” 梅长苏看着萧景琰苍白的脸色,但心的唤道。

“朕没事,你,你退下吧。” 萧景琰胡乱的说道只希望苏哲可以离开自己的视线,越远越好。

他现在只觉得头好痛,真的不想面对眼前的人。

“我累了。” 一声的疲倦,萧景琰却没发现自己没用该用的礼仪称呼,躺下便是转身不愿面对。

梅长苏不禁被这样的反应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只能尴尬的收回。他缓缓应道,只能离开。

评论(2)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