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苏靖ABO+病弱生子梗)匆匆那年 22

◈ 二十二

一切发生的太快,梅长苏只能愣愣的看着敌方的长剑穿过萧景琰的肩骨。鲜血溅飞,如同当年先帝寿宴上。好在飞流的反应够快,瞬间将自己手里的剑穿过敌人的喉咙。

萧景琰脸色惨白,欲欲坠落却死死的撑着自己,不让自己倒下。鲜血直流,滴滴落在土壤里,也落在了梅长苏颤抖的心上。萧景琰伤的是他握剑的手,让他无力撑起自己的剑,只能任由那重铁滑出自己的手掌。

这个画面,让梅长苏心惊。

当年,萧景琰是知道他林殊的身份,所以会挡在他的面前生生受下先帝的那一剑。如今,萧景琰连梅长苏是谁都不知道,却还是在第一时间跳到了梅长苏的身前,以身挡剑。

“景琰…” 梅长苏的双唇止不住的颤抖,轻轻的唤到他的名字。

如果不是自己太过大意,怎么会没有发现到身后的敌人。如果不是自己过分的轻敌,忘了自己早已不再是赤焰军少帅,怎么会害的萧景琰受伤。

萧景琰勉强着自己站稳,却因为失血过度早已让他昏昏欲厥。他只知道,他不能倒下。若他倒下了,整个军队顿时失去他们的主心,会慌乱的。

这场战,非赢不可。

突然感觉到一个人的气息,萧景琰愣愣的抬头,模糊的意识到是苏先生。是他在抱紧自己。可明明眼前的人是苏哲,为何自己的意识却看见了小殊?

“陛下,撑下去!” 梅长苏底吼,语气满满是恐惧。

失去萧景琰的恐惧。

列战英本就在不远处,很快赶到了他们对身边。眼见这场战其实快要赢了,梅长苏狠下心来让列战英和蒙挚两人带领兵队乘胜追击,自己与飞流悄悄的将萧景琰带离。



一进帐篷,梅长苏立刻让飞流去把蔺晨找来。他小心翼翼的把人放在床上,强忍下自己的慌乱。萧景琰肩上的伤依然在流血,仿佛要把他整个人的血都流干才肯罢休。

他拿起一块布料按在那伤口上,试图让血流的少些,能够撑到蔺晨的到来。表面上平静,心里却是慌的很。

会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他们一早就毫不犹豫的偷袭了陈国的兵营,所谓的先下手为强。陈国如同梅长苏所言,军心不稳,而且这些年来军势削弱,根本不堪一击。

许是过于的掉以轻心,在最后一刻松懈下来,导致自己根本没有预料到身后的偷袭。导致萧景琰生生的再次为他以身挡剑,又步入危险。

“景琰… 你不可以出事,求你,景琰!” 梅长苏颤抖道,紧紧的握着萧景琰的手,心慌意乱。

飞流的身手甚好,很快就找到了蔺晨。

蔺晨踏入帐篷,脸上是甚少见到的严肃。他也不顾梅长苏,直接把他领起往一旁推开。其实也不或是皮外伤,失血罢了。只是萧景琰得身子到底怎样,他们都知道。

检验了伤口后,蔺晨倒吸了一口气,竟也止不住的颤。

“有毒,那该死的剑上有毒!” 蔺晨低吼。

“你说什么!” 梅长苏甚少这般震怒,瞳孔缩小的看着蔺晨,仿佛没听清。

“也不是什么无解的剧毒。” 蔺晨皱眉道,“只是想要调制解药需要的药材在这里却难找。”

“你需要什么药材?即刻让甄平调动江左盟的人去找!” 梅长苏似发了疯,整个无法冷静。“景琰撑的住吗?”

被梅长苏这样一摇晃,蔺晨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不灵活了。

“飞流!” 蔺晨大喊,“把你苏哥哥拖出去!别在这妨碍我!”

飞流虽然看不懂发生什么,但还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将梅长苏托出帐篷,看着梅长苏强制自己冷静下来才离开去找刚刚梅长苏怒吼时提到的甄平。

至于帐篷内,蔺晨急速的给萧景琰扯开了衣裳,为他在几个重要的穴道施针,暂时封锁了那毒素,不让它蔓延。虽毒性不烈,但需要的药材无法立刻拿到手所以蔺晨也只能先如此。

他看着梅长苏再次进来,挑眉静静的看着。很好,至少现在那人冷静了许多。

只见梅长苏整个人跨了下来,瘫坐在椅子上。

“蔺晨… 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办…”

那样软弱的梅长苏,是蔺晨不曾见过的。当年火寒之毒再折磨人,梅长苏依旧咬牙坚持了过来。多少次梅长苏在生死边缘,却也不曾畏惧过。

他的害怕,在于萧景琰。

“放心,你的陛下死不了。” 蔺晨轻声安慰道。

评论(26)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