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苏靖ABO+病弱生子梗)匆匆那年 21

突然发现他们的进度好慢…
应该要快进一点了!
琰宝宝还得记起苏苏呢(才能再次开虐 0/)

◈ 二十一

萧景琰的心尖痛又发作了。

早朝人还好好的,谁知刚下朝,还未踏出殿外的萧景琰只觉胸口处一阵闷疼,下一刻喉咙里满是铁腥味。身子不禁承受不住,欲欲坠落,好在他勉强抓住了身旁的列战英。

“陛下!” 列战英惊呼,紧紧的将萧景琰楼在怀里。

过了很久,那强烈的疼痛终于渐渐缓息。剧烈的疼痛让萧景琰失了力气软软的瘫在列战英的怀里,微微的喘气。

“没 — 没事。” 萧景琰微微摇头,推开了列战英勉强着自己站起来。

“陛下,还是让蔺大夫来看看吧。” 列战英不安的说道。

碍于不愿在萧景琰面前说出与瑯琊阁有关的一切,蔺晨从一个瑯琊阁少阁主也只能委屈成了个普通的大夫。为了这件事蔺晨可是气了整整三日,瞬间把梅长苏和江左盟的人闹了三日才罢休。

当然,蔺晨也不是真的生气,不过是找机会闹一闹梅长苏罢了。

“不过是累了而已,不严重的。” 萧景琰轻笑,推开列战英便走。

列战英很是无奈的看着离开的萧景琰。病的不严重?怕是只有萧景琰唯一一个会对自己的身子如此不知情的。当年先帝刺下的那一剑,当年的难产,当年的一切,唯有萧景琰唯一一个记不得了。

令狐纤能做的,只是让萧景琰的身子在外表上看起来好了。但其实谁都知道,他的身子,依旧是一日日的腐败下去。

这次心尖的痛,是这个月内第三次发作了。

列战英甚至有些不清楚,当初让苏先生救活萧景琰,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他们所有人看着萧景琰在那七年里一日日的颓废,放不下心魔,只能狠狠的放不过自己。其实那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那个冬天,他们以为会成为萧景琰的最后一个冬天。



在静太后的坚持下,还是把蔺晨请来。

蔺晨只看了一眼,确定萧景琰没事就退了出去,反倒是梅长苏留了下来。萧景琰在睡梦中都是如此的不安,梅长苏轻轻的抚摸他的眉间,试图抚平萧景琰在睡梦中皱起的眉。

也不知道,景琰是梦到了什么。

下一刻,梅长苏得到了答案。

“小殊…” 萧景琰喃喃痴语道。

梅长苏抚上萧景琰的手顿时停在半空中,如同触电。他的手不禁颤抖,梅长苏只能尴尬的将自己的手收回,藏在袖子里。

对景琰而言,林殊是他最大的心魔。求而不得,因遗憾而放不下。他能够记得林殊,许是还有些快乐的记忆,让他可以像抓着稻草般的死死抓住。他想要忘记梅长苏,因为梅长苏带给他太多的伤害。

为了复仇,为了梅岭那一冤案,梅长苏逼着自己不回头,逼着自己狠心。他只道,他一次次的谎言带给萧景琰的伤害,可到最后却不曾告诉过萧景琰真相。

永远都是从别人口中得知。

“小殊…” 萧景琰再次皱眉,喃喃道,仿佛十分的难受。

梦里的萧景琰,只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恍惚。

梦里,好像回到了那年。林殊刚满十九,梁帝刚下旨意让林帅带领七万赤焰军攻打大逾。

那个时候的事情,萧景琰其实已经忘了。从东海回来后接到赤焰军和林府一整家族的事情后,他差点崩溃。祁王兄被赐死,宸妃娘娘含恨自刎,一瞬间,整个金陵城都变了。

萧景琰忘了,原来在这些事情发生前,自己曾经多快乐。

林殊说,“景琰,记得从东海带个鸽子蛋大的珍珠哦!”

林殊说,“就让那成为你的嫁妆如何?”

林殊说,“凯旋归来,我一定要娶你。”

对萧景琰而言,这些话不禁让他脸红。林殊那嘴的厉害,自己也不是不只道。他当时虽然嘴上说着反话,却很安静的让林殊那样的抱着他。

那时候,萧景琰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

林殊也不知道是不是属狗的,总是爱在萧景琰的颈处啃吻。他也不是不曾试图阻止过林殊这样,可是林殊就是笑的理所当然的跟他说,“这是标记。”

还记得那时候的他总是因为林殊这样玩世不恭的态度而感到羞涩恼怒。

可如今,萧景琰想,如果可以让林殊活回来,林殊想要对自己做什么自己都不会反抗的。至少,这样他还是活着,还是可以待在自己的身边。

也好过现在这样,林殊无法在再自己的身边。

“小殊!” 萧景琰突然低呼,伸手将身边梅长苏的衣角紧紧抓住,让本想悄然退出的梅长苏一个站不稳,跌坐在萧景琰的床上。

熟睡的萧景琰缓缓睁开了眼,迷糊的看着压在身上的人。

梅长苏从没如此这般凌乱过。

“苏…苏先生?” 软软的鼻音,依然有些模糊,梦和现实有些分不清。

“陛… 陛下…” 难得结巴的梅长苏,衣襟被萧景琰紧紧的抓住让他进退两难,然后就是这位琅琊榜首脑袋彻底不灵通了。“那个,景琰…”

“小殊…” 闭眼前,萧景琰轻唤。

也不是是唤错名字,还是真的认为梅长苏就是林殊。



“陛下绝对不能亲征!” 梅长苏似是愤怒,竟忘了身份的怒吼道。“陛下的身子—!”

“朕自己的身子朕最清楚!” 萧景琰也不甘示弱,语气渐渐带上冷冷的怒气。

“陛下,这一战有苏某的策划,有蒙大统领便绰绰有余!陛下又何必为此而亲征?” 梅长苏不禁又慌又急又怒。

这定是报应。当初自己也不管不顾自己的身子,坚持上战场。自己已是十五年的梅长苏了,早已再也不可能会到林殊那个身份的。

他只是想,就算死,也想以林家的身份死去。

以赤焰军少帅林殊的身份死去。

“朕只是觉得,事有蹊跷。朕一定要亲征,唯有打下了这一场胜战朕才能真的安心。” 萧景琰叹口气,不禁将自己内心的想法道出。

“陛下是信不过苏某与蒙大统领?” 梅长苏努力的忍下自己的心慌意乱。

“信得过。” 萧景琰微微摇头,一脸的严肃,“不过是求个心安。”

“陛下…” 梅长苏无奈唤道。

心里不禁在想,当初蔺晨和萧景琰都想劝他的时候,也是不是这样苦涩的无奈。

“够了,朕又不是经不起这些沙场的。” 萧景琰不清楚梅长苏内心的波澜,只是认为自己是一国之主所以他们才那么的反对。“苏先生,朕不会为难谁的。”

“陛下说的什么话。” 梅长苏无奈失笑,将手里的茶杯握紧,不再说什么,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萧景琰的脾气。



两日后,萧景琰一身铠甲翻身跃上马背,领着众人浩浩荡荡的离城。

评论(10)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