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津睿青ABO+指婚梗】与子偕老 3(修改版)

     提前说明:
→ CP洁癖者勿入!CP洁癖者勿入!CP洁癖者勿入!
→ 文笔不好,努力改进中
→ A = 苍胤 / B = 兮泽 / O = 素尘
→ 发情期 = 芳露 / 信息素 = 檀露 / 抑制剂 = 丹隐
→ 之前写了三章,然而后来觉得剧情走向歪了以至停更了许久。前三章都已往新的走向修改好了
→ 修改版第一章请走这里 // 修改版第二章请走这里

 

-----

 

 

 

     言豫津是从言侯爷那里得到消息的。

 

     一开始他还笑着,直到言侯爷重复了第二遍。豫津反常的安静了下来,就连他的父亲都有些看不明白了。身为人父,言阕深知自己有对不起儿子的地方,为此,他曾经找过自己的妹妹。

 

     纵然兄妹之间不再似以往的亲密,言皇后却是了解自己的兄长的要求。原本她还有些诧异,毕竟言阕对自己的儿子不闻不问多年,竟还是看出了他的心思。

 

     “我应该早点去跟皇上说的。”言阕轻叹。

 

     最初的想法是想成全了自己的儿子,不愿他成了第二个自己。错过一生所爱的悔恨,言阕用一生来承受着。他清楚这般苦痛无奈有多折磨人,不愿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也承受这般。

 

     却是改变不了事实了。

 

     言侯爷只能无奈叹气,他们言家男子怎么好像都没办法把想留住的人留在自己的身边呢?当年的乐瑶……他偶尔还是会想起她来。想着,当年就那样放手让她进宫是否真的是最好的选择。

 

     可惜当年,当年。总是悔不当初。

 

     见豫津沉默毫无反应,言阕继续说道,“陛下此刻决定了这婚事,其中必有更深的意义。你……记住,不能做出威胁到景睿或你的行动。”

 

     豫津附身做礼,语气平淡的听不出情感,“父亲放心,孩儿知道。”

 

     后来的几日,豫津似是有意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平日里好玩爱闹的性子竟也安静了下来。只是表面上看起来无恙,却是甚少笑了。以往都是喜爱热闹的他往宁国侯府和穆王府串,拉着景睿和穆青出去玩。只是现在,谁也都没那些心思了。

 

     言侯爷虽然担心,却也宁愿自己的儿子呆在家里。

 

     如果出去遇见了谁,不是对他更不好吗。

 

     言阕看着窗外的细雨,果然是造化弄人。

 

 

-----

 

 

     嫁衣如焰火般红艳,生生刺痛了萧景睿的双眼。

 

     他这一生,从没如今日这般厌恶红色。

 

     他这一生,也不曾像今日这般觉得原来嫁衣也可以如此丑陋。

 

     那一身嫁衣由秀娘们一针一线缝制而出,布料选的极好,花纹的秀功也甚是精巧,看得出是花了很多人的心血才把它赶制出来的。可这身嫁衣的秀功再精致,再好看,对萧景睿而言,是心中的一痛。

 

     他知道,身为素尘的自己,他的娶嫁早已有了一定的着落。要么娶一个可以相称的女苍胤或女兮泽,要么嫁给一个苍胤的男子。自小,他不曾真的把属性看得很重要,因为自己够努力,还是在江湖上为自己打出一个名堂。

 

     即便是面对着无法避免的芳露期,他也认为,只要对方是自己心爱的人就好。对着他心里的那个人,他心甘情愿把自己的一切奉上,毫不保留。因为他知道,他心里的那个人,值得让他这么做。

 

     所以自己,那么放心,那么全意的把自己托付给了言豫津。可谁知老天偏有自己的想法,偏偏就是要把他托付给了穆青。他们三个虽算是好友,但穆青一直都是与言豫津比较熟。

 

     今日皇宫把红如焰火的嫁衣送来,萧景睿就已经知道母亲前两日进宫也已无法挽回梁帝所下的旨意。

 

     只是他不可思议,梁帝明明知道他男儿之身,却似有意的将一身如此女性化的嫁衣送来。仿佛要告诉全天下他萧景睿是个素尘,只是个被皇帝利用而嫁给穆小王爷的棋子。

 

     但他知道,穆青不可能会这样羞辱自己。

 

     他也知道,豫津更不会这样对他。

 

     将那一身嫁衣紧紧握在拳里,他努力忍下将这一身的红撕毁的冲动。他知道,让他最痛的不是这个突如其来的指婚,也不是这刺痛了他的眼睛的嫁衣。

 

     而是言豫津这几日来的不闻不问。

 

     他一次也不曾出现,一句话也不曾让任何人带过,一封信也没给他。仿佛他不知道皇上将自己许配给了别人,又或者是,他根本就不在乎。景睿不喜欢朝堂上的那些争夺,可是该知道的他也知道。

 

     特别是梅长苏托霓凰郡主带来的那句话,让他想不明白也不可能。他向来知道皇宫中有些事情身不由己,却总以为自己还可以比他人多一份的潇洒。到最后,却还是局中人。

 

     心里,闷闷的,喘不过气。

 

     他不是没有想过要去找豫津。

 

     所以那天,当萧景睿突然登门拜访的时候,言侯爷是真的吓着了。

 

     虽说现在这个时候因该要避讳,可当他看见景睿双眼微红,还是心软了下来。静静的站在一旁,他什么也没说,就只是微微侧身。景睿感激的行了个礼,转眼奔入,直往豫津的房子。

 

     可到了的时候,萧景睿却止住了脚步。眼看言豫津房子的门窗都紧闭,仿佛是言豫津想把他隔在外似的。一直以来强忍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终于止不住的往下流。

 

      鼓起的勇气一瞬间蒸发,倒是一肚子的委屈让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他站在那里很久很久,直到双腿都微微酸痛了,他才发觉原来泪也早就干了。


     退一步,萧景睿狼狈的转身离开。

 

     “少爷,宫里来了人。” 门外传来婢女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想。

 

     “我这就来。” 景睿将嫁衣随手一放,叹了口气应道。

 

 

-----

 

 

     穆王府内,霓凰郡主刚回府就从老管家那得知了宫里送了人来。

 

     见到那两位老嬷嬷的时候,郡主大概猜到了她们来的目的。果然那两位老嬷嬷见到霓凰后,行礼解释了她们会在府上待到成婚那日。说是皇后娘娘向皇上请旨,让宫里的几位老嬷嬷前来在婚事上帮忙。

 

     同时教导穆青和景睿婚礼上的礼节。

 

     霓凰不知皇后这么做有什么打算,但还是让她们留下。毕竟如果这婚事真的不能推掉,至少在当天也不能让他们两个懵懂的行礼成婚。

 

     在霓凰的意思下,穆青只好极度不情愿的跟着两位老嬷嬷学着。

 

 

-----

 

 

     蒙挚刚到苏宅吐槽了几句,口里的橘子还没吃完又被黎纲给推进了密室里。从头到尾,他也只听到黎纲匆匆忙忙跑进来喊着誉王来了的声音。无奈的望着通往靖王府的密道,蒙挚知道自己又得等着了。

 

     密室外,梅长苏一脸不明的看着怒气冲冲闯进屋内的誉王,轻笑的问了句,

 

     “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殿下如此的生气?”

 

     “本王不信先生不知道父皇将萧景睿赐婚给穆青的事情!”誉王没沉住气,怒道。

 

     “原来殿下是为了此事而来。” 梅长苏说道。

 

     “若萧景睿与穆青成婚,太子便多了穆王府这个势力,苏先生此时此刻还笑得出来是真的有为本王考虑吗?”誉王不满的看着梅长苏,越想越气。

 

     “殿下无需担心。” 梅长苏低头浅笑,“这婚事,成不了。”

 

     誉王刚想反驳,却看见梅长苏自信的目光,不觉也冷静了下来。

 

     “父皇的下旨下的如此的坚定,定是无回天之力的。况且景睿和穆青两人明面上也没有抗旨的表现,想来是打算照着旨意成婚的。”誉王不解的说道,“莫不是苏先生已有了解决此事的方法?”

 

     “殿下只需放宽心。” 梅长苏将煮好的茶倒进杯子里,浅抿了一口。“这婚事,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誉王虽还有许多的不明,但见梅长苏斩钉截铁的表情,也不便再多问。他将梅长苏递过的热茶一饮而尽,也顾不上茶水还烫着。梅长苏有些嫌弃的看着誉王将一杯好茶给这样糟蹋了,但也没说什么。

 

     “既然先生显然是有了对付的方案,本王也多多少少放心了。”誉王离去前行礼说道。

 

     “还望这次殿下,不会再自作主张惹出更多的是非来。”

 

     听明白梅长苏是在怪他之前的事情,誉王有些心虚的应了。

 

     好不容易送走了誉王,梅长苏似是放松了一般。片刻后才想起蒙挚还在密室内,赶紧的把他给放了出来。

 

 

-----

 

 

     莅阳长公主沉着一张脸,怒气憋在肚子里无处可发泄。

 

     两位宫里来的老嬷嬷仗着皇后和皇上的意思,竟是半分颜面也不曾给宁国侯府的上上下下。刚来的时候,就把萧景睿是她们在第一日到府上就强制的给他检验处子之身。

 

     她们皮笑肉不笑的说是为了平息之前的那些他与言豫津过度亲密的传言。景睿敢怒不敢言,冷笑了一声便随着她们去了。若不是有他劝着他的母亲,只怕莅阳长公主早已气的告诉了卓家夫妇。到时候只怕事情会闹得更大,而景睿只想越少人知道越好。

 

     这般失了脸面的事情,真的无需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也不知为何,每日两位老嬷嬷都会亲自看着萧景睿把一颗小小红色的药丸吞下。一开始他很是不愿,但嬷嬷也不解释是什么药,只说是皇后娘娘的好意,最好还是乖乖的吃下。

 

     他不知皇后的用意何在,只是他想,也不可能是毒药。吃了就吃了,还能如何?

 

     而这些日子里,依旧没有言豫津的消息。

 

     萧景睿不知道,言豫津是不是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这些年来根本就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他忍下眼泪,强迫自己坚强。

 

     日子,转眼就接近了婚期。

评论(42)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