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津睿青ABO+指婚梗】与子偕老 2(修改版)

     提前说明:
→ CP洁癖者勿入!CP洁癖者勿入!CP洁癖者勿入!
→ 文笔不好,努力改进中
→ A = 苍胤 / B = 兮泽 / O = 素尘
→ 发情期 = 芳露 / 信息素 = 檀露 / 抑制剂 = 丹隐
→ 之前写了三章,然而后来觉得剧情走向歪了以至停更了许久。前三章都已往新的走向修改好了
→ 修改版第一章请走这里

 

-----

 

 

 

     这突如其来的圣旨,让许多人都一瞬间应付不来。

            

     似是瞬间的事情,整个金陵城都得知了这个消息。一开始还当是玩笑话,直到真真切切的收到了下达的旨意,众人才开始渐渐相信。有少许明白人很快就明白了当中的意思,不觉一丝的惋惜。

 

     这些年来,这谢卓两家的大公子与言侯爷的独生子走的甚是亲近,还未成年分化之时已成了城里人眼中的另一对佳偶。往往,看着他们两个深厚的情谊,难免会想起曾经惊艳了时光的那两个少年。

 

     只是如今物是人非,也只剩他们两个了。

 

     却不曾想过,就连他们也成不了了。

 

     萧景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如此的冷静领旨谢恩,望着宣旨的太监满脸的笑意只是木讷的站在一旁。倒是莅阳长公主竟是彻底的傻了眼,膛目结舌的在宣旨公公和自己的儿子间来回看着。

 

     好在谢玉快速的收起了自己的情绪,慢了一步的走了上前陪笑的问了句,“公公这旨意,该不是错念了?”

 

     “这可是陛下亲笔下旨,老奴怎敢出错。” 老公公笑着,将旨意递给了谢雨。“老奴在这,先恭喜谢侯爷了。这门亲事,可是天赐的良缘呢。”

 

     谢玉皮笑肉不笑的应付着,亲自把老公公送出了门。

 

     见房内只剩下母子二人,莅阳长公主赶紧的走到景睿的身侧,握住了他越发冰冷的手,满脸的忧心,深怕自己的儿子承受不住。

 

     萧景睿对于自己是个素尘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在意。当初还小,他和豫津之间大人们也无法肯定谁会分化为什么,他们两个也不曾真的在意。之说最好能分化出一个般配的属性就好。

 

     他比豫津年长一岁,自然是更早一些的分化。得知他是个素尘后,还记得豫津玩笑般的说着,那么自己是肯定得努力的成为一个能够般配他的苍胤了。否则打不过景睿,以后岂不是要吃亏?

 

     莅阳长公主深知这旨意如此招摇的下达,几乎是再无可能改变她皇兄的决定了。她紧紧的搂着自己的长子,后知后觉的才发现原来景睿在发抖。于莅阳长公主而言,景睿与穆青的婚约并不完全是坏事。

 

     穆青那个孩子与自己有过几面之缘,看着是个不错的孩子。身为苍胤,他的身份背景都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她知道,穆青这孩子不会亏待了景睿。

 

     她却忍不住的想起了言豫津。

 

     他与景睿几乎是时时刻刻的形影不离。如同当初的那两个孩子一样。他们当初都以为时间多得是,可以让这些小辈随心所欲,等着他们有一天的幸福。原来是等不来了。

 

     “景睿,我的乖孩子。” 莅阳长公主轻声安慰道。

 

     过了许久,景睿微带颤抖的说道,“母亲,我不想与穆青成婚……”

 

     门外,谢玉沉着一张脸,若有所思的看着手里的圣旨。

 

 

-----

 

 

     萧景琰得到消息的时候,本是没什么大的感慨,只是因为完全没有预料到而感到有些不明。自十二年前后,他甚少呆在金陵,刻意的让自己与这座城内的任何事情保持距离。他流放自己于沙场,不愿再牵扯进朝堂之事。

 

     只是这些日子以来,他有更多的时间留在城里,倒是多多少少也知道了一些事情。来探望梅长苏的时候,他不觉说到这事。

 

     梅长苏倒是没算到梁帝还会有这么一手,不觉吃惊。于萧景琰不同,梅长苏和豫津景睿这些小辈熟悉一些,早些就看出了他们两个的异样。当初梅长苏还想着,也好,至少景睿还有豫津。

 

     “我却真的想不通,父皇为何突然指婚呢?” 萧景琰想不明白。

 

     “殿下认为,当初陛下为霓凰君主择婿是为何?”梅长苏嘴角一丝诡异的笑,反问。

 

     一听,萧景琰就算没有十分也有八分的明白了。随之,脸色立刻沉了下去,“君主执掌云南王府,手下十万铁骑,父皇难免忌惮。”

 

     “可惜当时没选上君主想要的。陛下既然在君主上做不了主,如今便打小王爷的主意。来个现下手为强,谁也推翻不了已下的旨意。”梅长苏一声冷笑。

 

      “可为什么是景睿!” 萧景琰得知他们也是被利用的,不禁恼怒。

 

     “皇室里除了殿下,还有谁是个素尘?” 梅长苏轻声说道,眼神里闪烁着萧景琰看不懂的情绪。

 

     听闻,萧景琰有一刻的愣住,随后不禁仰天苦笑,“就因为他是个素尘?父皇竟做得出这样的选择。”

 

     “为何做不出?” 梅长苏抿茶问道。

 

     萧景琰想起十二年前的那些人,他的祁王兄,还有林殊。他知道,面对于会威胁到他的皇权的任何人事物,梁帝总是那么的狠觉。即便是对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女人,自己曾经的兄弟。景睿根本就不是他的孩子,他自然不会在乎。

 

     此时穆霓凰突然闯了进来,来势汹汹,甚至连黎纲都拦不住。

 

     霓凰还未开口,梅长苏就缓缓的打断了她,“郡主是因为陛下的赐婚而来的吗?”

 

     霓凰这时才缓了过来,看清了房内还有萧景琰,及时的把到口边的那一声兄长咽了回去,拱手先道了歉才跪坐在萧景琰的身旁。听闻梅长苏说的话,霓凰再次来气,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点头道,

 

     “陛下这旨意来的毫无防备,我与青儿都不知该如何。”

 

     提到她的弟弟,霓凰还是有些来气。

 

     与宁国侯府同时接到消息的,便是穆王府。

 

     这旨意来得突如其然,与他们而言如同一阵毫无防备的雷阵雨。霓凰顾不上太多,立刻质问了宣旨的公公,问了三遍才肯相信自己没有听错陛下的意思。

 

     好不容易等到老公公离去,霓凰憋了一肚子的疑问和怒气全都瞬间爆发了,

 

     “皇上怎么会突然将景睿指婚与你!”

 

     萧景睿对她而言也是一个很亲的弟弟。景睿的性格一向很好,很讨人喜欢。他不似言豫津那般玩世不恭,多了一份沉稳。要说萧景睿与自己的弟弟成婚,霓凰觉得倒也不是不可以。论家世,论属性,他们也算是般配。

 

     只是她却心底清楚,景睿与豫津是互相喜欢的。

 

      “你与豫津不是要好的朋友吗?” 霓凰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的愤怒,“你不可能不知道豫津喜欢景睿,好朋友喜欢的人你怎敢抢!”

 

      “不是的,姐姐!” 无辜的穆青依旧跪在地上,有些激动的摇着头,“姐!姐,你要信我,我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想过做出这样的事情!”

 

     穆青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此刻如此的心急过。就连当初他姐姐择婿的时候遇上的那个百里奇也没让他如此的着急过。看着他姐姐反复的走来走去,心事重重的样子,穆青却仿佛看见了萧景睿站在他的面前。

 

     穆青比起豫津他们还小,所以也不是跟每一个小辈都十分的熟悉。来往金陵城的次数多了,比起跟景睿,穆青与好玩爱闹的豫津更自来熟。毕竟景睿比他们两个都年长几岁,难免在他们面前有些哥哥的样子。

 

     不过他不否认,对于萧景睿,他的确是有些异样的情愫。

 

     被穆青的一声吼给有些吓着了,霓凰倒是渐渐的冷静下来。看穆青一脸的诚恳她大概也猜到她的弟弟没有说谎骗她。霓凰和穆青两个人纳闷的很,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突然想起了某个人,霓凰命令穆青待在府里别出去,自己却快步离去。

 

     穆青愣愣的看着他姐姐跑了出去,自己的心乱糟糟的。

 

     “如今我想,也就只有先生能帮到我们了。” 霓凰跑来了苏宅,看起来有些颓废。

 

     梅长苏沉默了片刻。他知道,其实这门婚事不可能发生。至少在景睿的真实出生的秘密被掀开后,那血淋林的真相,必成梁帝心中的一根刺。倒是后,怕是连穆王府都会被牵连进去也难说。

 

     “陛下定了什么时候成婚?” 梅长苏问道。

 

     “说是三月半。” 霓凰说道,“算起来也快到了,不过多一个月的时间。”

 

     梅长苏微微皱眉。景睿的生日在四月份,而这婚事如此的早,怕是梁帝是怕拖久了会再发生什么变故。他低头沉默,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方法阻止这段婚事。

 

     “郡主,这件事情苏某还得有些时间来想法策,如今也只能先应付着了。”梅长苏叹道。

 

     “事发突然,为难先生了。” 霓凰点头答应道。

 

     “不过有一件事,望郡主帮忙。” 梅长苏说道,“怕是要麻烦郡主去一趟宁国侯府了,必定得告诉景睿,不可抗旨。”

 

     按照景睿的性子,怕是他一定回去御前拒绝这婚事的。无论如何,都必须要阻止景睿这么做,否则一贯疑心病重的梁帝,必然会开始有所猜忌。

 

     霓凰想了片刻明白了梅长苏的意思,便先行离去,留下心事重重的梅长苏和萧景琰两人。而他们也明显的失了继续交谈的兴致,见天色已晚,萧景琰也顺着密道回去了。

 

     独留梅长苏一人,望着外面的天色,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知道,现在难过的人必定不只景睿一个。如果自己还是林殊的时候,景琰也面临这样的事情,怕是自己那时候的性格定是立即跳起来不顾天不顾地的一定要去阻止这事情,一定要把景琰留在身边。

 

     也不知现在的豫津如何。

评论(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