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苏靖ABO+病弱生子梗)匆匆那年 19

其实梅长苏和萧景琰,就是互虐啊这两个傻孩子

都有他们各自放不下的执着

◈ 十九

细雨蒙蒙,将四周的风景变得朦胧。

萧景琰静静的煮茶,梅长苏静静的看着他。

“先生果然是神通广大,精明能耐。” 淡淡的语气间,萧景琰将沸腾的热水慢慢倒进茶壶里,等着茶泡好再倒进茶杯里,递给了跪坐在对面的人。

“陛下这话怎么听起来不像是称赞。” 梅长苏一阵沉默后,轻声笑了起来,结果萧景琰递给他的茶,倒也不急着喝,只顾欣赏那热气腾腾冒上。

“先生误会了。” 萧景琰一阵轻笑,无奈的摇头。“朕的确是佩服先生的能力。”

梅长苏只是一笑,也不做回应。萧景琰也不恼,只是缓缓将茶喝下。这几天,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但总是忍不住的注意眼前的人。

有一种莫名的熟悉。

也有一种莫名的抗拒。

“先生对陈国之事,了解详细。只是这几天他们却莫名的安分了许多。反倒让人不放心。” 萧景琰缓缓说道,想起自己的疑虑。

“确实可疑。” 梅长苏陷入深思,手指不经意的搓着袖子,“我派去的人还未得到新的消息,可这几日一定要特别防范。一直策谋却突然安分,定有问题。或是可能我们打草惊蛇了。”

“苏先生在想事情的时候,手里,也会无意识的搓着什么东西吗?” 萧景琰一愣,似是没将梅长苏的话听进,目光却落在了他的手上。

梅长苏一惊,随后只觉得有些窒息。曾几何时,萧景琰也这样问过他,一模一样的场景,就连一个字也没漏。他有一瞬间的失神,想起那时候的他们。

“我常常这样子。就算一个人发呆的时候,手指也会乱动。” 机械化的解释,梅长苏不敢直视他的双眼。“许多人都有这样的习惯吧。”

萧景琰的眼睛很清澈,如同初见。梅长苏怕他看了,就会沦陷,就会说不出话来。所以他只能强迫自己不去看,不去留恋于萧景琰那好看的双眼。

“是啊,我认识的人中,也有一个这样的。” 陷入了自己的回忆里,萧景琰反倒没有注意起梅长苏的反常。

他的语气仍然那么的冷淡,梅长苏却听出了他的不舍和伤痛。他知道,就算萧景琰放的下梅长苏,却放不下林殊。这是他的执着,放不下的执着。

梅长苏一口将茶饮下,顾不上有多烫嘴。他任由舌尖隐隐做痛,让自己不去在乎心尖上的痛。



甄平的飞鸽传书,给蔺晨很不客气的截了。反正用的也是他的鸽子,他有资格知道梅长苏在利用他的鸽子做什么。还有就是琅琊阁少阁主那天生什么都想知道的职业病让他心痒手更痒。

梅长苏倒不恼,只是静静的喝着飞流泡的茶。

“陈国新的的谋士是个叫寒濯的人。” 蔺晨独特的慵懒语气缓缓念道,“寒濯?这名字在哪儿听过。”

“寒濯…” 梅长苏皱眉,只觉这名字十分熟悉,好像从谁的口中说过似的,却偏偏想不起来。“甄平可查了他的底细?”

“没。就只知道他叫寒濯,是半年前这位新帝某日得的谋士。出现的蹊跷,又没背景的。” 蔺晨将甄平写下的一切念完,随手一丢,仍给了还在苦思的梅长苏。

“寒濯,寒濯…” 梅长苏也不去接,嘴里喃喃道这个颇为熟悉的名字。

自己一定是知道这个人,所以才会觉得如此的熟悉。可偏偏自己就是没什么印象。为此,他难免懊恼,也不理会身边的蔺晨和飞流。

蔺晨觉得无趣,把对象转到了飞流的身上。飞流一发现蔺晨那玩味的眼神又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使劲的哆嗦,拔腿就开溜,嘴里还凄惨的唤着,“吉婶救命!”

蔺晨立刻追了上去,丢下梅长苏一人绞尽脑汁。

评论(11)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