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苏靖ABO+病弱生子梗)匆匆那年 17

要开学了,真的不能日更了。

虽然学期就省这两个月了,但三月份有三个星期为了学校的事要去苏州三个星期。若那里接得到网,会尽量更的!

宗主的追妻认女路还长着呢∽

◈ 十七

“就让我放肆这么一次。”

梅长苏就这样一句话,让所有人都退出了萧景琰的寝殿。他坐在景琰的床边,心疼的看着床上的人因为难受而不停出的冷汗,轻轻的拿了块布为他逝去那些让景琰更不舒服的冷汗。

他得知景琰昏厥的消息后,脑‘轰’的一声,仿佛断了线似的无法正常运作。他记不得自己是怎么进宫的,只知道自己很着急,心里不断的骂着自己。

怎么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当时他也在那里,可偏偏就这样离开,再一次让景琰为他受伤了。真该死,梅长苏不仅暗骂自己,直到听了蔺晨的话才终于松了口气。

还好,景琰没事。还好。

“水…” 床上的人闷哼一声,沙哑的声音轻轻响起。

若不是梅长苏一直在萧景琰的身边,大概是听不见的。听到了景琰虚弱的要求,他立刻倒了杯温水到了景琰的身边。尽量让自己的动作温柔以防伤到景琰,他将手牢牢的固在景琰的腰间,让他依偎在自己的怀里,半躺半坐了起来。

“小心,” 梅长苏轻声说道,将茶杯贴在景琰的唇上,“乖,张口,喝慢一点。”

他也不敢倒得太快,以免撒了出来。何况景琰还未全醒,也没办法轻易将水喝下。就那么一个茶杯的分量,萧景琰花了很久才喝完。期间,梅长苏不断温柔的哄着,直到萧景琰真的喝不下。

他随手将空杯放在身旁的桌子上,轻轻的拍着景琰的背,让他先顺顺气再躺下。

迷糊中,萧景琰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角,“小殊…”

梅长苏整个愣住,不敢动了。他知道萧景琰根本就没有清醒,一切都只是他昏迷中梦见的人罢了。他当初因火寒之毒而昏迷时,也是这样会梦到景琰。

“小殊… 别走…”

梅长苏嘴角一丝苦笑,倒安分了。他静静的坐在床头,让景琰依偎在他的怀里,感受着景琰暖暖的体温。好多次,他都想可以紧紧的抱着他,谁知道却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又如何,至少他还是有机会抱着他的,不管对萧景琰来说,知不知道是他在抱着他。

萧景琰在他怀里又喃喃到几次‘小殊’才终于睡下。但他紧抓着衣角的手并没用松开。梅长苏就这样贪恋的抱着萧景琰,给自己找接口。他闭上眼,手指撩着景琰的发丝。

空气中,有淡淡的梅香。



萧景琰醒来时,已是两日后。

他醒来的时候,身边就只有静太后一个。让自己坐了起来,有些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似乎还残留着谁的余温。

“琰儿,你可不准再这样吓我了。” 静太后见自己的儿子醒了,本来还想骂他不够注意身体的话到了嘴边气也消了,只能满是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担忧。

“母亲,儿臣知错了。” 萧景琰低了头,很是愧疚。

“傻孩子。” 静太后无奈的摇头,将煎好的药递给了他。

药虽极苦,萧景琰却是毫不犹豫的将整碗喝下。口里留下的苦涩令人发麻,但静太后立刻给他一颗蜜饯,倒是缓和了那种难受。

他昏睡了两日,只是他不知道这段期间,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的并不是静太后,而是另有其人。是一个他早已忘却的人。

醒来后的萧景琰,很快又回到了那些朝堂之事。虽然他知道庭生很有能力,但太子的权威终比不过九五至尊的权力。很多事情,不是一个太子就能说了算的。

“陈国还是不安分?” 萧景琰皱眉读着关于陈国的奏折,问道。“当初他们不是签了十年之约吗?不过七年,他们又蠢蠢欲动了?”

“陈国本来就一直虎视眈眈着我们大梁。” 萧庭生回道,“而且听闻陈国朝堂上得了一个新的谋士,立了一个新的太子。想是他们因此而失了耐心。”

“陈国的皇帝半月前殁了,但有传言说像是被毒死的。新立的太子登基,但却有很多人议论非非,说是陈国的新帝毒死了前太子和先帝。想必是这位新帝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和急于分散这些传言,所以才想攻打大梁吧。” 列战英接口。

“的确有这个可能性。” 萧景琰缓缓点头,眉头依旧紧锁。“说道谋士,朕之前是不是也有一位… 一位先生?怎么不见他人?”

“父,父皇可是说的那位苏哲苏先生?” 萧庭安一惊,险些乱了思考。但他知道有些事情不是想瞒就瞒得住的,何况梅长苏的存在一大堆人知道。若有一天谁失口说了什么,只怕更让他父皇起疑。

“他姓苏?” 萧景琰轻声问道,仿佛想要努力的想起来。“对了,就是那苏先生。他身为朕的谋士,今日商量陈国之事他怎么不在?”

“苏先生病了!” 找不到合理接口的萧庭生,胡言乱语道。

“可严重?” 萧景琰立刻问道。

“已经好多了,就是大夫说再静养几日更好。” 面对于撒谎脸不红的太子萧庭生,列战英和蒙挚双双表示佩服。

听了这个答案,萧景琰也只是‘哦’了一声,然后继续与他们谈论朝堂之事,不再关心起那位姓苏的谋士。



春天的到来,少了冬日里的寒冷。今日的天气甚好,让人清神意爽。没有夏日那般烈的阳光,春日里的太阳很温暖。

萧庭安到了苏宅,算起来也快一个月了。她认得苏宅里的人,都是那日在琅琊阁遇见过的。熟悉亲近的,却只有吉婶和飞流。其他人带她像个小公主,但当然,她也的确是位公主。

每日,她都会和那位姓苏的先生在一起学习。庭安只觉得这位苏先生好厉害,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她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苏先生是个很亲的人。

苏先生对她很温柔,甚至可以说是宠爱。

庭安也就这样习惯上苏先生对她的宠爱。他总是会带着一个很好看的笑容面对着她,总是那么有耐心的一遍一遍讲解什么她不明白的事,总爱把她抱在怀里,总会担心她有没有吃饱,有没有睡好,玩闹时有没有受伤。

好像一个父亲。

有些时候庭安会想,如果这位苏先生很的是自己的父亲,多好啊。他那么疼她,一定也会很疼很在乎父皇的。只可惜,他不是自己的爹爹,也不可能是。

偶尔,庭生会过来看望她。他说,宫里有些问题要对付,要她乖乖的待在苏宅。他说,父皇很挂念她,要她平平安安的。庭安虽然想要回到父皇的身边,却把自己的不开心忍下。

偶尔,君斐也会过来找她玩。很快,飞流就跟这两个七岁的孩童成了好朋友,常常玩得不亦乐乎。

庭安在苏宅,过得挺好的。

就只是真的很想她父皇而已。

评论(6)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