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苏靖ABO+病弱生子梗)匆匆那年 12

◈ 十二

蔺晨说,“放心你的陛下死不了,药效起效了。”

蔺晨说,“你的陛下只是有些累了,就让他睡着吧。”

蔺晨说,“睡着也好,总比醒着好。”

日日,蔺晨都会过来给萧景琰诊脉。虽然他跟梅长苏说过,药效起效了,真的暂时没事了。只是梅长苏的脾气蔺晨幼不过,也就只要每日都来诊一诊脉,就当作是给梅长苏的一粒静心丸。

没有蔺晨亲自告诉他萧景琰没事,梅长苏就不放心。

这一日,蔺晨却不是来给萧景琰诊脉的。

蔺晨说,“令狐纤回信了。甄平带着飞流去接她了。”

其实令狐纤一开始是不愿意来的。她说,这天下的病者那么多,难道是要她去照顾全天下的人。何况当年治好梅长苏后,她是亲自和蔺晨说,

“我欠你的,还清了。蔺晨,这辈子你别再来找我。”

至于蔺晨是怎么找到方法说服令狐纤愿意再帮他们的,梅长苏不清楚。那是蔺晨的私事,不是他有资格可以去窥探的。蔺晨与他的友情,不在于他们的互相利用。所以梅长苏从来不需要去查关于蔺晨的任何事。

“什么时候能够赶到?”

“已经是在用最快的速度了,但纤儿她在的地方有些偏僻。怕是来回在最快的速度内都需要三个月。”

“景琰… 景琰的身子可撑得住?” 梅长苏轻声问到。

“可以。你要相信回魂草的能力。” 蔺晨坚定的回道。

虽然心里还是有些虚的。回魂草是有那个能力保住萧景琰的那最后一口气,但这样撑下去,他不知道把这样一个大麻烦丢给令狐纤,照她那个性格会不会一怒门走人。

他暗自祈祷,甄平你一定要把我的话和信带都。你一定要跟令狐纤解释清楚萧景琰的病情,一字不漏啊。免得待会儿千里迢迢赶来,却没带上能用上的药你就死定了。

别说蔺晨或令狐纤会撕了甄平,梅长苏应该会第一个亲自撕碎。



梅长苏在等待令狐纤赶回来的时间,遇上了萧庭安。

他看着自己的孩子,从她的脸上渐渐的看出她与他们的相似。不仅仅是那倔强的脾气像极了萧景琰,还有她的那双鹿眼。不过她的聪慧狡猾,倒很像梅长苏。

“苏先生。” 庭安小小的身体对于这些礼仪还是有些笨拙,但她还是好好的行了一礼。

“你… 你称呼我什么?” 梅长苏怔怔的问。

“苏先生啊!” 稚嫩的语气充满天真,“皇兄说您是琅琊阁的苏先生,带来了蔺少阁主给父皇医病的!谢谢你苏先生!”

“…不,不用谢。” 梅长苏面对着自己的孩子,却不懂得怎么去跟她接触。

七年不曾见过的孩子,甚至是不曾知道她的存在。他蹲下,把庭安拥在怀里。是他的孩子,真真切切的一个孩子。是景琰给他生的孩子。

“庭安,你可想你爹爹?” 忍不住,带着一丝期待的问道。

“爹爹?” 庭安歪着脑袋想着,“想过的。可是爹爹不是庭安想着,就会回来的。他们说爹爹战死沙场了。苏先生,死是什么?为什么爹爹要死,要离开父皇?我才不要想爹爹,他让父皇那么的伤心。”

“死了,是吗?” 梅长苏苦笑,抚摸着庭安的小脑袋,“是啊,让你父皇伤心的人,就不要再想了。”

自己的孩子却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梅长苏,这是报应。你自己种下的因果,你唯有自己承受。他低头苦笑,狠狠的告诉自己。心,却真的好痛。

“其实我也不是讨厌爹爹的。” 庭安低下头,却有些难过。“只是,只是我总是一个人。父皇和皇兄在朝廷上总是那么的忙,而且父皇还病了。我只是偶尔会想想,如果爹爹在的话,他是不是会很照顾父皇。想豫津叔叔那样的照顾景睿叔叔。那么庭安是不是也可以像君斐那样承欢膝下。”

“庭安… 对不起。” 楼紧庭安,梅长苏忍着自己的眼泪不让它流下,不想让庭安看见他的难过。

原来一个人做错事,不是只会牵连一个人而已的。



三个月过得很快,对梅长苏却是度日如年。

令狐纤终于到了金陵城。这个消息,是在甄平的鸽子还没到宫内,飞流就已经带到了。梅长苏似乎松了一口气,人软了些下来,紧握着萧景琰的手却没有松过。

“那她什么时候会进宫?”

“恩。明天!” 飞流想了想,开口道。

“也好,想必是蔺晨亲自去接她的吧?” 梅长苏见蔺晨一早便不在宫中,大致上猜到了。

飞流想起一早入了城门便看到的那位一身白衣,襒襒嘴点头道。梅长苏看着飞流还是那么的怕蔺晨,无奈笑道,轻轻摸了摸飞流的头,顺便把一碟榛子酥奉上。飞流看到有吃的,顿时开心了。拿了整碟就跑了。

梅长苏倒是不担心飞流,反正这真个皇宫真的能为难他的人也不多。除了蒙大统领一个还真找不到第二个。他继续待在景琰的身边,如同他日日都守在他的身边,不曾离开过。

他总有说不完的事情跟景琰说,就算是景琰因为昏迷不曾回答过他。他说着七年来他经历过得是,见过的人,遇过的状况。他说着景琰,你知不知道我多想你。他说着,景琰,你会好起来的。

现在他说着,景琰,我们等的人等到了。令狐纤可厉害了,她一定有本事帮你的。他漫无目的的说着,也不在乎景琰听不听的到,会不会有什么反应。

蔺晨有一次来诊脉时还很歧视的看了梅长苏一眼,说,“再这样下去需要看病的人不知是你那陛下还是你呢。”

“你放心,我不会倒下给谁添乱的。”

评论(15)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