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苏靖ABO+病弱生子梗)匆匆那年 11

我发誓我是病了和累了

如果你妈追剧夜夜追到凌晨5点,谁不会累啊啊啊

(之前追的琅琊榜,中间追的大漠摇,现在追的伪装者)

有一种东西叫自作孽,知道不

我不该把琅琊榜介绍给妈妈,她不该从此迷恋上胡歌…

(这就是自作孽)

她也神了 。一个月内追三部剧啊,这个我真的做不到啊

◈ 十一

梅长苏静静的坐在萧景琰的床边。他仔细的看着熟睡的萧景琰,一遍一遍的看着,一遍一遍的把他得模样刻在心上。这是他有七年未见的容颜。他以为七年了,他大概都已经忘了。这七年来他很刻意的不去想起萧景琰,不愿去接触任何与他有关的事情。

可现在他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可悲。自己不用去忘记,也不用去刻意的想起。萧景琰的一切,早已烙印在心底,根本就是不可能忘记的人。

到了冬天他会想起萧景琰,听到铃声他会想起萧景琰,看见梅花他会想起萧景琰,喝西湖龙井时他也会想起他。他越想忘,却越是记得的更清楚。

梅长苏知道,是自己放不下。

他倾身,伸手便向抚摸沉睡的萧景琰。可在要碰到时,又愣住,不敢去触碰他。他那样的睡着,那么的安静。萧景琰一直都有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干净,即便被自己一步一步推上那夺帝之路,他依然那样的清澈无邪。

梅长苏不敢去碰他。因为他深怕一个不小心,自己是不是会沾染他?自己会不会搓破这样的宁静安逸?他抽回手,嘴角带着一丝的苦笑。

萧景琰,怎么我每次消失后后来,你却一次比一次不珍惜自己。梅岭后隔了十三年,你本该是个被受宠的皇子却连一个亲王的身份都没有,四处在外奔坡。如今又是相隔七年,你却生死一线。

萧景琰,你究竟在折磨你自己,还是在折磨我。

蔺晨说过,这次萧景琰倒下真的是已经撑不下去了,大概很难再醒来。后来梅长苏有一刻的顾不上一切,夺走蔺晨手里的瓶子,倒出一粒便亲自给萧景琰喂下。

他自然是吞不下去。梅长苏也管不上周围有谁,一个倾身便吻上那双他有多少年不曾碰过的双唇,一口气呼进,让那粒药丸顺着他的气下了他的食道。

这是他们七年的分别后第一个有接触的举动。他梅长苏算得再厉害,都没算到自己和景琰的第一个接触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还真是世事难料。

后来,蔺晨觉得待不下去啊这个地方,就先离开了。静太后看了眼梅长苏,静悄悄的也退下了。她自己再气梅长苏,也知道现在不是她去质问谁的时候。景琰醒了,有的是时间自己去问梅长苏这七年都去哪儿了。

虽然她也知道,现在,是自己在安慰着自己。



许是药效起了,萧景琰的睫毛突然颤抖。慢慢的,那好看的双眼终于睁开。

梅长苏就这样懵了的看着萧景琰,突然有那么一刻的心虚和慌乱。他还没想好景琰醒后会是个什么样啊。他还没想好景琰醒后要如何与他接触啊。他还没想好景琰醒后要说什么啊。

萧景琰醒了,真的醒了。

平时遇上任何事都能够淡定的梅长苏,在此刻不淡定了。

萧景琰的双眼虽是睁开的,却有些迷茫。他迷迷糊糊的看着四周,又似乎根本没有在看任何事。他的目光落在了僵硬的梅长苏上,有片刻的迟缓。

“…小殊?” 他的声音因为太久没有开口而沙哑,语气像是提不起气那样的虚弱。

“景琰,是我。” 不知道怎么回应的梅长苏,愣愣的在萧景琰唤他后才说了句话,可又觉得这话有些废。

“原来是梦…” 萧景琰迷茫到,努力的扯开一丝微笑,眼角却湿了。

他就连想笑都那么的艰难,笑意都那么的苦涩。是因为自己吗?自己带给他的,除了痛还有什么。梅长苏听了他的话,心不禁抽痛了起来。

对萧景琰来说,现在的场景是梦吗?这七年来,他是不是没少梦过他?这七年来,他是不是时时刻刻的都在想着他。他伸手,也不顾自己颤抖的身子,想要逝去萧景琰眼角的泪。

“不… 不是梦。是我,景琰。不是梦。” 就连他的声音都是颤抖着的。他抚摸上萧景琰憔悴而苍白的脸,动作很轻。仿佛眼前的人经不起一丝的力,深怕自己会弄疼他。

“你… 总… 总是爱骗我…” 萧景琰一丝苦笑,努力的想要看着梅长苏,好像下一刻人就会消失,如同以往每次梦见的一样。“你怎么… 怎么可能是真… 你早就… 早就… 死了…”

“景琰,真的是我!景琰,你看,你摸!是我,真的是我!” 梅长苏一把抓住萧景琰努力想要举起去碰他脸的手,想让自己的温暖给萧景琰那么冰冷的手。他将萧景琰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感受着那不正常的体温参透进他的皮肤。“景琰,真的是我,是我小殊!”

曾经,是梅长苏的双手那样的冰冷。如何,是萧景琰的。

“不… 小殊已… 已死…” 萧景琰却突然挣扎了起来,虽然他的身子太虚弱,根本使不上任何力气,“你… 你怎么就… 就那么爱… 爱骗我呢…” 他的眼眶泛红,语气软软的,带上委屈。

“我…” 梅长苏无话可说,只能努力的去为萧景琰逝泪,虽然自己的手却颤抖得无法控制了。他哑然苦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回应萧景琰的话。

是呢。我怎么就那么的坏,怎么就一直在骗你呢。

可景琰,我现在真的没骗你。我是真的回来了啊,景琰。

“景琰?景琰!” 他还想说什么,到了嘴边却成了恐慌的呼喊。

萧景琰再次昏了过去。

梅长苏立刻扯声撕喊,将萧景琰抱在怀里,用着自己的体温去想要给萧景琰保温。

“蔺晨!蔺晨!” 微带哭腔的破音。他是真的害怕,害怕自己会就这样失去他。

“景琰,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景琰,景琰,景琰…” 紧紧的把人楼在怀里,梅长苏一遍一遍的唤着他的名字。

评论(17)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