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苏靖ABO+病弱生子梗)匆匆那年 9

我说酥胸你看你造的孽呀
第九章了竟然还没遇上你的靖王殿下

相信我,我是真的心疼酥胸的哦

◈ 九

梅长苏闭上眼,努力的让自己冷静。

现在这个时候,他不可以慌。即便心里还是那么的痛,他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他不冷静,就很难可以好好的想出适当的谋略。没有办法冷静,那他做什么都会乱。这点他很清楚,可是清楚归清楚。一想到景琰,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七年前,的确,如蒙挚所说,他应该说实话的。或许他说了实话,景琰也就会跟他说实话了。或许他们都说了实话,那场误会根本不会发生。

蔺晨有一句话说对了,他不应该什么都瞒着。景琰,他不是没有能力接受真相的人。自己说是保护景琰,说是不想他分心。其实也是他怕,怕景琰一个冲动。结果其实就是自己不够放心景琰而已。

他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细细回想蒙挚和庭生对他说过的话。现在景琰如何,他根本不知道。可是从他们的话里,他倒是听出了一些端倪。景琰很不好,否则庭安也不会跑到琅琊阁。

景琰的病是因为当年他为他挡下那一剑而伤,后来在生产时又落下的病根。可是如果一直有宫里的太医调养着,也不见得会那么严重。而且,宫里还有那位精通医术的静妃,现在的太后。

就算景琰呈强,那水牛脾气糊弄的过宫中太医,也不可能糊弄的过他自己的母亲。梅长苏可以肯定,这七年来太后一定不断的为景琰调理身子。

可是即便这样,景琰还是不见好转。

从中,一定还有他不知道的事。可是,见不到景琰,梅长苏也查不出来。他有点懊恼,可如今懊恼也没用。他一定要想办法说服萧庭生。否则… 否则一切真的会太晚的。

他狠狠的甩头,不让自己想那样的事。

可心还是那样快的跳着,仿佛下一刻就会跳出来。



萧庭生心里难受。特别难受。

他本以为对着梅长苏吼出了七年累积的不满自己就会好点,可是自己还是那么的难受。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毕竟无论那个人做了什么,他知道,父皇还是放不下梅长苏的

若放的下那份执着,今日也不会这样了。

东宫他待不下去,那个地方本来就让他觉得闷。如今,他只觉得更是闷了。皇宫其实也让他觉得闷,可是为了父皇他还是踏进去了。

本来今日进宫就只是为了朝廷之事和去看看父皇,却怎知走着走着,竟走到了太后奶奶的宫殿。萧庭生站在雪地里,想了想,还是进去了。

“庭生给太后奶奶请安。” 入屋后,他便跪下行礼。

他才不是来请安的。当然,敏锐的静太后也看出来了。她一声轻笑的让庭生起来,坐在靠近自己的身边。

“你年纪还如此轻,怎么眉间就已经带着犹豫了?” 静太后也不是不知道,庭生大多是不属于年纪的情绪是因为自己的儿子。

“奶奶… 我,我有件事不知道该怎么作出选择。” 庭生很是苦恼的说道。“我怕我做了错的选择,会连累太多人。”

“… 可是那位苏先生回金陵的事?” 沉默了一段时间,静太后才终于开口,一语击破。

“原来奶奶也已经知道了。” 庭生不仅苦笑,微微点头。

“还听说你吼了他。” 静太后无奈摇头道,“庭生,即便你有再多的不满,可你要记得,你是晚辈。”

“可他… 庭生知错了,奶奶。” 庭生一时来气,却又对上静太后那双冷静的眼睛,又泄气,只能低头认错。

“他说,他要进宫?” 静太后静静的猜到。

“我不知道,我到底该不该让他进宫。” 庭生为了这个决定才如此的痛苦,“我真的不知道,那时不让他进宫到底是对是错。”

静太后沉默了一阵子,“让我见他。”



梅长苏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还能够如此冷静的与静太后面对面的坐着。曾经有一次,是静太后认出他是林殊的时候,可那时候,她没那么冷静。

现在,梅长苏到觉得是自己心里不够冷静。

一早,东宫的人就穿话来到,说要见梅长苏。他本还是带着一丝的期待,不知道庭生是不是决定让他进宫了。后来一直不见庭生出现,倒是等来了静太后。

“七年了,这些年来你可好?” 静太后静静的问候着,仿佛他们之间只是想要闲话家常。

“静姨…” 梅长苏轻声唤道,除了这个倒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小殊,你想进宫?” 静太后说这话的时候也不看他,只是在一旁煮茶,把倒好的茶递给他。

“是。” 梅长苏也不拐弯,接过茶便点头道。

“小殊,七年前是怎么一回事我不便问,我也不想问。只是你七年后就这样回来,我不确定景琰会想面对你。” 静太后定定的看着梅长苏,心里带着无奈,带着为着两个孩子的心痛。

“静姨,是我的错。” 梅长苏低下头,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因为是我的错,所以我必须去纠正这个错。”

“是,当然是你的错。纵然一开始不是,可如今也是了。” 静太后摇头叹道。“可小殊,我可不能就这样让你进去,只怕景琰也是不愿意的。”

“可小公主已经找上琅琊阁了。” 梅长苏突然一笑,“既然琅琊阁已经收下了这门生意,是必须去完成的。”

“原来庭安是跑到了琅琊阁。” 静太后摇头低笑,“那么,琅琊阁最后能够医好景琰。毕竟,这可是大梁的公主亲自去找琅琊阁的请托。”

“必然。” 梅长苏拱手行礼。



“我说长苏,你除了给我找麻烦还会怎样啊。” 蔺晨很是不爽的问道。

他蔺家祖宗十八代是都得罪了林家人,还是得罪了萧家人啊。怎么一个个有事都爱找他。不还有晏大夫吗。真当他是这世上唯一的医者啊。

“小公主可是上了琅琊阁的。” 梅长苏皮笑人不笑的说道。“她说了,要你救他父亲。”

“谁说我接了啊!” 蔺晨睁大眼,不可思议的问道。

“哦,是我接了。” 梅长苏漫不经心的喝着茶,从衣袖里拿出了一个铜板。

“你!你你你!” 蔺晨一口气差点没哽到,“我琅琊阁就值一个铜板吗!!”

“小公主给的,铜板也算价值连城了。” 梅长苏笑着说道。

“我我我!你你你!你个没良心的!” 蔺晨怒吼,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就知道指着梅长苏,怒得抖了起来。

“所以你是去不去接这个生意?” 是问题,可语气却不容商量。

“你个小没良心的。” 蔺晨一眼歧视,很不愿意的把那铜板收下,赌气的不肯再看对面的人。

“明日一早,我们就进宫。”

评论(35)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