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苏靖ABO+病弱生子梗)匆匆那年 5

说实话,我还真担心自己是不是更得太快了…
但就凭我那一转身便可以把一切忘了的本事,我还真不敢拖延
但是一整天无所事事,所以就一直写着写着…

◈ 五

回房的路上,庭安渐渐不再哭了。只是偶尔还带着让人听了都心疼的抽泣。她把头埋在吉婶的颈处,似乎是想把自己躲起来。仿佛那样,就可以不必面对蔺晨所说的事实。

她知道,她不该那样做。那样的懦弱,她父皇是不会赞同的。她父皇总告诉她,这世上有很多事不是你不想面对就可以一味的逃避的。而且身在皇家,怎可以如此懦弱。

紧紧的抓住身上係上的琉璃玉佩,她闭上眼任由想着自己的父皇,不让任何人打扰她。她静静的待在吉婶的怀里,完全已经哭累了,根本就不打算再闹下去了。

反正那位阁主不也说了,她的父皇,是救不活了。所然这样的事实还是让她很伤心,但仿佛泪也干了,哭不出来了。她如此的安静,静到有些可怕。吉婶难免担心。

“庭安,你可饿了?吉婶给你弄些吃得?” 吉婶蹲下,将庭安温柔的放在床上,摸了莫她的头。

这孩子有些发烫,吉婶担心的想道。

“谢谢您,但庭安没有胃口。” 庭安低着头,摇了摇头。

“傻孩子,你还是需要吃些东西的啊。” 吉婶毕竟是当过娘亲的人,看见庭安还那么小,自然有些想护着自己的孩子那般在乎着。

“那 — 那您会做秦子酥吗?” 庭安终于抬头,诺诺的问道。

“秦子酥…?” 吉婶愣了下。很久,她很久没有听到这个了。当年,有一段时间她可是得日日做呢。不是为了自己,也不是为了梅宗主。是为了另一个人。没想到,这孩子的口味跟那人如此的想像啊。“会呀,吉婶会做。”

“谢谢您,吉婶。” 庭安又低下了头。

吉婶退了出去,留下庭安一个人呆在这个陌生的房间。她现在累了,也有点晃神。就连鼎鼎大名的琅琊阁都说了,帮不了她。无可奈何,庭安下定决心,明日就走。既然帮不了她,也就不必继续留在这里成了别人的包袱。

而且,父皇还等着她回去呢!



庭安的想法,是注定要泡汤了。

许是情绪化,许是脚踝上的伤,吉婶离开不久后庭安就发高烧了。一开始她只觉得难受,心里闷闷的。有点累,想睡却一阵冷一阵热的,很是难受。

吉婶带着一碟秦子酥回来时,看见的便是这样的庭安。一个心急,差点把碟子都给打翻。她随手将那碟秦子酥一放,抱起烧得迷迷糊糊的庭安跑了出去。

她找到蔺晨的时候,他不是一个人。

准确来说,他正在更另一个人下棋,而飞流在他们的身边努力的把茶煮好。蔺晨奇特的看了一眼慌张的吉婶,刚想打趣,眼神却落在了她怀里的庭安。

“你不是说这孩子只是扭伤了脚吗?你说没事,只需要多休息的!” 吉婶低声吼道,声音里都是担心。

“琅琊阁怎么来了个小姑娘?” 坐在蔺晨对面的人好奇的问道,声音淡淡的,甚是好听。

“哎呀,小孩子本来就容易生病的嘛。” 蔺晨无所谓的说道,但还是为庭安诊脉。过了一会儿便提起身旁的桌子上的毛笔,写了一些药命,递给了一直守在门边的甄平。“拿给晏大夫,他知道如何熬。”

那人静静的看着,眼里闪过一丝的好奇与好笑。直到他的双眼落在了庭安系在身上的琉璃玉佩,脸色却突然似失去了血色,瞬间苍白。

“你说,这孩子叫什么?” 他颤抖的问道。

“她说她叫庭安,但姓什么没说。” 蔺晨看了他一眼,觉得事有蹊跷,收敛了平日里的胡闹,镇静的回答。

“她没说,她姓什么,是么?” 那人呆呆的说道,倒像是在自言自语。

看到了庭安身上的那块琉璃玉佩,只有一个人闪过他的脑海。那个人的身影,自己这些年来一直都不愿意想起。可是每到夜深人静时,谁也不再能够打扰他时,满脑里就是充满了他的影子。他,是他这辈子永远放不下的人。

而那块玉佩,自己永远不会记错。原因只有一个,那琉璃玉佩,是他亲自为他而做的。自己亲自从上万个玉里找到了满意的白玉,就连琉璃,都是他亲自做出来的。好不容易成功的把两样物品交接的拼在一起。一笔一画的将自己的心意全都刻在那琉璃玉佩上。

他曾说,琉璃就如同他心里的那个人一般。玲珑剔透。

那个人也曾说过,他就如同白玉。温润如玉,清晰透心。

那块琉璃玉佩,世上仅有的一个,怎么会在这个小女孩的身上!难道,她与那个人有关吗?



“她 — 她什么时候能醒!” 那人一袭深灰,脸色过分苍白。

蔺晨七年前看过他也曾如此的没有血色。那时候,蔺晨真的觉得他活不过那年的冬季了。谁知,人算不如天算。有些人命里注定,有些人命里没有。如同那年的他早已奄奄一息,却还是有人能让他活过来。

“她说她是为了什么才来琅琊阁的!” 那人提声问道,语气满是一种蔺晨不明的惶恐。

“她说她父亲病重,还有什么她父亲的心病是她战死的爹爹… …” 蔺晨却慢慢说不下去,仿佛想到了什么。他再次开口时,带着一丝颤抖,“她的父亲… 她的父亲… 小殊,会不会是…”

“我一定要问清楚。一定!” 梅长苏眉间带着恐慌,直直的看着熟睡的庭安。

她说她叫庭安。

可否是意味着,平安。

可否是意味着,一世长安。

评论(43)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