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苏靖ABO+病弱生子梗)匆匆那年 3

如果我说迷路是一定要出现的经典梗呢… …

◈ 三

萧庭安很不想承认,但也必须承认的事实就是,她,迷路了。

好吧,其实她还在城外不远处,不算迷路。但她不懂的前方的路,也算的上是迷路了。她出门前没拿什么地图。一,她想不到很好的原因去问任何人去琅琊阁的地图。二,原本想自己找一个地图的她又不知道琅琊阁身在何处。

也不算她的错啊。

本来是想策马的,毕竟肯定比自己短短的双腿走得快。虽然霓凰郡主和庭生哥哥都教过她骑马,但毕竟自己一个人还是有些没办法爬到马上,而且一个孩子骑马应该太招摇了… …

“好哥哥,请问您知道去琅琊阁的路吗?” 装出一副可怜状,双眼泪水滚滚的扯着某个人的衣角。

“琅琊阁?” 公子一脸疑惑,蹲下好看着庭安,嘴角一丝微笑的看着眼前的孩子,“那可是个厉害的地方,一个孩子怎么也知道琅琊阁?”

“我父hu—父亲病重,他们跟我是琅琊阁什么都懂,那他们一定会知道如何医好我父亲的。” 憋下差点脱口而出的‘父皇’,庭安哭泣的说道。

也不算撒谎啊。

“生病了应该要找大夫,找琅琊阁做甚。” 公子失笑,温柔的将庭安欲落的泪珠。

“他们都说父亲只是操劳,会好的会好的。可是,父亲却一年不如一年了。” 提起自己的父皇,本来只是装出的样子,现下她倒是真的要哭了。

“求求你,好哥哥,您知道去琅琊阁的路吗?”

“我正好会路过靠近琅琊阁的一个小镇,这样吧,我就让你这一路跟着我。我看你还不错,这一路就当我的书童如何?” 公子沉默了一下,笑着问道。

“可是我很敢,你真的能够让我很快很快的到那里吗?” 庭安天真的问道。

“我们也在赶路。我相信你父亲一定会等你的。” 公子笑道,无摸着庭安的头。“你年纪轻轻却又如此孝顺,上天会眷顾你父亲的。”

“谢谢哥哥!不不,谢谢先生!” 庭安破涕为笑的鞠躬行礼道。

“你这小孩,倒是机灵。”



庭安安静的跟着那位雲先生。说是做书生,可那位先生其实很少会打扰别人。庭安偶尔会发呆想着自己的父皇,偶尔又会发呆的看着雲先生。

他是个很安静的人。对旁人都是冷冷清清的,待庭安倒是很温柔。自然,小孩子也很容易跟对他们好的人很好的相处。他也是个很爱喝茶的人,偏偏庭安煮茶的手艺… …

不出七日,他们的马车很快的就到了雲先生口中的小镇。这一路虽不必策马奔腾来的快,但也好比自己双脚走来的好。这一路走来,庭安觉得腿还没断,大概她的父皇都等的气都要断了。

她猛烈的摇头,不可以想那么不吉利的事情!

“小不点,从这里,你就得自己上山了。” 雲先生将她抱在怀里温柔道,指着窗外不远处的一座山。

庭安不曾出宫,很多事情根本就没有见识过。望着那一座山,庭安又觉得有些不可能了。自己,真的可以单凭她一个人的能力登上那座山?怎么想都遥不可及啊。

“我们还需要赶路,否则我一定会带你上山的。所然山有路,可对大人而言都还满危险的,更何况你不过一个幼儿。” 雲先生叹气道,眉间微微皱眉,带着一丝的担忧。

“我是小,可我有毅力!” 庭安鼓起双颊,一遍遍安慰着自己的说道。

“是有志气。” 雲先生哑然失笑,“的确像个男孩样。”

一瞬间,庭安的勇气又有点泄了下来。

可是,可是我真的不是男孩啊… …

可是,我是我父皇的孩子啊!管它男女,我可是天子之女,我怎么可以应为还没开始而害怕就退缩!这样,庭安又鼓起了勇气,决定了明日一早就上山。她的父皇,等不了了。

萧庭安可不知道,她的列叔叔和蒙叔叔正急急忙忙的在向路人问消息。一直一直,他们都问不出萧庭安的下落。可也不奇怪,萧庭安拌上男装,又一直跟着雲先生。大半时候她都在马车里,见过她的人自然少之又少。

庭安自然管不到这些。她如今,只管明日上山的事。



半山腰,庭安受伤了。

她苍白着一张脸,死死的将泪水压下,不愿哭出来。紧紧握住扭伤的脚踝,她只觉得这是一种她从没有感受过的痛,那痛仿佛直直牵涉到她的心。一下一下的抽痛,连动都不能动了。

很好,萧庭安,你也是厉害啊。

山都到了,还能在半山腰迷路。现在还受伤了。怎么办。庭安可没受过这样的罪,一下子让她慌乱了起来。怎么办?她现在要如何到山上的琅琊阁啊?

一瞬间所有的信心和勇气整个瓦解,忍着抽泣,直到真的忍不了脚踝传来的痛。一个俯身,她也不顾现在的处境,愤然落泪大哭。

“我说这是什么一个状况。” 身后传来慵懒的声音,让大哭中的庭安愣是吓得不哭了。

“你是谁?” 哭得红肿的双眼看不清来人,除了他一身的白。

“那你又是谁?” 来人回问道,忽视了庭安的问题。

“我… 我是来找琅琊阁的。” 庭安愣愣的说道。

“废话,你都在着了,难道要跟我说你这小孩是因为喜欢爬山才在这的?” 来人也不顾她是不是受伤了,是不是哭了,翻了眼不客气的说道。

他缓缓走到庭安的身边,蹲了下来。他伸手,一把将她受伤的脚踝轻轻握在手里。庭安一声痛呼,试图想要把她的叫伸回,偏偏那人的手里虽然温柔但是有力的很。一番拉扯反倒扯到了自己的痛楚。

一个委屈,萧庭安又哭了出来。

“诶诶,你别哭啊。” 那人见庭安真的哭了,也慌了。

“你欺负我!!!” 庭安娇生惯养,自然受不了那人的待遇,提声大哭。

“我明明是想给你验伤,哪里欺负你了!” 那人不可理喻的回问。

不吼还好,吼了庭安哭得更惨了。那人一时无奈,也顾不上庭安的挣扎,一把把她抱起来。庭安因为觉得委屈,狠狠的砸了几拳在那人的身上。

别看她年纪小就以为她没力。她可是她庭生哥哥和霓凰姑姑一手交出来的呢,还有她父皇呢。那几下拳头可是真的给力的。只听那人因痛低吼了两声,一怒之下竟把庭安打晕了。

“这可是你这小屁孩逼我的。” 虽然心虚,但嘴还是硬。反正自己下手的力道他最清楚,不过是要着孩子安静下来罢了,又不会真的伤到她。

但是面对身旁的少年丢给他的那一眼歧视,他还是心虚了。

评论(13)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