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如玉

杂食,喜欢的圈子很多,偶尔诈尸

(苏靖ABO+病弱生子梗)匆匆那年 2

◈ 二

去琅琊阁之前,不放心的小公主跑了一趟她父皇的寝殿。她趴在床边,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她的身世,她不是不知道。还很小的时候,她总会绕在父皇的身边一直不停的问,为什么自己只有父皇一个人呢?

父皇却总是笑而不语。那笑容里,带着小小年纪看不懂的情绪。庭安只知道,她不喜欢自己的父皇那样的笑。好看的脸,却带上一种伤心。庭安不喜欢惹自己的父皇不开心,所以也就渐渐的不再问起。

可是自己难免还是忍不住,还是有些孤单的。父皇是天子,朝堂之事她年纪太小不懂,但她知道父皇很忙。如同庭生哥哥,蒙叔叔,列叔叔他们,都很忙。

宫里,便常常会看到这样的画面。小小的孩子,懵懂的在诺大的宫里走动。庭安最熟悉的路,便是从自己的宫殿到太后奶奶的宫殿的路。还有,从自己宫殿到父皇宫殿的路。

自己的身世,还是太后奶奶告诉她的。庭安那时候只觉得,太后奶奶的表情,也是那么的伤心。小小孩童,根本不知道这世上的伤心事有多少,只觉得看见太后奶奶和父皇都那么不开心,自己也不开心。

太后奶奶告诉她,当年自己的父皇是多么辛苦才将她生下的。太后奶奶说,当年的父皇,有很多事都必须自己去面对。连同那些应该有人陪伴的事,也都得一个人撑着。

四岁的幼儿语气带着稚嫩的问道,“那爹爹呢?为什么父皇要一个人?爹爹不能陪伴吗?”

太后奶奶只是苦笑。后来的后来,庭安才明白原来自己的爹爹死了。是战死沙场的英雄。他的名字叫梅长苏。庭安虽听到自己爹爹的死讯,但从小便就不曾认识的人,除了莫名淡淡的伤心,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父皇心痛。

“父皇,” 稚嫩的声音轻轻唤着床上沉睡的人,“庭安要去琅琊阁给父皇找大夫。他们都说,琅琊阁什么都知道。所以那里,一定有人可以把父皇医好的。父皇,您答应过庭安的,要看着庭安长大,看着庭安出嫁给心爱的人的。所以父皇,您一定要等庭安回来!”

说完,她在父皇的脸上轻轻一亲,然后就离开了。



听别人说,琅琊阁问事需要给钱的。

小小的庭安看着自己的荷包,研究了很久到底需要多少钱。她想了一想,下定决心般的把自己所有的身家搬出。往荷包里塞了一堆自己也不清楚怎么用的金子银子。后来又怕不够,顺手将父皇在她六岁生辰送她的琉璃玉佩也带上。

那可是她最爱的东西呢。父皇当初也很喜爱这个玉佩。它的雕工甚是精细,花样也很特别。半是琉璃半是白玉,握在手掌心透心的凉,很是清爽。

她本来不想带上的,可是又怕自己带的钱会不够用。人人都说琅琊阁的价格不便宜,小小年纪的她又身在皇宫,根本不曾需要她去花费,又怎么可能知道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如何应用。

“这钱这个东西,还真麻烦。” 庭安嘟嘴自言自语道,把该带上的东西都全带上了。“恩,此去不能带太过重的东西,免得到时候蒙叔叔和列叔叔追来时,跑不过他们。”

最自己点点头,拿起包袱转身就走。悄悄的,躲过了她知道会守着的地方。自己爱偷溜也是一件好事啊。小小的身体倒是容易找到那些大人找不到的地方。她凭着五岁时胡乱找到的一条小通道,到了那里不回身不回头的怕了出去。

父皇的病可不能耽搁。自己现在就是要越快离开,才能越快回来。她心里一直默念着父皇,往不曾去过的大城市跑去。她耍了点小聪明,将自己扮成了男生的样子。

至少蒙叔叔和列叔叔来找她的时候,也就不会那么轻易的发现她。



虽是金陵城的人,却根本就不认得金陵城。

庭安想想,以后可得让景睿叔叔和豫津叔叔带她在城里多玩玩了。以往蒙叔叔带她出宫时,直往这两个人的府,根本就不曾带她去见过世面。

那时候她还不觉得怎样,只喜欢和津睿叔叔和豫津叔叔的儿子君斐玩闹。偶尔豫津叔叔也会跟着他们一起玩,但后来景睿叔叔又怀上孩子,豫津叔叔也就甚少和他们胡闹了。

偶尔,庭安会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豫津叔叔照顾着孕中辛苦的景睿叔叔。她回想,当初自己的父皇怀着自己的时候,是不是也是那样的辛苦?或许,他更辛苦。

至少景睿叔叔身边有个豫津叔叔,可是自己的父皇,身边除了太后奶奶,还有谁他真得可以放下一切去依靠?

“那个,好姐姐,您知道城门在哪吗?” 庭安扯着一个妇人的衣角,声音软软甜甜的,愣是把自己有多可爱就弄得多可爱。

果然,妇人听到那声‘姐姐’,整个人也跟着软了下来。她好笑的看着扯着自己的衣角的小男孩,摸了莫‘他’的头便蹲下来,好笑的看着他。

“小孩子,看点眼前那个大大的门吗?你就直走,那个门就是城门。要小心哦,城外可没城内如此的安全。” 妇人笑着说道。

“好,谢谢姐姐!您真好!” 庭安笑嘻嘻的唤道,点头如蒜的看着妇人指着的‘大门’。

后来那妇人还送了她一大袋的馒头,庭安乖乖的道了谢,然后又再次上路了。终于走到了城门,庭安抬头看着这个城门和城墙,只觉得真的好大好高啊。

当然,她没意识到其实是自己那么小,当然其他事物对她都格外的大。她嘴里叼着一个馒头,遛了出去。站在城门外,庭安觉得外面和里面其实也没多大的分别啊。到哪儿人都是那么的多。

不过城内人更多,摊贩也多。城外一望无际,到让她有些害怕了。狠狠的咬下嘴里的馒头,庭安还是不回头的往前走。自己可是天子的孩子!哪有因为害怕就退缩的这种事?她还是不是她父皇的女儿啊。

只是,只是… …

萧庭安停住了脚步,傻傻的看着前方的路。

那个,请问琅琊阁的路怎么走。



当宫里终于发现到了小公主不见时,已过了三个时辰。

列战英和蒙挚两个人慌了。这辈子,就连当年誉王谋反,攻下了猎宫的城门时他们都没有这么慌过。

慌的,还有不敢将实情禀告给太后奶奶的萧庭生。

“什么叫做小公主不见了!诺大的皇宫,你们确定你们有仔细的找吗!” 萧庭生只觉气急攻心,有些晃了身子。“皇宫那么多的人,竟然还能让公主给遛了?”

“是卑职无能,请太子责罚!” 蒙挚与列战英齐齐跪下,心里又是懊恼又是着急。

小公主,您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责罚,责罚!如今责罚你们又有什么用!” 萧庭生恨铁不成钢的怒道,“现在要紧的是把小公主找出来,不是浪费时间责罚谁!列叔叔,蒙叔叔,你们两位立刻调动你们的兵士,让人在城里不动风声的找,别惊动老百姓。本宫现在就去太后那里禀告太后。”

幸好,父皇如今睡着的时间比醒着的时间长。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要如何隐瞒萧庭安遛出皇宫的事。只怕,父皇听不了这个消息。

庭安可是父皇的亲生骨肉,搭了半条命进去换来的孩子。若她出事了,那父皇就真的接受不了的。当年萧景琰是怎么拼尽全力把庭安生下来的,庭生可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

“卑职令命!” 两个大将军回道。

“等等!” 像是想到什么,庭生往回走突然喊道。“蒙叔叔,你悄悄找人安置在城外,去问有没有小孩子问过去琅琊阁的路。”

“殿下是认为…” 蒙挚和列战英两人一惊。

“庭安是父皇的孩子,她的性格,她做得出来什么样的事,想必两位叔叔比我更清楚。” 庭生一声苦笑。

评论(20)

热度(254)